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重生之娱乐宗师

作者:一叶风流
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603章 婚礼(二)

主持人道:“新娘,你说好不好?”
将来宾送走后,萧云海望向赵婉晴道:“老婆,累不累?”
赵婉晴笑道:“好。”
台下的于月仙一边鼓掌,一边对满文彬道:“文彬,等我们结婚的时候,你也给我做一首诗,好不好?”
赵婉晴笑道:“待人真诚,才华横溢,有责任心,再加上长相也还过得去,我就勉强同意了。”
谁,携我之心,融我半世冰霜;
萧奇峰点了点头。
萧云海纠正道:“老婆,有前面三点就行了,第四点长相过得去就不要再说了。”
赵婉晴也是抱着母亲,哭的稀里哗啦。
在大家的掌声中,萧奇峰、陈秀竹夫妇与赵明生、燕飘云夫妇一起走上了舞台。
说完,赵婉晴翘起脚,向萧云海主动献上了香吻。
萧远洋走后,萧云海微笑道:“爸,妈,你们准备去燕京了吗?”
满文彬苦笑道:“你杀了我,我也写不出来呀。云海的才华不是每个人都有的,不得不说,这小子真是个天才。”
“扑哧。”
伊,揽我之怀,除我前世轻浮。
听到黄博的话,大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过了好一会儿,两母女才控制住和图书情绪。
台下邓越、高伟、杨君圣等人的狼嚎声响了起来。
萧远洋摇摇头,道:“是他自己猜出来的。三叔,其实爷爷很想你,经常看你的照片。”
黄博嘻嘻笑道:“三哥风流倜傥,人家人爱,花见花开,号称玉树临风胜潘安,一朵梨花压海棠。单凭相貌论,在我们班里绝对是中流砥柱。”
萧远洋哈哈大笑,道:“你小子的人生大喜事,我怎么能不来呢?”
谁,抚我之面,慰我半世哀伤;
萧云海惊讶的问道:“真的假的,你就没打开看过?”
“哈哈哈。”
燕飘云望着身穿婚纱,即将嫁为人妇的女儿,眼泪再也忍不住,哗哗的流了下来。
萧云海若有所思,从他手里接过一个古朴的盒子,道:“什么东西?”
谁,可葬吾怆,笑天地虚妄,吾心狂。
执子之手,共你一世风霜;
萧远洋点点头,笑道:“是的,三叔。”
我,抚尔秀颈,挡你此生风雨。”
“那我们现场再人让他做一首好不好?”
“远洋哥,多谢你赶过来参加我的婚礼。像你这样的大局长,申请出国不容易吧。”
我,牵尔玉手,收你此生所有m•hetushu•com
听到儿子的话,萧奇峰并没有感到意外,道:“这么多年了,是该回去看看了。云海,到时候,你也一起去吧。”
萧云海原本正与姚娜、陈欢、梁辉等人说笑,无意间看到萧远洋与外公、爸妈正在说话,父亲眼框里甚至泪光闪烁,心中一动,向大家告罪一声,走了过去。
萧远洋指着他,摇头苦笑道:“你小子是在故意耍我呢。算了,不和你开玩笑了。看到几位老相识,我去和他们聊聊。老爷子,三叔,三婶,你们什么时候过去,一定要通知我,我好去接你们。”
萧远洋耸耸肩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“对。”众人齐声说道。
“就是中游偏上的意思。”
萧云海反问道:“您这话什么意思?难道我就不帅吗?脖子,你来说,我帅不帅?”
萧云海给他发请帖,只是想通知他,自己结婚了,并没有指望他真的能过来。
深吻子眸,伴你万世轮回。
萧云海微微一笑,把东西直接放在了兜里,道:“我还是回去自己看吧。”
谁,可助我臂,纵横万载无双;
主持人道:“新郎的才华实在是让人惊叹,难怪我和-图-书们美若天仙的新娘愿意嫁给他了。下面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双方父母闪亮登场。”
说完,他拉着赵婉晴的手,满含神情的望着她,念道:
萧云海道:“回去再说吧。”
谁,可明我意,使我此生无憾;
换完钻戒,司仪道:“大家都知道,我们的新郎新娘是华夏家喻户晓的大明星。听说你们还是燕京电影学院的同班同学。萧先生,我想问一下,你是用什么方法得到新娘青睐的?要知道,华夏电影学院可是帅哥美女如云呀。”
萧远洋点点头,道:“没看过。我一个堂堂大局长骗你干嘛?来,打开看看。说实话,我也挺好奇的。”
司仪莞尔道:“原来是排在二三十名呀。那我就要问新娘了,你是看上新郎哪一点了呢?”
萧奇峰叹道:“都是我这做儿子的不孝呀。远洋,你是不是把我们萧家的事情告诉了云海?”
萧云海故意装作没看见,道:“机会难得,你就在这里多玩几天吧。”
看到儿子,萧奇峰连忙转头擦了一下眼睛里的泪珠。
仪式结束后,萧云海与赵婉晴换了一身衣服,与双方父母一起,招呼亲朋好友。
萧远洋道:和-图-书“我爸妈很好,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五岁,但身体还算不错,只是有些耳惫。”
萧奇峰眼睛里泪光莹莹,道:“我又何尝不是。”
谁,弃我而去,留我一世独殇;
萧远洋道:“我可不像你有那么大的空闲。今天下午,我就要坐飞机回去。对了,家里的一位长辈给你送来了一件贺礼,你一定要收下。”
司仪道:“实际上,我们都知道新郎是个有名的才子,在一个访谈节目中,曾经说过他是凭借一首情诗打动了我们的新娘,对不对?”
萧奇峰浑身一震,陈秀竹也望向了他。
萧奇峰仔细的打量他一番,道:“你是大哥的儿子,远洋。”
台上的赵婉晴也是第一次听萧云海的这首诗,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,道:“共你一世风霜,赠你一世深情。”
谁,唤我之心,掩我一生凌轹。
“我跟你们一起去。”陈嘉鸿走了过来,道:“萧乐山这个老顽固,半只脚都入土了,我就不相信他还放不下当年的事情。哎,奇峰,这么多年,委屈你了。娶了秀竹,却让你连家都回不去。”
谁,扶我之肩,驱我一世沉寂。
这首诗与《那一世》一样,都是仓央嘉措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情诗,非常有名。
吻子之眸,赠你一世深情。
谁,可倾我心,寸土恰似虚弥;
萧云海道:“那我就献丑了。”
“谁,执我之手,敛我半世癫狂;
这是早就商量好的环节,所以赵婉晴并不担心。
“好。”
婚宴一直进行到了下午三点,这才结束。
萧奇峰眼睛一红,道:“你爸妈都还好吗?老爷子还好吗?”
“中流砥柱,什么意思?”司仪不解的问道。
伊,覆我之唇,祛我前世流离;
萧云海点了点头,道:“没问题。”
赵婉晴点点头,道:“当然累了,主要是心累。老公,你发现没有,外公和爸妈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?”
陈秀竹握着萧奇峰的手,道:“奇峰,过段时间,我们一起回去吧。毕竟,这么多年了,我们孩子也都二十多岁了,老爷子应该消气了才对。”
今天早上才赶过来的萧远洋来到了萧奇峰面前,叫了声三叔。
萧奇峰摇摇头,道:“爸,我从来没有后悔过。”
谁,吻我之眸,遮我半世流离;
“哈哈哈。”
执子之手,陪你痴狂千生;
萧云海话音刚落,台下的嘉宾们已经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