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27章 没有结束

“是挺合适的。”谷萩突然一笑:“我跟你说,是这么个故事……我跟祁卉说……楚薇薇……林海文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谷萩就笑:“林海文的本子我要是往外推,不得被那些眼睛赤红的人给弄死?当然演啦,说来也巧,我正打算在国内找个本子呢,结果一直也没有什么结果,没想到会在这等着。”
谷萩想象中的修罗场,当然是不可能的——林海文要是能这么奉献自己娱乐大众,华国人都得感动地给他评个感动华国大奖。
和《花样年华》这样浓墨重彩的大尺幅名作不一样,《七月与安生》顶多是别具匠心的小品——但也很值得一拍的。要知道,现在的电影市场上,充斥的一般是“大师们”的垃圾涂鸦。
“是啊。”
这份两百来字的公告,把近期一段时间的所有疑问都回答了,项目确实取消了,以林海文说的为准。剧本泄密已经抓到直接犯罪人,但后面还有黑手,而且还涉及到境外,敦煌不会放松,将在全球范和-图-书围内追究责任——牛叉。第三,说王景峰未知不稳,林海文对他不满的言论可以休矣,林海文对管理层还满意的,没有调整的意愿。然后是关于博雅天合,双方解约,很友好——不用赔钱,没有责任。最后就是祁卉的安排,已经有新的电影计划了。
这是青春片的新演义,也是少女片的独辟蹊径。
第五点:本司将启动新的电影计划,由本司演员祁卉,著名演员谷萩出演。
“不过这个本子跟《花样年华》比起来,差了可就不只是一点两点了。”谷萩想了想:“但说不定更适合你啊,不管是七月和安生,角色都还挺立体的,而且互为映照,很有趣。尤其咱们华人对这种隐喻、反转的东西很有特殊癖好,口碑还是挺有保证的,如果制作靠谱的话。”
谷萩白了他一眼:“是双女主。”
“说是让我一起演。”
什么叫黑手?
“啊?”
大家都认为有黑手,但一般来说这种事情是查不到黑hetushu•com手的,翻开华国娱乐圈的历史,泄密事件发生过不知道多少次了,追究责任本身就不多,能把黑手给揪出来的,根本没有。
《花样年华》这样的本子,一瞅就是高深莫测型的,老派的背景,复杂的人设,虚实相依的人物,欲语还休的结局,都是那种典型的“经典电影”做派,水准能到位的话,是冲着影史地位去的。但《七月与安生》就没那么夸张了,两个小姑娘青梅竹马,为了一个男人开始长大,友情和爱情同时发芽,都需要雨露和阳光,怎么办?抢!温柔地抢,悲伤地抢,放弃式地抢……用一整个青春的懵懂,待醒来时,竟然发现,你成了我,我成了你,友情无死无生,爱情,不见了踪迹。
祁卉命真好啊。
“那就行。”
这夫妻俩也不是假清高,能借着光的时候也不会矫情,只是他们在面对一个手眼通天的朋友时,选择了公私分明——朋友或许也因此能处的更长久。
针对《花样年华》项目若干问和-图-书题的公告通知。
谷萩对《花样年华》那个角色是有想法的,但祁卉的戏,她当然不可能去介入——介入也没用。后来祁卉退出,哲昇就说他去跟林海文讲一讲,看看有没有机会,也不是单纯靠交情,相较于祁卉,谷萩当然更能驾驭苏丽珍这个角色,她的成绩和知名度,也足以担起这个角色了。
感谢媒体的关注,敦煌将持续生产高质量的影视表演内容产品,致力为观众提供最好的观赏体验。
电影圈的黑手,自然都是竞争者,不管是演员、导演、娱乐公司老总……那都公众人物,影响力可不是社会案子可比的。
娱乐圈观察自媒体“娱乐三只眼”,就表示:“如果敦煌能够最终找到这个黑手,并且将之绳之于法的话,将是华国娱乐圈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,意味着一直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竞争手段,和隐身幕后的操纵者,都将不再被允许,也不再高枕无忧。”
“怎么?海文那个电影真取消了?”
祁卉挺开心的,毕竟能跟http://m•hetushu•com最好的朋友一起演,还是很能够给她打气的。虽然在推掉《花样年华》的过程中,她表现的还算是相当冷静,但她自己知道,这个决定没有那么容易,心里的压力也不是一点半点。
毕竟是闯过欧罗巴的女人,谷萩的眼力见还是厉害的。
第二点:《花样年华》剧本泄密事件,敦煌已经找到犯罪人员,因涉及境内境外的犯罪实体,目前敦煌正在和国内外相关部门密切合作,将对一切违法行为追究到底。
第一点:《花样年华》项目已经证实将取消,不再继续推动。
“那正合适啊。”
第三点:敦煌管理层没有调整计划。
谷萩从祁卉那里回家,哲昇正好从工作室出来。
而相对来说,各路媒体大V还要更关注第二条——泄密事件背后有黑手,而敦煌不打算就此止步,事情还没有结束。
《花样年华》吹了,立马给她安排新的,连个盹都不打的,这得羡慕的多少人眼睛都要绿了。
……
林海文抵达意大利当天,敦煌发布了新www•hetushu.com闻公告。
不过谷萩没同意。
……
第四点:和博雅天合的意向性合作条约,经由双方友好协商,已经达成相互谅解,条约即时取消。
“祁卉说海文给她写了个新本子。”
“那也不错啊,呃,你们演员是不是讲究主角配角什么的?”
祁卉也点点头:“拍《花样年华》的时候,每天都觉得有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坠在心上,但这个本子就感觉还好,甚至有点蠢蠢欲动。”
大家看完之后,众口一词地感叹:
哲昇给她倒了杯水:“唉,你有意拍,我就说去问问海文,能不能成,问问又没什么,你就是不肯,现在都取消了,估计是没什么希望了。”
“你怎么说啊?”
祁卉当然还是原因之一,闺蜜演不了,你上去说我来我能演,这不是欠抽么?第二个原因其实就是哲昇了,哲昇并不算恶人谷成员,尽管他是搞雕塑的,但除了威尼斯双年展沾了一次光,哲昇其实都没怎么主动去依赖林海文——作为他的太太,谷萩也不希望他为了自己的事情去找林海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