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50章 不按剧本走

这个一镜到底对导演来说,太过瘾了,开拍这几天,不论是祁卉还是谷萩,都在今天抵达自己最好的状态——黄铭对这戏有了前所未有的坚定信心。
她离任敦煌,就是想要脱离林海文的遮蔽,假如她的表现平平无奇,那岂不是很打脸?
导演黄铭,制片人木谷,主演祁卉、谷萩,还有苏家明的饰演者杨烁成,以及其它角色的演员,不管有没有戏的,都来到了现场。
“晚上,我让王景峰代我请大家吃顿饭,感谢大家努力工作。”林海文看完这一场戏,站起来说了一句,然后在大家的欢呼声中离开剧组。
安保上下看了林海文一眼:“您预约了么?”
一般来说,探班的老板有两种,一种是来发福利的,请吃饭啊,请饮料啊,放假呀啥的。另一种是来看拍摄情况的,这种喜欢看工作场面,效率是不是够高啊,钱有没有乱花啊,大家是不是各司其职,剧组是不是正常运转啊。
林海文抵达东店影视城的时候http://m.hetushu.com,影视城内早已流传着他将来的消息——从卖特制羽绒服的店铺,从某个小饭店,从按摩推拿馆……从各种各样的地方,流传出来的同一个消息,林海文要来探班了,来探前女友的班,前女友就是敦煌的前董事长啊,分手了还这么好,真奇怪啊!奇怪个屁,娱乐圈分手了还能继续装夫妻呢。
你我撕扯,四目相对……
果然合适——不知道多少人在心里认同这个称号,也包括林海文自己。他的一切传奇起始于神秘而来的恶人谷游戏,他的作为横行无忌,十足恶人,他的流派叫恶人画派,他的黑龙潭画室就恶人谷,他自己做一个恶人大明星,有什么不好呢?
剧组里头,主创都在。
不过倒有一些人很为他着急,或者说是为了精神文化建设着急,顿时一批文章出炉。
卧槽,难道要遇到装逼的机会了么?安保人员狗眼看人低,百般为难之下,男主角撂下狠话,你一定会和-图-书后悔的。安保振振有词,该后悔的是你。话音刚落,董事长从后面走来,叫了男主角一声“儿子”,于是猖狂的安保顿时萎靡,满脸死气。
“……你找梁总?”
绝味集团的京城总部。
“啊,不在?”
恶人大明星!
怎么不按剧本走?
这一声好,就够让大家激动的了。
“……别自欺欺人了。”
“我没有预约。”林海文颤抖着声音,按照“剧本”说道。
爽就一个字。
凡此种种,总归是担心年轻人真的以恶为美,追逐恶性,林海文倒也付之一笑,并不介意。
你爱我,你爱他……
黄铭敢选这场戏,那就是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。
“辛苦了。”林海文跟黄铭握握手:“我就来看看,你们忙吧。”
“好。”
“如果在你跟他之间做选择,我一定会选你。”
林海文只好不情愿地说出自己的名字,还有一点点指望,这个安保说不定是拿着另一个剧本——你是林海文?我还是林作栋呢?什么www.hetushu.com阿猫阿狗都来冒充董事长儿子,滚!然后回到“话音刚落,董事长从后面走来……”
不过他们在这里非常壮烈地准备,林海文反而是非常放松的,《七月和安生》这部电影有其特色之处,对于女性的讨论是非常丰富的。但它本身也因此受限,导演想要往纵深挖掘,往更抽象的主题上发掘,其实是很难,几乎是做不到的,尤其剧本就是这样写好了,黄铭也是不可能改动的。所以不管黄铭多厉害,这部戏上的发挥空间并不是那么大,否则他也很难这么轻松地拿下执导机会。
没有!
“那请问你找谁?请过来登记一下好么?”
……
“林海文,只在恶人面前才是恶人”
一个年轻人走近大门,安保立马靠近过来:“请问你有什么事么?”
“林海文是恶人么?他只是不同流合污,不和光同尘罢了”
“好!”
请客啥的,不存在的。
“哎呀,我说怎么眼熟呢?原来是林先生,这边这边,这边是和-图-书董事长专梯,12楼直达,您请。”
“除了我,根本没有人爱你。”
激动,冷漠,疯狂,悲凉……
多难的的机会,那就跟猴子好看,但是野生的滇金丝猴就不太容易见到了一样——稀有。
逼仄的浴室,超大的特写。
看林海文啊!
所以虽然是老板探班的日子,但还是安排了一场重头戏——真正的重头戏,安生和七月在浴室里“互诉衷肠”,对导演的掌控,摄影的运镜,演员的演出,都非常具有考验,非常。
《七月和安生》在影视城有一段拍摄期,然后会移师另外地方继续拍。
简直是慷慨悲歌之士了。
敢在林海文面前拍这场戏,林海文虽然是没拍过电影的人,但别忘了,敦煌早期那么多的经典电视剧,都是在林海文一手掌握下拍出来的,所有的剪辑和后期,都要过林海文的眼才能面世的。要是有谁觉得林海文会看不懂导演那点事,那就太自欺欺人了。
黄铭和木谷,都认为林海文是第二种。
“……那我给你联www•hetushu.com系一下梁总董办,你稍等一下好吧,请问你怎么称呼?”
“林海文的‘恶’,其实是善”
……
“好。”
是跟我的爱情,林海文想。
木谷都对黄铭十分佩服。
林海文遥遥地和祁卉对视一眼,点点头,说了声好。
但他坐在那里,所有人就都以最高战备状态来开工了。
包括祁卉也是如此。
“我找人。”林海文瞅瞅梁雪公司的门面,不是特别显眼,大堂里还挂着他胡诌的黄焖鸡米饭传说,在黄花梨的壁板上刻着——这是他的字。
恶名昭彰!
“个性的彰显,不是恶,是追逐自我”
林海文写了个梁雪。
……切!
这场戏太好了,祁卉没有小黄鸭那点瘦灵瘦灵的气质,但她也并不是泯然众人——林海文几乎像是看到了高二时候的那个祁卉,还没有变身女神的那个祁卉,成绩不太好,有点小太妹气质,但骨子里是个乖乖牌,跃跃欲试,蠢蠢欲动。但淋湿的头发下那张脸,却又是经历过爱情的模样——并不是全然甜蜜的那种爱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