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重生之娱乐宗师

作者:一叶风流
重生之娱乐宗师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319章 宴请

萧云海听出了梁千秋的不满,说道:“抱歉,梁叔。刚刚是想试一下虎子的功夫,没想到吓到你了。”
萧云海连忙迎上去,分别与梁千秋和萧远洋握了握手,道:“梁部长,远洋哥,真是不好意思,我的身份有些特殊,没能到外面迎接二位,还请多多包涵。”
萧云海笑道:“勉强算是化劲巅峰吧。”
梁千秋笑道:“以萧先生的名气,如果出去了,估计我们这会儿还进不来吧。以后也别叫我什么梁部长,直接喊我梁叔就行。我的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能够受到陈老的调教,我真是感激不尽呀。对了,我刚刚听到你喊萧局长叫远洋哥,你们这是有亲戚吗?”
梁虎道:“一个月前在非洲沙漠。师兄,你能告诉我,你现在达到什么境界了吗?”
萧云海看向坐在那里眼馋肚子饱的梁虎,道:“梁叔,您就让虎子喝一点儿吧。他现在也都十九了,已经到了喝酒的年龄了。”
服务员点点头,把坏了的椅子弄了出去。
萧云海道:“没错,是关于《步步惊心和图书》和《甄嬛传》的一些情况……”
到了龙海大酒店,定下一个包间,两人就坐在那里一边聊天,一边等着他们。
赵明生和萧云海一起将杯中的酒都喝了下去。
和两人客气完,萧云海开始打量梁虎。
萧云海微微一笑,伸出手来,道:“师弟,来搭搭手吧,让我看看经过这次特训,你有多少长进?”
萧云海现在的功夫已经练到了骨子里,就这么随便一站,便给了梁虎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。
萧远洋道:“当然。我爷爷就是国术高手,现在都九十多岁了,身体还是那么好。哎,可惜当初我没坚持住,要不然我现在也应该算是个高手了。”
除了被晒成黑人的梁虎外,萧云海还看到了影视剧副局长萧远洋,剩下的那位一身儒雅,气度沉稳的中年人应该就是梁虎的父亲梁千秋了。
萧云海道:“梁叔、远洋哥,快请上座。”
梁千秋宠溺的望了一眼梁虎,转头对萧云海问道:“听虎子说,你有什么事情要找我?”
梁虎呵呵一笑,http://m.hetushu.com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梁虎还没说话,旁边的萧远洋惊讶的叫道:“那你岂不是天下无敌了。”
梁千秋端起酒杯,呵呵一笑,道:“赵总,咱们就别客气了。我们既然来了,就没把你们当外人看。凭云海的外公陈老爷子对梁虎的再造之恩,只要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情,能帮的,我梁千秋绝没有二话。萧局长,这杯酒咱们就干了,下面大家就随便喝了,好不好?”
梁虎点点头,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对呀,武学上的交流就是要试手呀。难道还真动手不成?那会要人命的。”
好家伙,他一定是去非洲沙漠了。整个人被晒得都快看不清样子了,浑身肌肉高高隆起,站在那里如同一座山一般,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冲击感,仿佛任何困难都打不倒他似的。
梁千秋、萧远洋和赵明生都被吓了一跳,纷纷站了起立,梁千秋更是担心的望向了自己的儿子。
萧远洋笑道:“听梁部长的。”
两人很给面子的将这第一杯酒喝了下去。
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赵明生就独自一人去外面接他们了。
萧云海摆摆手,笑道:“没事儿,这充分说明了您对梁虎的关心。大家就都别站着了,咱们还是坐下再说吧。”
“什么?化劲巅峰。”
赵明生举起杯中的酒,道:“感谢梁部长、萧局长和梁少能够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我和云海的邀请,我们先干为敬。”
梁虎眼睛一亮,脸上毫不畏惧,道:“师兄,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萧云海道:“萧老爷子在战争时期号称十大将军之首,传闻说他似乎练的是三大内家拳之一的八卦?”
服务员看到地上四分五裂的椅子,惊讶的望了众人一眼。
萧云海笑道:“不好意思,请你们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吧,等结账的时候,我会照价赔偿。”
萧云海笑道:“远洋哥,你也知道咱们的国术。”
萧云海哈哈笑道:“你小子才学了多长时间的国术,能有这个水平已经是非常不错了。刚刚那一下,我本来准备将你打飞的,不想你竟然将三体式练到了脚下生根的地步,硬是承受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住了我的一记炮劲,真是让我意外呀。你什么时候练出暗劲的?”
就在两人汗毛相触的一刹那,萧云海和梁虎仿佛心有灵犀般同时发劲。
梁千秋惊讶的说道:“你们就这么交流?”
梁千秋刚刚被两人的试手着实吓了一跳,看到梁虎没事儿,这才放下心来,淡淡的说道:“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就好。”
萧云海记忆力惊人,将彭西茂的话从头到尾一句不落的说了一遍,就连声音、语气都学的惟妙惟肖。
梁虎道:“爸,你就放心吧。我们习武之人,试手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。就像你们握手打招呼一样,是一种相互切磋交流的方式。”
梁千秋笑道:“这小子就会给我装,还以为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早就喝酒了似的。行了,喝吧。”
很快,萧云海就看到赵明生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三个人。
大家刚刚坐下,饭菜也摆了上来。
梁千秋看出儿子并没有说谎,摇摇头,苦笑道:“你们的规矩还真是吓人。云海,刚才不好意思,是我孤陋寡闻了。”
梁千秋http://www.hetushu.com和萧远洋点点头,坐了下来。
只听彭的一声,萧云海纹丝不动,而梁虎却感觉像是被一辆火车给迎头撞了上来,身子向后止不住的急退,后面的椅子被带着靠在了墙上,啪的一声,被梁虎的身体和墙壁给夹得四分五裂。
梁虎吐出一口浊气,摇摇头,叹道:“我原以为在老师的教导下,即使依然不是师兄的对手,最起码也应该差距不大了。没想到,我们竟然差的这么远。”
十二点十分,梁虎给萧云海打了个电话,说他们马上就到了。
说完,来到萧云海眼前,站了一个三体式,沉稳如山,两条手臂缓缓地碰向萧云海的手臂。
萧远洋道:“没错。不过没你厉害,只练到了暗劲的地步。梁部长,你儿子年纪轻轻,就达到了我爷爷的水平,真是虎父无犬子呀。”
没办法,现在正是饭点儿,萧云海的名气太大,只要一出去,估计立马就能被人给围起来。为了免得节外生枝,他只好坐在包厢里面了。
萧远洋道:“我们这是意气相投。若不是听你说是云海请客,我也不会厚着脸皮过来蹭饭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