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37章 十门徒(1)

“老板,你也算是有千万资产的人了。”员工突然恭维了一句:“多亏您眼光长远啊,员工每个月4000块的工资,实在不符合您的身份了,您看是不是给提一提?”
“王鹏金奖,唐城第二,哦,我们没有唐城的,楼均和鹿丹泽都拿了银奖,剩下有铜奖、也有优秀作品奖。反正特别火,您没看,最近新闻都在说,林海文的流派要成为主流流派了,王鹏就是开山大弟子,巨匠候选人,其他人也都是前途无限。”
华国,京城,信德画廊是一家挺新的画廊,今天是第三个年头。
现代主义的顽固坚持者,诸如杰夫·昆斯这样的人物,并没有坐以待毙,对青年展的抨击从结果出来之后,就没有停止过。
林海文跟巴丹旺当然不是一路人,但他获取面上影响力的路线,倒也并没有太大不同——只是影响力要大得多,也要权威的多。这也促使他在国内权力序列中不断爬升,如今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地hetushu.com步,大约不止是人民艺术家了,而是具有广泛国际国内影响力的世界艺术领袖——但凡扯上国际和世界,只要没有真的挑战到体制的命脉底线,那就相当的自由和随心所欲了。
“怎么了?”老板迷惑地追问一句,没得到回答,自己的眼珠子就瞪大了:“啊,巴黎的展,出结果了?谁拿了奖?哎不对啊,就算拿了奖,也不至于这么疯狂啊。”
什么叫公正,什么叫权威,艺术这码子事的方方面面人物都认同的,那就是权威,就是公正。
……
更何况,他还蛮灵异的。
不好惹啊。
钱,好像一下子不值钱了起来。
老板迷蒙了:“……本来我也可以拿到唐城作品的,真的。”
“自我感动的小众表演。”
这幅王鹏稍早一点的,应该还是处于源古典主义第一层的作品,已经有人叫价到500万人民币了。
“幽魂最后的狂欢。”
……
但这种艺术之争,本http://m•hetushu.com身也在把古典主义重新拉回主流视野——现代主义不再一家独大了。一百多年来,康定斯基、马蒂斯、波洛克、毕加索……等一大串现代主义大师打下的铁桶江山正在摇动,林海文领着古典绘画的新军,站在自然女神的掌心冉冉升起。
员工没有回答他,而是看向了画廊墙壁上挂着的几幅画。
诸如楼均、何思寒等人,也都飚进百万大关。
“小圈子的精英游戏。”
而且这老板定力不错,当初王鹏拿到了黄帝杯,价格飞涨到百万级数之后,他也忍住了没卖,当做镇馆之宝——现在分量更重了。
有一幅是楼均的,有一幅是芮明月的,还有一幅是何思寒的,尤其中间的一幅,那是王鹏的——新科国际青年油画展的金奖得主,源古典主义的首席门徒。
美国NBC的艺术评论员詹姆在节目中评价到:林海文正在独自面对最顽固的抵抗者,而幸运的是,现代主义阵营http://m.hetushu.com里最具力度的人物都决意不再阻挡他,剩下的人里面,并没有他的一合之敌,他将取得胜利,赢得未来。
“切。”
决赛的评选过程还是相当公开的,包括三位联合主席在内的评委会全体,一共是17人,几乎全部是各领域的权威,油画家比如拖尼特、戈特利布、林海文、常硕,艺术教育家比如多兰院长、亨利院长,以及佛罗伦萨的普蒂尼教授。专业评论家,诸如《艺术评论》的总编、BBC艺术频道总监。头部画廊的老板如高古轩的拥有者,拍卖行的市场专家、顶级策展人、博物馆研究员、顶级私人收藏家等等。
说实在的,这位天美老学长已经够幸运了,在林海文成立艺术公司之后,基本恶人谷门下的作品都归于俞鸿和谢俊手中了,外面的画廊,那也就是零星拿到那么一点。他能一次拿到四幅,还真是幸亏约的早,出钱爽快,不然稍晚一点,就轮不上他了。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和*图*书”老板是天美毕业生,转行开的画廊,因为前几天家里有事,有点跟消息脱节。
“毫无疑问,IYOPE不加掩饰地向艺术届和公众表明,这里是现实,而不是现代主义的主场。林海文的三位门徒分列三甲,其余七人也分获名次,则坐实了这位年轻巨匠,不仅仅是一位天才画家,还是一位天才老师——我们似乎看到一个艺术豪门冉冉升起,它有一个奇特的名字:恶人谷!”
所以当王鹏夺魁、唐城居次,佩内洛普排第三的结果出来之后,也并没有引发太多的质疑——当然也不是没有质疑,主要的倒也不是关乎于获奖者的水准,而是在于流派。虽然林海文主导了油画展,但是学院派一举拿下三魁首,现代主义几乎颗粒无收,这也过于挑战大家的既有认知了。
“魂兮归来:古典主义的复仇闹剧。”
“……什么?我有点太激动了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啊。”
但油画则截然不同,看看类似巴丹旺这一批人,没有谁是写书法的http://m•hetushu•com、画国画的、搞刺绣的、唱京剧的……全都是油画、装置艺术、外文写作等西方艺术。他们的影响力也寄生于这些西方艺术形式上,从而在其它的领域挑战禁忌。
不只是董文昌、耿琦这些被林海文荼毒过的人,还有更多或者身居高位,或者资历深厚,或者别有想法的人,都发现自己不得不再度刷新对林海文的认知。有时候他们也会觉得太可恶了,如果林海文是个画国画的,哪怕他是画圣重生,那也无所谓。可他偏偏是画油画的。这两者区别在于,国画的影响力基本只限于国内,要尊重你也行,搏一个尊重文化的好名声,但要是不愿意尊重你也没问题,权力是红果果的,在它手心里,孙猴子也跳不出五指山。
在竞争激励的艺术市场,信德只能说堪堪维持存在,但是今天,他们突然忙碌起来,电话、邮件和上门拜访的人,几乎让仅有的几个员工,以及老板本人疲于应对。
“别贪心了。”
这一批人名登出来,就代表着“公正和权威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