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33章 眼里有世界

亨利院长、拖尼特教授、林海文本尊,再加上他的导师常硕先生,四位共同揭开牌子——风格很华国,巴黎高美准备了一块大红色的天鹅绒,四个人同时扯开,露出上面以华语、法语和英语三行并列的铭文——“林海文源古典主义研究中心”,下面有巴黎高美的学院LOGO和名字。
——“好吧,上面这位是佛罗伦萨美院的——还有谁?英国皇家美院的?罗马美院的?列宾美院的?都出来吧,尽情地打击我们吧。”
林海文不知道这颗源种的100%代表一个什么样的高度——是人类能达到的极致么?他不太相信,人类有极致么?几千年来,人类总在不断地超越自己的极致,从而创造出无与伦比的成就。
美术生们彼此联系,再加上艺术刊物和博主都普遍关注这个消息,而国内外在艺术领域勾连往来很密切,所以基本上不存在时差和墙——国内的学生老师们,也很快得到类似消息,甚至比国内的大媒体还要来的更快速。
——“……我是皇家的。”
“全球顶尖的画家林海文,活着的巨hetushu•com匠传奇。”
但尽管如此,总归不是那么的圆满。
——“我只是华国中央美院的……但我是林海文的校友啊。”
“间谍。”
脑海里的凡·艾克源种悬浮球,在此时突的一跳,跳过了90%!
林海文吸了一口气,他不知道剩下的10%需要走多久,是否会走到人生最后一分钟,但他知道,从此刻开始,他人生的目标和追求,已经不再是别人,而只是他自己了——举世间七十亿人,他已经无敌。
“唐唐潜心修炼呢,哪有时间跑来跑去。”
唐城如今是林海文的研究生了,在天美他也是学生的天然头子——谁让他是林海文在天美的大弟子呢。
“话说老外是真爱林教授啊,瞅瞅这些评论这些博主,跟脑残粉似的。”
学生们在Facebook上分享今天的经历。
“无与伦比的源古典主义,无与伦比的林海文#林博士”
接下来才是今天的正餐,源古典主义研究中心的揭幕。
“天啊,看见没有,那就是林海文——他来参加我们学院为他开设的研究中心m.hetushu.com的揭幕仪式。”
很多人都会疑惑,因为基本上现代人都没有见过活生生的巨匠。但是今天在现场的这些巴黎高美的学生,在他们一生中,会不断地提及今天这一幕——“那一刻,当我看向林海文的时候,尤其看向他的眼睛的时候,我几乎看见了大海一般的色彩,它们混在一处又彼此分明,他们在游动、在打滚、在玩耍,它们组合成了委拉斯贵支、缇香、乔尔乔内、伦勃朗、安格尔,它们画出了《瓷·八作》《黑龙潭和画室的窗外》《父亲》……那是一个油画的世界,自然女神一步一步地向你走来,唇启无声的告诉你,林海文是她的使者,是她的化身——噢,原来这就是巨匠,我这么告诉自己。”
如果不是不是人类的极致,那也许是他林海文的极致吧——也就是当前人类的极致,这一时代人类的极致。
这是个永恒的谜团。
“果然是记者,老梆子一个,还厚颜无耻地叫唐唐‘唐哥’”
那么90%的高度,就意味着他已经走到了人生极致的最后一里路上。
——“这hetushu.com位博主是巴黎高美的,我知道了。”
恶人谷可以让他成为大师,却无法铸造巨匠之魂——林海文拥有的这颗巨匠之魂,是他自己的,完全属于他自己。
“……各位师弟不要这样,一家人。”
掌声响起,并没有那么热烈,但掌声来自里希特,来自老加斯佩,来自拖尼特、海格尔,来自如此众多的画坛精英,每一次鼓掌都代表着认同,每一份认同都是林海文过去数年来孜孜以求的结果。
“@唐城,唐唐,林教授怎么没把你也带去见识见识啊。”
林海文哭笑不得地接受了这个批评。
“说得好像国内不是一样,只能说真正的巨匠是超越人种、族群和国籍的,话说大神的《父亲》就要在巴黎拍卖了,不知道能不能破一个亿啊@唐城,唐哥,你们恶人谷内部有没有期待值的?”
哪怕拥有恶人谷,哪怕得到很多的灌顶,他也从未放松过自己的努力——在油画上。
这会儿就有人在群里艾特他了。
揭幕仪式结束,林海文做了一次较长的演讲,主要是面对高美的学生,巨匠开坛,确实是非常难和*图*书得的机会。
巨匠的气质是怎么样的?
林海文亲自将一百余张手稿捐赠给了研究中心——他原本是打算再捐一幅作品的,不过拖尼特回绝了。倒不是觉得太贵,高美的45万件藏品当中,也是不乏安格尔这等学院派古典巨匠的名作,价值不菲。拖尼特的原话是说“相对于完整作品,这些手稿更具有研究价值,而因为你的懒惰,市面上你的作品太少了,尤其体现源古典主义风格的作品,只有寥寥几件,还是让它们去往博物馆、美术馆以及收藏家那里吧。”
“踢出去踢出去。”
林海文以“希望以后你们可以称呼我Doctor林”,结束了他的这场荣誉博士学位授予仪式。
而当他们如此描述之后,没有人相信,但他们都非常坚持——事实上,这些学生日后几乎全部成为颇有成就的艺术家,其中不乏顶级的画家。这一现实让这个“神谕”团体变得尤为神秘莫测——难道那一天,他们真的听见了自然女神的神谕么?从林海文的眼睛里。
——“哇哦羡慕,他在意大利的时候,还有人说他会来佛罗伦萨呢,真是www.hetushu.com遗憾。”
——“噢,别用‘只是’,华国央美也是全球顶级的美院,还有你们国家美院也很棒,我认识一些毕业你们国家美院的艺术家,都很优秀,技艺高超又思想自由,非常难得。”
拖尼特已经多次劝说林海文勤奋一点了,而且也让他多教教学生——一个人单打独斗,那也是不行的。
“是我师兄哦,现在在NEW艺术频道当副总编……”
90%!
——“列宾的……”
“上面这位是谁啊?我怎么不认识,你是不是哪家记者混进来的?”
目前关于林海文的最大矛盾,真的是作品太少——一个流派要得到公认,一批作品肯定是要有的。源古典主义的一个重要争议点就是作品太少,三四件作品能够确立一个流派么?很多人是存疑的。流派特点是需要靠很多作品进行比对、总结,然后得出来的。当然林海文比较特殊,自从19世纪末至今,古典主义已经行将就木了,林海文的源古典主义跨越一百余年,和安格尔的新古典主义之间的区别是显见的,这已经足以说明林海文在古典主义上走出了新的道路,开创了新的风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