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26章 论一个八卦妹的自我修养

尤其是博雅天和此前披露消息,很有操纵股价的嫌疑——当然违法的可能性不大,毕竟还是有一份意向性协议的。
“这戏是两个女生的戏。”
林海文取消项目,是因为王景峰吃里扒外?薅敦煌主义羊毛?
一阵你推我打,两个人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。
毫无疑问,不管王景峰是不是,博雅天和肯定是薅羊毛队伍的一员,那假如王景峰也是,还有一个李斐也跑不掉——导演,宣发公司,敦煌总经理……这些人是想要干什么?谋朝篡位么?
非文影视能够这么做,孙飞的博雅天和就不一样了,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面对舆论汹汹,它是不可能视而不见的——尽管博雅天和的股价已经一字跌停。倒不是说对它的基本面有什么疑惑,而是此前和敦煌合作的消息推高了公司的股价,此时报复性下跌是理所当然,但如果博雅天和处理不当,那就不只是一个跌停了。
非文影视当然是直接拒绝了和-图-书
事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了,商业、财经板块,都不甘寂寞地蹭热点。当然,严肃里头也有不够严肃的:
可惜她不只是,所以只是瞪了谷萩一眼。
孙飞的怒气不逊于李斐,而且他是个商人,商人为财而死,林海文这一出等于是断了他的财路。
“那我们是啥?宫里围观的小太监小宫女?”
“海文又给我写一个适合的。”
“敦煌宫斗——以宫斗剧闻名的敦煌娱乐,此次似乎在自己公司内部上演了一出宫斗大戏——林海文毫无疑问是宫廷权势最高的皇帝,祁卉之前也许是皇后,王景峰大约相当于皇贵妃,当皇后退位,皇贵妃把持后宫,宫外觊觎权力的人开始勾连前朝后宫——他们是世家大族(业内宣发巨头),他们是高官巨宦(顶级导演),他们中甚至还有皇贵妃的母族(高管的私人公司),三方合一,力求从皇帝手里夺取到更多的利益和权力——hetushu•com但可惜,皇帝似乎发现了这些人的小心思,轻轻晃动权柄,就让所有人谋算成空,还将阴谋之事暴露在阳光之下。
谷萩跟祁卉倒在沙发上,看的花枝乱颤。
顿时让这一讨论变得更加波云诡谲。
李斐跟王东田开小会儿的这点时间,各种媒体的约访已经扑面而来了,媒体或许不会直接羞辱他,但毫无疑问,林海文宣布《花样年华》项目取消这件事情,会来问到他李斐,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羞辱了。
“所以皇后退位,是为了去唱戏?真是个有艺术追求的皇后。”
“百合啊?这么开放?不在国内上了?”谷萩一惊一乍,她其实在欧洲发展,对这个题材是没啥感受的,但国内来说,恐怕是有点困难,难道林海文要挑战光腚总菊?
如果祁卉也是穿的,她一定会说——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呀。
“人家吃了一顿好的,却是你吃过无数次的,你会有什么感觉?”
八卦妹m.hetushu.com为了八卦,连自己的演艺事业都不要了。
“楼上的,照你的设计,剧情应该是这样的:有一天,皇后突然不想当皇后了,就想去登台唱戏,皇帝呢就免了她皇后的位子,还给她写了个戏本子,这时候外头的豪族(宣传新戏本子的,顺带卖票)、高官(戏班子教戏的大家),还有宫里的皇贵妃,都觉得皇后长得像一颗摇钱树,或者是对擅长写本子的皇帝很有信心,就纷纷想辙要掺和到皇后的新戏里头,准备分个账什么的。这时候皇帝觉得你们这帮人不当人子,居然想要从我前老婆身上赚钱,等朕给你都整黄了,看你们都哭去吧。”
“切,不过你不演《花样年华》了,后面是怎么安排啊,要不要姐姐给你推荐推荐?去跑跑龙套,演个小丫鬟什么的。”谷萩转回了正题。
“噗,我们是不是小宫女不知道,博主一定是资历深厚的深宫老嬷——门儿清。”
“还挺有才的这网www.hetushu.com友。”谷萩笑死:“喜欢唱戏的皇后,你说楚薇薇是啥?勾引皇帝的江南女子?”
“估计困难——毕竟你这一顿再好,也被哲昇吃的太多了,哈哈哈哈,别别,别动手,我有正事要说……”
“……我的妈呀!你应该演七月,安生让楚薇薇来演啊,苏家明林海文自己演……卧槽,青梅竹马,校园三角,乖乖女叛逆变身战地记者,小太妹转型公司董座……我想想都浑身颤抖,这绝对会打破文艺片的历史票房——说不定连商业片的也直接打破了。”
如果是这样一个剧本,毫无疑问,皇帝稳固了自己的江山——当然,剧本还有更多演绎方式,皇贵妃也许是皇帝引蛇出洞的饵子,只因为皇帝要推动某项政策,需要提前将反对者一网打尽,又或者,只是坐在最高权座上的人无聊了,他也跟我们一样,想要看看戏,看完了出手轻轻料理掉,打个哈欠,就回龙床上休息去了……”
阔怕的女生睡前座谈会。
和*图*书你先说说哲昇啊,不然我不怎么好比较。”
“……卧槽,真想掐死你。”谷萩忍得很辛苦才没有直接上手:“你说说,我现在踹了哲昇,去给林海文当三房,他能看得上么?”
“怎么办怎么办,突然有点想要看这样的剧?没剧求个类似的文也行,好萌啊。写戏本子的皇帝,演戏的皇后,经营大戏班子的皇贵妃……哈哈哈哈哈”
跟事件无关,不予置评。
“什么就百合了,海文说是两个女孩子……”祁卉把梗概说给了谷萩听。
自媒体的想象力十足,创作出来的文章,也是群众喜闻乐见的。
“哇哦,真的很好么?”谷萩压低了声音,贼兮兮的。
楼就这么被歪掉了。
“海文又去欧洲了,楚薇薇也在,我看这次去免不了要大干一场了,你啥感觉?”闺蜜情到深处,大概跟仇人没有什么大的区别:“心酸不?”
几乎没有更多的考虑,在打不通王景峰电话之后,孙飞就联系媒体,把王景峰私开公司的料发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