退出阅读

重生之娱乐宗师

作者:一叶风流
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747章 没离开过

你在我左右,
我要拥你在怀中。
用所有情绪揉合。
在全场热烈的掌声和尖叫声中,萧云海学着参赛歌手的出场方式,来到了舞台现场。
让我的世界以你为轴。
萧云海的肺活量和对气息的控制已经到了无所不为的地步,所以在彩排的时候,他刻意让乐队给他留足了充分的展示时间,由此带来的听觉冲击力简直无与伦比。
如果没有你。”
推着我走。”
你在我左右,
沈祥泉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屏幕上的萧云海,道:“在唱功和情绪的表达上,他超过了在座的所有人。现在就看歌曲的后面有没有出奇之处了。”
摆脱命运的捉弄,
请听我说。”
“蓦然回首,
萧云海的副歌部分刚刚唱完,胡光一片大腿,道:“唱的好。”
“喜怒哀乐,捆绑我的。
才发现你在等我,
生命中每个漏洞,
也失去过。
才发现你在等我,
林志眩在演唱第一段时,声音是稍稍有些压着的,而萧云海却没有管这些,在副歌的部分,声调比起林志眩还要高出半个调。
整个现场演播厅已经没有人坐着了,就连后台的歌手们也都齐齐站了起来,纷纷露出一副瞠目和_图_书结舌的样子。
终于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了,萧云海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同时现场观众也学着他吐了一口气,然后铺天盖地的掌声和尖叫声响了起来。
有一个声音,
“我靠,还没完呢。”
我寻找大海的尽头,
石井惠子能够成为日本歌坛的天后,实力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。对于萧云海演唱的好坏,她很清楚,说这些话只是故意气赵婉晴而已。
当我逆水行舟,
先对台下观众鞠了一躬,然后深吸一口气,闭上眼睛,找到自己的最佳状态,这才对乐队点了点头。
我寻找大海的尽头,
蓦然回首,
又是在最后一个字上,萧云海的声音和情绪再次引爆开来,转折起伏,激昂之中带着一股细腻。
你在我左右,
“云皇故意玩我们呢。”
“我眺望远方的山峰,
却忽略蜿蜒的河流。
却忽略蜿蜒的河流。
阳光证明,这并不是一场梦。
在这一段的高潮过后,一般的歌曲已经结束了,萧云海的声音也从高八度逐渐降了下来,变的越来越微弱。
Rightnow就从这一刻,
《没离开过》的曲子的结构层次非常的复杂和*图*书,用百转千回来形容丝毫不为过。
推着我走。”
“Iknow我太富有。
果然,萧云海的调子再次高涨,一股清醇无双却又极富感染力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了出来,让所有人都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Rightnow闭上眼用心去感受。
这时,歌曲正好进入第一段的副歌部分。
众人心中情不自禁的想到:“真正的戏肉要上来了。”
我知道我要什么。
石井惠子哼了一声,不屑的说道:“就这个水平,跟我们那里的二线歌手差不多。”
炫技结束,第二段的高潮继续进行。
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萧云海的不仅仅是在飙高音,他的情绪仍然很是饱满,没有给人丝毫用力过猛的感觉。
蓦然回首,
只是这首歌的旋律并不是那种初听之下就会让人感到惊艳的歌曲,所以现场并没有掌声出现。
在听到胡光和侯旭的话后,石井惠子咬了咬嘴唇,没有再说什么。
Rightnow,
陪着我走。”
“Righthere,
林志眩的唱功没得挑,无论是气息的控制还是真假音的变换,在上个时空的华语乐坛都是数一数二的。尤其是高音和图书,不但能够飙的上去,而且稳定度还好的出奇。单纯这一点,就让无数歌手望尘莫及。
却错过转弯的路口。
胡光赞同的说道:“候老师说的没错。大家看,现场观众似乎都被他带进去了,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是陶醉,厉害。”
仅仅过了十秒,萧云海便开始了第一段的演唱。
这世界有什么好值得,
“我眺望远方的山峰,
一直把萧云海当成自己对手的李旭刚突然开口说道:“我感觉这首歌不是那么简单,后面应该有东西。”
你都用真心补缝。
萧云海如今的实力比起林志眩来只高不低,他的嗓音如同行云流水一般,顺畅无痕,给人一种圆润舒服的感觉。
却忽略蜿蜒的河流。
紧接着,前奏响了起来。
快乐你快乐,忧愁你忧愁。”
“没错,别说华语乐坛,就是世界乐坛,也无人能及。”
迎接爱降落,
为你唱一首专属的情歌,
我寻找大海的尽头,
“我曾爱过,
侯旭听的最是认真,闻言摇摇头说道:“石井小姐,你错了。尽管这首歌的旋律似乎很普通的样子,并不是特别动听,但萧先生的唱功却是没的挑,嗓音、气息、情绪、舞台的掌控和图书力都表现的完美无缺。我在全盛时期都做不到这个程度,现在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到了“说”这个字的时候,萧云海的声调明显高了不少,配乐也突然变得大气磅礴起来。
有一份难言的感动,
让我们一起抬起头。
尝过爱的甜与涩。
现场的很多歌迷已经是不自禁的站了起来,脸上都很是激动,要不是怕打扰到正在全心全意演唱的萧云海,恐怕他们早就尖叫起来了。
短暂的间奏过后,第二段开始了。
给你加倍的温柔,
它说爱情,
没离开过。
“这样的唱功已经是天下第一了。”
才发现你在等我,
没离开过。
这首《没离开过》是前世有美声歌王之称的林志眩的代表作之一,曾经在《我是歌手》中演唱过,一出场,就空降第一名。
赵婉晴虽然也很惊讶,但仍然信心满满的说道:“蔡姐,放心吧,他虽然平日里喜欢胡闹,但在音乐上面,他从来都是一丝不苟。我相信,好戏应该在后面。”
都不再算什么BaBy。
大家以为歌曲到此结束了,所以掌声开始响了起来。
蔡屏雅点点头,道:“云海的唱功真是绝了,情绪的表达更是完美。听到这里,味道才和_图_书飘了出来。只是他的调子是不是起的过高了,到了最后怎么办?能撑下来吗?”
比起第一段的主歌部分,萧云海再次升了半个调。
没离开过。
“疯了,云皇真的是唱疯了。”
没离开过。”
后台大厅,蔡屏雅皱了皱眉头,道:“婉晴,你家这位唱功厉害的不得了,但选的歌曲似乎很一般呀。”
可就在这时,奇峰突出,节奏猛然间再次激烈了起来,就像一架飞机在空中来了个俯冲似的,猛然拉上了天空。在配乐的衬托下,从最低点直接升到了最高点。
当我逆水行舟,
当我逆水行舟,
这首歌的难度非常大,能够充分考验到歌手的高、中、低音、真假音、气息的长短、情绪的控制等等。
何必再无谓的思索,
因为爱满足了所有。
赵婉晴道:“不用担心。他的高音到底有多么高,连我都不知道,也许会给我们一个惊喜也说不定。”
虽然歌迷们嘴上骂骂咧咧的,但脸上并没有生气,反而充满了期待。
“这实在是太可怕了。”
萧云海唱到最后的这个“走”字后,猛然间再次提上了半个调,高八度的声音犹如一把刀子直接击中了所有人的心脏。
却错过转弯的路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