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39章 十门徒(3)

“那倒也是。”点点头,林海文颇为认可这个方法:“能这么想还是不错的,人要有竞争之心,要会上进,但也要聪明一点,不能钻到牛角尖里去。别说你们年纪还小,就是格哈德,老加斯佩,也还离我远着呢,都八十多,人家不也坦然的很么。”
神马玩意!
“嗯,德国,法兰克福。”
“老师,我怕我做不好啊。”石冷月也是天美研究生在读,让她一下子跑到巴黎高美当研究员——当然职称上不会一步到位,但还是足够有挑战性了。
“怎么了?”
王鹏没急着回答,好好回想了一下从头到尾,他跟林海文从雨点画室相识,到后面两个成为央美的师兄弟,接着是亦师亦友的关系,最后正式拜入林海文门下,看着林海文一路狂飙,从青年画家到著名画家,从国内新秀到国际权威……将近十年,弹指一挥间。
比如:王鹏,你肾好么?
众人默默点头,感慨,感动。
芮明月,小姑娘不舒服啊?亲戚……
“……那,好吧,我想想。”
……
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们说这些呢。”
和-图-书老师,您有事啊?”
这就是一生的荣誉了。
“是这样的,拖尼特呢,他希望你们几个人里头有一个可以到研究中心供职,也不一定是专职啦,兼任也行,当然最好是专职。我想你要是到欧洲比较多的话,这个活儿就交给你了?不过还是从你个人的意愿出发,不愿意也没关系,就是个建议。”
“——从今以后,大家都会赚大钱,啥啥都会有的,坚持都是有回报的,老师给你们爆灯!”
林海文的弟子们第二次集体被关注的时候,他们其实都不在国内,国际青年油画展之所以叫油画展,而不是油画大赛,是因为它最关键的组成环节,并非评奖的部分,而是展览的部分——当然,展览是建立在评奖基础上。
“那王鹏呢?你应该要好一点吧?咱们认识那么早。”
大家也都不催他。
恶人值+20,来自京城奇骏。
恶人值+20,来自京城王鹏。
要知道,这份画册上,是会登载包括林海文在内的全体评委会成员名字的——林海文本人,甚至会是主编之一。
“呵呵。http://m.hetushu.com”唐城感慨地叹了一声:“有一段时间真的还挺困难的,主要是自我怀疑,您画《黑龙潭》的前后吧,我自己反正是那会儿最难,就觉得,哇,怎么办,感觉好像一辈子都做不到那个程度了,那是不是对不住您的教导了,给您抹黑了什么的,天天晚上想得很多,然后就特别想要进步,用力太猛,心态失衡,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了,越画越觉得不对,那一段时间是比较难熬的。”
“你坐,嗯,我记得你说过,父母分开之后,你妈妈到欧洲生活了?”
“哈哈。”
“让你研究别的还需要担心一下,研究我,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有什么拎不清的你就直接来问我嘛,笨,到时候你再套一堆理论上去,再推理一下,不就高深莫测了?”林海文点了一下她的大额头,恨铁不成钢啊。
“……是。”
“行了,有啥要忙的,就去忙吧,小石头留一下。”
林海文瞅了一眼不咋吭声的小弟子石冷月,觉得小孩挺有意思——他的弟子当中,不管唐城他们说什么自我怀疑,但www.hetushu.com其实都是相当强势坚持的性格,不然也撑不过来这么大的压力。唯独小弟子,江湖人称小石头,天赋很高,性格却弱一些,也不是特别追求艺术极限——10点恶人值,好像这还是当面见过的人里,给的最少的一个了,创下新低的纪录。
那么作为林海文的弟子,石冷月在研究中心的工作,可谓肩负重任:关乎林海文的生前令名,身后盖棺。
“那后来是怎么调整过来的?”林海文挺好奇的,这种成长烦恼,因为恶人谷,他自己是没有经历过的。
王鹏、唐城和佩内洛普三位金奖得主将得到最好的展位和最多的宣介,近三十位银奖和铜奖得主,也将组成一个核心展区。其余二百幅左右的优秀作品会围绕核心展区,并和它一起组成第一届国际青年油画展获奖作品展。当然,根据类似的安排,它们还将一起登上展览画册,被收入各大图书馆、美术馆、研究机构,乃至同行们的书柜里。
恶人值+20,来自京城鹿丹泽。
“……”
……
林海文看了BBC的纪录片,里头男孩女孩们都好好哭http://www.hetushu.com了一把,这些他之前还真是没有听过——基本上来说,他不是一个慈父型的老师,在专业之外,他很少去关注弟子们的生活。这也跟他的年纪有关,涉及专业的时候,不管他是20岁还是30岁,都无关紧要,大家都靠笔说话,但是一旦离开专业,一个二十来岁的老师就很难语重心长地跟弟子聊心事了。
林海文很意外,看向王鹏:“嗯?真的么?”
“师兄应该是压力最大的吧。”芮明月吐吐舌头,说了出来。
他这一句说完,弟子们的脸色都变得诡异起来,眼神嗖嗖地看着王鹏,又好笑又感慨。
诡异。
石冷月有点意外,她其实不是特别出挑的,林海文当然也常指点她,但那基本上不是在天美画室,就是在黑龙潭,很少这么单独找她。
“挺好。”林海文看了看这些门徒,除了佩内洛普,其他九个都在,包括鹿丹泽和吕骋公母俩:“你们有我的师弟,有我的师兄师姐,有我的朋友,也有我的学生,但最终都成了我的弟子,我很开心你们都没有掉队,都走到了今天——”
这不是一个轻描淡写的活http://www.hetushu.com儿,林海文对这间研究中心的重视,他们这些弟子都是知道的——因为他从来也没认为,可以把油画的中心从西方带到华国去,做不到也不想那么做,华国有自己的艺术哲学和体系。所以事实上,高美的这个研究中心,将比天美或者国内任何一个林海文研究中心,都要更加权威和具有发展潜力,至少林海文是这么设计的。
“我啊,也还好吧,没有那种特别想不开的时候。可能是我跟老师认识的最早,也最早认清他非人的本质,所以没有那么大的落差——但也不是一点没有啊,不过都在限度之内吧,每个人总归都要在别人身上感受到一些挫败的,比如想一想,可能以后我的画,还不如我写的《林海文回忆录》受关注,就多少会受到一点打击了。”
唐城,你眼圈儿好黑啊,要注意身体。
恶人谷九子都入选展览,还需要留在巴黎一段时间。
唐城想了想:“也没什么办法,就是忍住呗,然后不断地暗示自己,不要跟您比,您这样的全世界就一个,搞不好油画史上也就这一个,不要自寻烦恼。”
恶人值+10,来自京城石冷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