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15章 治婊神器林海文

这个揭幕仪式,林海文需要亲自到场。
他现在头顶上的各种虚衔多的不得了,比如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身份,完全足够他去关切“洁洁无良”的事情了。而且速度是非常快的,林海文是谁啊,人家愿意私下来跟你联系,已经是十足给面子了,你要是不识趣,下面就是让你下不来台,颜面尽失。
……
要删帖么?
这条微博下面的评论,迅速被歪楼了,一片艾特林海文的。
洁洁无良的微博也清除一空,再不复嚣张景象了。
“跪舔姿势满分,不错,替你扶桑爹赏你一个全家暴毙。”
纽约大学的研究中心跟高美的研究中心,名字一样,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——源古典主义这个词汇,本身就来自于高美,这么多年来,高美也是推动林海文艺术流派建立的重要力量,在此时此刻成立研究中心,大有一举定鼎的意思。差不多类似于古代祔祀文庙这样的待遇了——这是要成圣的节奏。
微博m.hetushu•com用户“洁洁无良”就写到:“赢了一个赌局,输掉了国格——原本林海文大可以展现大国胸襟,邀请尾岐先生一道发布曜变天目瓷,不论胜负成败,只论工匠精神。如此一来,不仅气度无双,更可以对华扶友谊增砖添瓦。但殊为可惜的是,即便是林海文这种成就的华国人,也逃不出狭隘民族观的藩篱,更没有容人共赢的雅量。甚至大费周章对扶桑人和媒体大加嘲讽,尖酸刻薄,将一个暴发户国家精英的嘴脸展现的淋漓尽致。赢了扶桑一个瓷器的研发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但如何向扶桑学习做一个真正高贵的国家,才是我们真正要补的功课。”
——“+1,这种渣滓,靠微博是没用的,靠自觉也是没用的,只有靠大神这样的人,直捣黄龙,抄他老家。俗话说得好,解决不了问题,就把有问题的人给解决了。”
“给楼主草点热度,让他被林大神看见。”
开除学籍,记入档www.hetushu.com案。
但看到这么一大片的艾特,心里还是慌了。
林海文确实没有时间去扶桑,也没什么兴趣,他很快又要飞巴黎了,除了国际青年油画展的决赛之外,源古典主义版的《爸爸》也要在巴黎开拍,巴黎高美方面也是借这个时机给林海文发了份聘书——教授,并且在国际范围内继纽约大学艺术学院之后,成立第二家林海文源古典主义美术研究中心。
在一众群嘲当中,还是有国际主义者,精神扶桑人,以大无畏的精神跳出来表忠心的。
洁洁无良犹豫了一下,但是看到那些跟她抱团取暖的同好,还是硬挺下来——要是萎了,以后在网上也就别混了,群嘲是免不了的。
从曜变天目瓷到这一波洁洁无良事件,足够扶桑媒体认识到林海文对扶桑的取态了,但是对于一个敢在都京开记者会骂扶桑人的艺术领袖,他们也没什么能做的,无非是在报导当中指出“这位艺术家对扶桑抱有根深蒂固的消极看和-图-书法”“显然是被华国反扶桑教育深深洗脑”,更忧心忡忡地表示“如果连林海文这样获得很大成就的华国人,都无法抵御华国反扶桑教育,那我国政府也许需要反思对华战略,毕竟面对一个日益强大的华国,扶桑作为东亚一员,是躲不开的。”
洁洁无良在微博上也是肆虐很久了,是一个老牌精神扶桑人,跪舔姿势一百零八招也是相当熟练的。跟网友骂战更是驾轻就熟,什么“粉红粗”“五毛党”之类的帽子,一个接一个地扣下来,可以说是无往不胜。
“扶桑的邀请函太多了,不过我没时间呀,你说怎么办,要不要选一个去一下,瞅瞅能不能气死几个扶桑人。”林海文新推特,晒出了一大叠扶桑各种邀请函,艺术领域的,汉学领域的,青年领袖之类,商业的,零零总总,数不胜数,总得有个几十上百封。
“妈耶,微博现在这么有言论自由的么?这种扶桑狗都可以登堂入室,大发厥词了?”
林海文推特下面,右翼们叫和*图*书嚣着“拒绝发扶桑签证,你永远都进不了扶桑国土”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,真是给力啊,简直立竿见影,林大神从今天开始,正式成为治婊神器。”
林海文看见了。
没几天,城市大学官微就发布了关于处理田某某(网名:洁洁无良)的通知公告。
她突然意识到,这是林海文啊,不是别人,林海文可是自带人肉技能的人。
——“+1,大神治他。”
去巴黎之前,他还要去一趟意大利罗马,《图兰朵》的进度快过他的预期,谭云秋邀他到场,意大利歌剧届的大人物,其实都已经看过了——他们当然还是很聪明的,抵死不认这种事情很蠢,而互利共赢就非常聪明了,相对于承认一个华国人的歌剧创作才华的窘迫,能让意大利歌剧诞生新的经典并且在国际上再度扬威,毫无疑问是更加重要,更有吸引力的事情。
而他也将带着国家京剧院的大师们一同赴意大利,演绎一出东西方艺术的交响——谁也别想单占便宜,有好处大家一起来http://m.hetushu.com嘛。
“爽爆了。”
被骂死是可以想象的。
所以林海文这一趟罗马之行,是一条花路啊。
也很快就找到了这位,居然还是一个来自城市大学的博士。顺便的,把跟她抱团的三五人也都一并查了查,无业游民略过——失败的人总归要允许人家在口头上报社嘛。其余在国企、事业单位、高校等类似机构工作的,一个不拉的,也用不着他自己,吩咐下去,自然就有人去关切了。
这条推特估计是气死了好几个,下面叫嚣的基本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华国人的“哈哈哈哈”“脸都打烂了”“大神你这样就瞅着扶桑打,不太好,不太好。”
“哈哈哈,怎么那么可乐呢,以前遇上这种人,顶多了骂他几句,但这种人一般是心理变态的,越骂他越嘚瑟。但现在,我们有大神了呀。@林海文”
“林海文也不一定看得见吧。”她侥幸地想到。
在大家关注不到的地方,还有若干人也被各单位给处置了,有的发了通告,有的没有,但微博基本上都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