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重生之娱乐宗师

作者:一叶风流
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604章 身世

陈嘉鸿将盒子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手镯,道:“果然是它。”
陈嘉鸿道:“第一个是我送的,第二个是云海的爷爷送的,两个本来就是一对,若是婉晴承受不起,那谁又能承受的起呢。”
两人越闹越厉害,最后分道扬镳,从此老死不相往来。
“咦。”
陈嘉鸿点点头,道:“有,不过已经是跨国级的打公司了。毕竟时代已经变了,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打打杀杀。而且我在二十多年前就辞去了门主之位,现在洪门的大门朝哪儿开,我都不清楚。”
为了保家卫国,洪门数以万计的帮众加入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斗争之中。
赵婉晴惊咦一声,露出陈嘉鸿当初送给她的镯子,道:“外公,这两个手镯怎么都一样呀?”
萧奇峰摆摆手,笑道:“亲家,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来了?”
萧云海与赵婉晴相视一眼,笑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由于寡不敌众,大家仅仅抵抗了三天,日本便攻破了郑海的城门。
当两兄弟再次见面的时候,已经过去七年了。
萧云灵张大了嘴巴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爸,您说的是哪个萧乐山?”
陈嘉鸿组织人马前去搭救,好不容易把人救了出来,却因为大出血,萧乐山的妻子死在了逃跑了路上。
陈嘉鸿在得知和-图-书萧长风为了女儿做出的牺牲后,很是感动,亲自跑到了燕京,找到了萧乐山,两人又是大吵一架,不欢而散。
萧乐山的官是越做越大,甚至成为了最高首长。
师傅死后,陈嘉鸿关了武馆,加入了洪门,凭着惊人的功夫,很快就做到了堂主的位置。
听完整个事件的经过,萧云海直接笑了,道:“我怎么听着像小说故事一样曲折离奇?外公,现在还有洪门吗?”
萧云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嘴里喃喃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赵明生连忙道:“老爷子,这首饰太贵重了,婉晴有一个已经是福气了,再给她一个实在是让她承受不起。”
萧云海笑道:“事有轻重缓急,先把这事儿解决了,我们再出去玩。婉晴,你说好不好?”
赵婉晴惊讶的望向萧云海,道:“你有爷爷?老公,这么大的事情,你怎么从来没告诉我?”
萧乐山带着剩下的部队不得不离开郑海,但他的妻子正在待产期,不宜跟随部队撤退,无可奈何之下,萧乐山便求陈嘉鸿代为照顾。
萧奇峰叹道:“婉晴,你不要怪云海,我从来就没有告诉他有关我们萧家的事情,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爷爷。哎,一转眼间,二十多年过去了,云海和云灵都已经长大成http://www.hetushu.com人,有些事情是该告诉你们了。”
日本部队进入郑海后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陈嘉鸿带着数十个洪门弟子偷偷杀了不少日本军官。
三个月后,日本进攻郑海,萧乐山奉命驻守,两兄弟又走到了一起。
原本两人是不可能再有交集了,可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意料,萧乐山的儿子萧长风与陈嘉鸿的女儿陈秀竹在燕京上学的时候,竟走到了一起。
转眼间,几十年过去了。
陈嘉鸿得知这个情况后,对萧乐山大打出手,差点儿把他给杀了。
萧云海道:“我是不久前从萧远洋表哥那里听说的。婉晴,我不是有意要瞒你,而是我确实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爸,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,让您二十多年都没有回燕京?”
在那种兵荒马乱的日子里,通讯是非常难的,萧乐山去眼睛上学后,基本上就断了联系。
为了救他的妻子,陈嘉鸿这边也死了不少人。
在一次城市攻防战中,萧乐山为了转移大部队和数以万计的民众,便让数百名洪门弟子加上一个营的人马,去阻挡日本军队。最终,上千人全军覆没,其中就有陈嘉鸿好几个亲传弟子。
萧乐山很聪明,学习非常好,一下子考上了燕京大学。
原来,陈嘉鸿与萧乐山hetushu•com是同门师兄弟,两人虽然相差七八岁,但关系非常好,萧乐山的功夫就是由陈嘉鸿代师授艺。
至于那两个手镯,则是陈嘉鸿和萧乐山师傅临时之前,送给他们的。
陈秀竹道:“你们不度蜜月了吗?”
