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43章 9亿

写主旋律剧本,写主旋律歌曲。
……
林海文这个人,跟其他的大画家不一样,别人哪怕同一个时期的画,有的破亿,有的可能几百万,因为画的多,繁简不一,题材不一,典型跟非典型差的很多。可是林海文的画不是这样的,他的画自从有所成就以来,大部分都是典型的代表作,似乎那些不典型的都被压在库房里头一样——如果真是林海文的市场策略,那真是非常成功了。
“私下里不一定比拍卖会好买哦。”黄作文还是很懂的,华国人奉行财不露白,尤其现在大佬们个个想得比较多,所以私下接触购买的可能性更大一点,而以林海文的作品数量,无论如何都是不够用的。黄作文当然是有钱人,但还不是那么有钱——华国有钱人太多了。
罄竹难书啊。
《呐喊》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油画作品之一了,尤其除掉那些博物馆、美术馆里头的非卖品之后,它的排位会变得极为靠前。但这幅画的最近一次拍卖,落锤价格大约1.07亿,也就是比林海文当前这http://www.hetushu.com个价格贵650万美金,几乎都算不上是个差距了。
……
“在等等吧,总归还会有机会的,他的艺术公司那边不是也卖么?”
“林海文新作《父亲》,以1.35亿美金落槌,总价超1.5亿美金,买家为俄国首富,顶级收藏家,切尔西俱乐部老板罗曼·阿布拉莫维奇。《父亲》凭借这一数字入列全球油画拍卖纪录榜前十,位列第八!”
“价钱上是,不过也要考虑通胀嘛,而且《呐喊》毕竟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难道是因为林海文也是个黄的?
刘总耸耸肩膀,算是认可这个说法。
“等什么呀,我是买不起了,这以后都买不起喽。”
“嗨,叫个热闹而已,怎么,刘总还在等?”
面对鬼子和棒子的时候,奉行狭隘的民族主义。
“再高就要挤掉蒙克的《呐喊》了吧?”
匪夷所思。
黄作文也没想1亿整价就能够拿下这幅画,但当有人喊出1亿50万的时候,还是失落地叹了一口气。
所以他虽和_图_书然没敢直接攻击林海文,但酸话什么的也没少说——这种人太多了,多到林海文都没办法一个一个揪出来骂。
——“原来这么厉害的么?我原来以为高更都卖出3个亿了,达芬奇都4.5个亿,这一个亿也不算啥,没想到是这么厉害的?谢谢焦教授。”
1.35亿美金!
黄作文倒吸一口气,他的心理价位是无论如何不能超过1.1亿——不是说他不愿意多出几百万,而是他的心理价位就是这么多,什么东西都是有价格的,超过了那就不值了——比如一万多的水果机,值得买么?不值当的。
——“我要被评论笑死了,你们怎么这样,万一教授删帖了怎么办?”
被他打了个岔,气氛似乎一下子松解了很多,1.2亿也没能拿下,最终,这位超级富豪以1.35亿的价格,将《父亲》送到了拍卖史前十的行列当中。
在他们聊天的时候,LV的贝尔纳叫了第二次价格,1.05亿,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叫价了。
作为一个名列十大最贵画作购买人行列和*图*书的富豪,刘总当然是在客气。
1.2亿!
华新社这则快讯,堪称为这场举世瞩目的拍卖会顶出了喷薄而起的最后一下。
作为自由派学者,他抽水推销私货也是意料之中。而且这位焦教授对林海文还是比较痛恨的,按照他的理解,林海文这样在皿煮世界得到极大认可的,而且还是艺术家的杰出人物,理所当然是要跟他同一个战壕的,不说作巴丹旺那样敢于背宗弃祖的,起码也得要做个“不作恶”的妥协者吧。
各国新闻上的狂欢,并不影响巴黎拍卖会的现场,事实上,现场的人们也不太能顾及到外面的世界了——1亿美金。在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,1亿美金都是大数字了,不管是超级富豪云集的曼哈顿上东区,还是纸醉金迷的沙漠销金窟,不论是华国私密会所里的一掷千金,还是欧洲贵族圈里的争妍斗富,这个数字都已经足够高了。
——“哈哈,连焦教授都不敢否定林海文了,还有比这更加能够证明林海文成就的行为么?”
疯了!
高到所有人都必须小心翼翼。
和图书“刘总太客气了。”
加入作协,加入美协,加入音协,加入文联,担任教育部、文化部专委会职务。
“一亿美金,一个在世、青年、古典艺术家,疯狂么?太疯狂了!但艺术市场本身是捉摸不定的,作为非专业人士,林海文究竟应不应该有这样的成绩,我不敢妄言,但相信市场如此,总有其道理。但我想要说的,一些人试图把这一个人的成绩人为扩大到全体华国,甚至亚非拉世界,就多少有点过了。明显的一点是,第二个林海文在哪里?林海文的经历是可以重复的么?谁找到了他的成功密码?都没有答案。这片土地上诞生了令人激动的艺术家,当然值得赞叹,但为艺术发展创造更自由的氛围,为青年创造更快乐的环境,为市场松绑政策的束缚,才是推动第二个林海文出现的必由之路、关键之举。而不是在媒体上宣扬成就,以点概面。”——震大教授焦淳。
——“厉害厉害。”
阿布的出价,引发了现场的一阵骚动——这种在最后时刻才开始出价的做法,有一种势在必得的意味,这位和*图*书俄罗斯寡头又向来以一掷千金著称。当拍卖师两度问价之后,仍然没有人出价,似乎大家都自认没可能敌得过阿布了。
这幅画离他而远去了。
“是有希望进入前十行列喽——难以相信。”刘总是真的难以相信,他虽然做了破亿的准备,但也只是觉得会将将破亿而已,毕竟《父亲》是一幅典型的东方面孔作品,在巴黎未必那么受欢迎。黑的白的都有希望,唯独黄的,现在还不是那么理所当然。
“谁关心通胀啊,价格就是价格了。”
——“好吧,现在我知道了,是真牛逼,不是吹的。”
黄作文突然嗤笑一声,举手把价格喊到了1.15亿。
可是看看林海文都做了什么,嗯?
“原来一个人最大的成就,是在还活着的时候,就把自己写进了历史!”
“呵。”
拍卖师闻到第二遍的时候,切尔西老板阿布叫了第一次价,1.1亿——正式超过了《呐喊》的价格。
9.2亿人民币!
“黄总真是大手笔,佩服佩服。”刘总的呼吸也屏住好一会儿,等到下一个报价出来,才松懈过来跟黄总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