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31章 找乐子

这股热潮也不可抑制地扩散到整个欧洲,乃至整个世界——对于现在这个世界,不论华国是否已经足够强大,但毫无疑问、舆论中心,话语权中心仍然在欧美。意大利的事情,也就是世界中心的事情,欧美舆论是不会吝啬力量的,尤其涉及到的华国人,已经在西方威名赫赫。
创作过程?行云流水。
但这一波从意大利刮过来的风,意外稍微缓解了一下他们的压力。
“今日,《图兰朵》的创作者,著名画家林海文离开罗马前往巴黎,在那里他将主持一项国际级的青年油画赛事,包括意大利青年画家在内的全球数百人,将角逐出最具潜力的青年画家领袖……让我们期待一下,这位在意大利掀起一阵音乐的绮丽旋风的伟大艺术家,能够在巴黎给意大利人新的惊喜。无论如何,意大利将期待他重新来到这片土地,带着新歌剧,或者带着他的其它艺术作品。”
对意大利的文化有什么感受http://www.hetushu.com?叹为观止。
艺术家们内心经过复杂的运转,反对的意志也就虚弱了很多。
基于这样的文化,林海文跟楚薇薇的绯闻在法兰西是非常有市场的。
问题也都差不多。
用一位法国艺术家的话说:“林海文终于有了一丝大艺术家的风采,也许他终于认识到,他现在离最伟大的传奇之间,就差那么几个情人了。”
油画创作中是否从意大利艺术当中汲取了营养?毫无疑问。
还在创作新的歌剧作品么?敬请期待。
从媒体和各种回馈来看,林海文创作的《图兰朵》,都被凤凰剧院的阿瓦罗认为是二十世纪以来最佳了——这就牛叉了。好比林海文的源古典主义,同样也是古典主义自19世纪末以来最佳,被视作安格尔之后古典主义新生的巨匠。
比如在华国,相声就比不过昆曲,刺绣就比不过缂丝,没有别的原因,后面的更难,所以和_图_书就更高端。
《图兰朵》首演之后,林海文在意大利一下子就热络了起来,尽管此前他也不是默默无闻,但意大利人显然没有到现在这种亲近程度。
优越感这种东西,有时候是坚不可摧的,真正是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——哪怕他比你穷,比你弱,他还是会坚持某些东西上的优越感。但优越感有时候也是非常脆弱的——在面对更高级优越感的时候。
“我看还不如他跟楚的韵事呢。”拖尼特忍着笑,法国是真正的浪漫之国——有一个采访,记者询问法国女性们,如果她们的丈夫出轨了,她们怎么办,结果这些女人居然众口一词表示如果丈夫们对家庭依然负责,她们愿意原谅。这个采访未必能够代表所有的法国女人,但也足以说明这个国度的婚姻观和爱情观,跟今天的华国有多大的差别。
媒体的大书特书,社交网络的推波助澜,专业人士们的盛赞,都将《图兰朵和*图*书》的名字印进意大利人的心中。
于是,宾主尽欢。
两个老头挤在那里说人是非,倒是很惬意的。
林海文认同地点点头,转过去看着楚薇薇:“说的不错,那这位小姐,今晚我们找点乐子?”
楚薇薇作为路透社的著名美女记者,当然足以成为这些情人中的一个。
对《图兰朵》大获成功,备受意大利人赞誉有什么心情?受宠若惊。
创作意图?一时兴起。
——《意大利新闻报》。
……
毕业于985的人,哪怕发展的不如211的,他还是很优越的,但要是面对一个清大京大的,他这种优越感消失的就很快了。
“嗤,那有什么办法,穷不穷,还不是要过日子?能在精神上有点抚慰,总比没有的好。国内不也是这样?压力大归大,还是要学会给自己找乐子。”
林海文即将前往的巴黎,也已经开始宣扬他在意大利的传奇。
歌剧是高雅艺术,不逊色于油画,从复兴难度的方向来www.hetushu.com看,甚至比油画还要更加高端一点——一般来说,越难救回来的,当然也就越牛叉。
“啧啧,国宾待遇啊。”楚薇薇把手机递过来,倚着林海文的肩膀,给他看这条新闻,两个人都看得懂意大利语,倒用不着翻译了。
亨利院长和拖尼特教授,在《费加罗报》上看到关于林海文的新闻:“歌剧新的经典——诞生于一位古典画家之手”。
高美的人也是差不多的。
林海文揪了一下她的脸蛋儿,挑挑眉毛:“不应该么?”
意大利是拥有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之一,毫无疑问,意大利人对他们的传统和历史都极为骄傲——这包括意大利语歌剧。所以看似小众的歌剧,在意大利掀起的风暴,完全不逊色于最热门的流行话题——尽管歌剧不会因此就变得热门起来。
……
“应该!”楚薇薇不跟他玩这个:“你不知道,意大利这两年债务很重,经济也不行,跟葡萄牙、希腊、西班牙一起号称笨猪四国,加上m•hetushu.com爱尔兰就是欧洲五猪,都是有主权债务危机的。意大利还要特别一点,他们是欧共体创始六国之一,祖上也是阔过的。现在嘛是破落了,这就比较难以接受了。所以意大利人算是有几年没这么高调过了,这么大气地捧一个老外,那就更是少之又少,你算是点燃了他们祖上的光荣感啊。”
“唉,那现在还不是穷着么。”
“真是精力旺盛的年轻人。”亨利院长摇摇头,不过脸带笑意。这波新闻,多少缓解了一点他们的压力。在巴黎高美设立林海文源古典主义研究中心的计划,尽管在高美管理层得到了通过,但是西方世界是人人有话说的,高美内部师生中,对这一点抱有疑虑的并不在少数,尤其取向上偏现代艺术的,比例就更高一点。临近揭幕的时间,亨利院长和拖尼特那边,受到的压力就越大,听到的反对声音也就越多。
无数的采访邀请,无数的派对邀请,来自名人、政要、机构……林海文选择了几个参加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