日本人大怒,疯狂的追捕他们。
不想,陈嘉鸿被叛徒出卖,日本人来到他家里,看到陈嘉鸿不在,便把萧乐山即将临盆的妻子抓走了,以此来威胁他。
一气之下,陈嘉鸿带着自己的人马回到了老家郑海。
萧云海从兜里掏出那个小盒子,交给了陈嘉鸿。
这是萧家的家事,赵婉晴作为孙媳妇过去无可厚非,但赵明生与燕飘云就不合适了,所以两人打了声招呼,便先回家了。
萧奇峰道:“原来如此。呵呵,既然咱们已经是一家人,两位就不要避嫌了。我的名字原来叫萧长风,父亲叫萧乐山。”
赵明生和燕飘云相视一眼,道:“我们有些累,就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萧云海出生后,萧长风与陈秀竹起初每年都带着孩子去一趟燕京,希望萧乐山能看在孙子的面上,重新接受他们,可没想到的是两人连萧家的门都进不去。
萧乐山在得知陈秀竹是陈嘉鸿的女儿后,大发雷霆,直接将萧长风给关了三个月,还给萧长风订了一门亲事,对象也是一个政治大家族和图书的女儿。
萧家的一些外戚不愿意看到萧长风回来侵占他们的政治资源,便对二人冷嘲热讽,萧长风一气之下,便将名字改为了萧奇峰,并发誓再也不回燕京一步。
就在这时,日本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。
两人回到客厅,发现除了舅舅一家外,大家全都坐在了沙发上,气氛似乎很是凝重。
两个月后,萧乐山偷偷溜了回来,得知自己妻儿的事情后,悲痛欲绝,与陈嘉鸿大吵了一架。
那时候,军阀混战,社会动乱不定。
“婉晴,你将这个镯子也收起来吧。他既然在婚礼上,让人交给了云海,那就说明这老家伙已经承认了云海是他的孙子。过些时候,我们一起去燕京,多年的恩怨也该了结了。”
赵婉晴点点头,道:“当然好了。”
陈嘉鸿道:“云海,把萧远洋给你的东西拿出来。”
陈嘉鸿叹道:“还是我来说吧。”
陈嘉鸿与萧乐山也展开了紧密的合作。
陈嘉鸿道:“算这老小子还有点儿良心。”
“老公,你早就知道了,是不是?”
萧云海道:“干脆,我们后天就启程吧。”
一个是兵,一个是黑社会,两人的矛盾自然而然的发生了。
赵明生一怔,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。当初,您在燕京大学是一位有名的才子,全校同学差不多都认识你。我自然也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不例外。”
三天后,萧云海一家人飞回了燕京。
赵婉晴也是目瞪口呆,丈夫的爷爷竟然那位做过华夏最高首长的老爷子,这太让匪夷所思了。
萧奇峰道:“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个人。”
他深知文化的重要性,自己不是那块料,于是就把希望寄托在了萧乐山身上。让他好好上学,将来也好有个好前程。
萧长风自然是强烈的反对,偷偷的跑了出去,不顾一切的与陈秀竹到民政局登了记。
走出机场,早已等待在那里的萧远洋迎了上去,道:“爷爷派我来接你们过去。”
陈嘉鸿成为了洪门副门主,而萧乐山则加入了革命队伍,成为了一团之长。
而陈嘉鸿明里虽是个武馆交拳的师傅,但实际上却是洪门的大长老。
陈嘉鸿叹口气,道:“它们本来就是一对。呵呵,这老顽固竟然没有把它送给儿媳妇,反而送给了您,算他有心。婉晴,你把它带上吧。”
陈嘉鸿答应了下来。
那时萧长风的大哥萧重阳正处于关键的上升阶段,加上陈嘉鸿的黑道身份对萧家确实是非常不利,萧乐山为了给对方一个交代,便与萧长风断绝了父子关系,把他赶出了燕京。
萧长风的做法让萧乐山差点儿被气死,订亲的那个家族也找了过来,对其大为不满,政治联盟不但没结成,反而有反目成仇的趋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