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13章 羞羞哒

林海文做出来了!!??
忘了??
此时此刻,鬼子媒体表示很惊慌。
“咳咳,首先感谢各位记者拨冗参加我们的发布会,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瓷都盛世陶瓷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季成,台上就坐的是瓷都大师瓷协会主席、盛世陶瓷董事长凌鸣先生,华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华国美术馆馆长江涛先生,以及艺术家林海文先生……”
“人家辛辛苦苦几十年,眼看快成功了——”
林海文跟华美馆长同时出席,就为了捐几件东西?
拍完照就是问答环节——这个环节只有十五分钟,挺短的。但是大家都非常踊跃啊——除了扶桑记者。
凌鸣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而比瓷器更重要的,是华国、扶桑这两个宿仇国家,又有新的故事篇章了。
你还脸红羞羞?
“好咧。”
“然后就被我们捷足先登了,几十年努力毁之一旦。”林海文眼睛发光:“难道不是让人兴奋么?尤hetushu.com其他还是个扶桑人,尤其扶桑人还把他当成国宝骄傲,你不觉得尤其让人开心么?”
发布会台上坐着四个人,林海文跟凌鸣亲自坐镇,除此之外,还有盛世陶瓷的一位副总,兼任主持人,最后是华国美术馆馆长,林海文的老朋友江涛筒子,跟林海文坐在一起。记者们看到江涛在,猜测可能是林海文要联合盛世陶瓷给华美捐东西?
扶桑的媒体更是一家都没有落下。
扶桑记者们在凌鸣说出“曜变天目”四个字的时候,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一直等到进入京城大饭店的会议厅,记者们都还在窃窃私语地讨论。
扶桑的尾岐先生,其实一直在直播自己的进展,可惜林海文跟凌鸣都没有怎么关注,以至于这位一次进步二次进步……扶桑媒体都欢呼好几次了,却没有引来林海文方面的关注,甚至凌鸣也忙昏头了。知道昨天,尾岐终于宣布自己攻m.hetushu.com克了最大的难题,将有可能在今年底提前烧制出曜变天目瓷,才有人关注到,报给了凌鸣。
“疏忽?能透露一下具体么?”
扶桑国宝曜变天目瓷!
他们猜到了!
“林先生,我的问题是,在扶桑的尾岐先生宣布攻克最大难题后,盛世陶瓷发布了曜变天目瓷,这是一个巧合么,还是有特殊考虑?”这位华国记者,基本上是在问“你们是不是故意等着打脸”?
凌鸣带来的这些,都是精品,绝不逊色于扶桑收藏的那几件古瓷,此时一字排开,在蓝丝绒的衬托下,幽幽蓝光摇曳,多彩天目散发迷人色谱,基本是个陶瓷门外人,也能看出来它们是如此美妙。
“今天我们主要是发布一个新瓷品种,经过多月的研发试制,我们成功复原制作出了这一新瓷品种,对丰富盛世陶瓷产品,重现华国陶瓷光彩,有重要的意义……那么现在,就请凌鸣先生为我们宣布这一成果。和_图_书”季成一段演说之后,把关键表演交给了凌鸣。
随着他话音落下,训练有素的京城大饭店服务员,体态优美,纹丝不动地将二十多件曜变天目瓷器端上了长桌拼成的展览台,然后人也不走开,就两米一个地站在桌子前面,防止记者靠的太近。
至于国内的记者跟欧美国家的记者,就比较吃瓜了——虽然英法骨瓷厂商也跟盛世陶瓷剧烈竞争,但还是比较纯粹商业性质的,跟扶桑这种掺和了国仇家恨的不同。
想到激动之处,连快门按着都有一种要颤栗的快乐。
凌鸣上台的时候,看见鬼子记者的眼珠子都瞪得更大了,不由一笑:“看来我们的扶桑朋友已经猜到了一些,哈哈,海文先生此前跟扶桑的国民、陶瓷同仁打了一个小小的赌,是关于曜变天目瓷的。扶桑多年来将此视作国宝级的名瓷,当然首先我们对扶桑方面表示感谢,这一华国古瓷能得到扶桑朋友的喜爱和敬重,是很不hetushu•com容易的。同时我们要告诉他们,还有在座的好朋友们,这一古瓷在华国土地上重现光彩的时刻已经到来了。经过努力,林海文先生,我本人,以及盛世陶瓷已经成功制作了数百件曜变天目瓷,今天我们带来了二十余件精品略作展览。”
凌鸣沉默了一会:“也是哦,那就明天吧,在京城发布,我已经把东西带来了。”
在瓷器被捧上来的时候,几乎不愿意去看,可是又忍不住,那股难受劲儿啊,让国内同行都乐了。
因为邀请函上没有具体的消息,大家只知道是陶瓷相关,心里想着到底是又研发出什么牛叉新瓷了,还是又要跟对手干仗了?或者又要骂扶桑了?就像在都京发布会上做的那样。扶桑记者们都有点犹豫,私下里联系了好几轮,最终定下来,如果林海文敢放肆,就把尾岐即将成功的消息拍在他脸上,然后集体退场。
凌鸣平复了一会儿才缓过来,狠狠瞪了一眼林海文,才开口:“咱www.hetushu•com们这样对那个尾岐是不是太残忍了?”
艺术家林海文……大道至简啊,装的一个好哔。
忘了?
“那就找个时间公布呗,明天?”没等凌鸣推卸责任,林海文就一脸正义地说起正事了:“或者后天?在瓷都还是在京城?”
华美的陶艺作品大部分是建国之后的现代精品,盛世陶瓷此前就捐赠过一批,现在追加好像也不是不可能——就是规格为啥这么高?
凌鸣清了清嗓子,摆出一副大家都退后,我要开始装逼了的姿态:“也不是什么特别原因,就是我跟海文都忘了这个事情。”
“咋地?”
林海文很坦诚地表示:“很难说是一个巧合,但也并非蓄意为之——很汗颜,其实这些作品已经出世一段时间了,因为我跟凌鸣的疏忽,一直等到现在才发布。”
这边一说定,那边媒体邀请函就发出去了,林海文和盛世陶瓷凌鸣联合邀请,这规格是相当惊人的了——举办个博览会都够用了,何况只是一个发布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