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111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

“田导到底身体怎么样啊,之前没听说这么弱啊。”放下杯子,林海文关心了一下《花样年华》,作为投资方大老板,他都没怎么管过。
“真的跟你有关?”楚薇薇摸了摸手上的千机戒,这东西就是林海文给的,相当超自然。
林海文不置可否,只是笑笑。
“我是XXX,在XXX部门工作。”
楚薇薇举了举杯子,祁卉一笑,也照做,林海文自己耸了一下肩膀,举起了红酒。
正当京城里暗潮涌动的时候,林海文又突然在半空放了个明炮。
还是祁卉送楚薇薇去酒店再回家……太诡异。
“迪士尼的事情?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从他跟沃尔夫见面之后,安静了两天不到,林海文开始被各种不能拒绝的电话打扰。
也有直男癌引以为人生奋斗目标的。
话说到这里,基本上就没的说了,对方哪怕被扫了面子要找回来,也不可能在电话里放狠话。至于继续说事儿,也已经说不下去了,迪士尼的臭和-图-书味本来就很灵异,他们跟这些说客沟通的时候,花了不知道多少工夫,才让他们相信这事儿能跟林海文扯上。如今被林海文怼回去,当然也就说不出个什么。
“最近压力比较大?”祁卉当了几年敦煌董事长,人脉很厚,京里的风云也是知道的。楚薇薇就比较懵了,还是祁卉给她解释了一下,才知道迪士尼的事情。
傅成今天来开车,瞅见最后这一幕真正修罗场,吓得都不敢说话——最后楚薇薇和祁卉都自己打车回家,傅成送自己老板,等于是各回各家。
这事情可比迪士尼的千年屎精有趣多了,堪称是文艺界最大八卦之一。
按照他们设计,林海文如果给面子,自然有约定俗成的话术——也不需要承认,只需要模棱两可地说出自己的条件,迪士尼完成之后,这边把臭味撤掉,交易就成了。
两女各回各家,林海文……独守空闺?
倒是当事人本人,一派风平浪静。
http://www.hetushu.com个走法。
迪士尼能发动的能量,远远超过了林海文的想象,多年来,因为林海文的克制,虽然他还是相当凶猛,但并没有遇到太多来自权力者的挑战——可是迪士尼让他头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权力的威力。
女拳们则气愤抨击,都21世纪了,强大的男人还是可以让女人放弃自尊,共侍一夫,简直是人间惨剧。
“……主要是希望跟您谈一下迪士尼的事情。”
祁卉作为一直陪着林海文的人,对他的转变还是很有感受的,第二届黄帝杯闭幕式的时候,林海文就不太给官面上面子了,这一回尤其坐实了他的变化。地位不同,心态不同,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就不同了,对林海文来说,确实,他在这个国家已经能拥有大多数人无法获得的自由度。
最后就是各种莫名其妙的人物了,自报家门的时候,头衔都非常吓人,制式“我是XXX,在XXX部门工作,主要是跟您谈和_图_书一下……”
开始的时候都是来自文联、作协、美术家协会这些直接关联的系统——但这些系统基本上对林海文是没有效果的。
三人就这么阴差阳错地遇上了。
“为你的无所谓举杯。”
“新欢旧爱,林海文左右逢源”——这种街头小报的标题在各种自媒体里层出不穷。
说起来,要不是这么一回事,林海文也没料到,国内这些大人物对这些灵异问题的接受度,原来是这么高的——按照他的想象,如此“荒谬”的事情,应该不会有什么人甘当说客的,怪道那些什么气功大师能被高官富豪明星追捧。
早得到消息,蹲守在此的狗仔,见到这一幕都傻眼了,这是什么展开方式?
“也不太清楚,说是老病复发,应该还好吧。”
“……这件事情关系到……外资……外交……地方经济……”
两个女人直溜溜地盯着林海文。
网络上更是群情汹汹。
林海文跟楚薇薇被拍到同游京城……然后晚上,又加上了hetushu.com祁卉,三人共进晚餐。
呃……
一句无所谓,多么不容易。
楚薇薇回国,任务跟林海文直接相关——路透社有一个年度权力人物评选,楚薇薇今年首度进入评选编辑行列。对于这些权力人物,是不可能按照领域来划分的,不是说楚薇薇是做战地的,就不能做文化艺术领域。到这种情况,基本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谁能联系上就谁上。楚薇薇跟林海文的绯色新闻,哪怕在西方,也是相当引人注目的。本世纪最具才华的画家,跟美艳普利策奖得主之间的绯闻,是能上头条的。她也就当仁不让了。
吃瓜群众大喊666。
楚薇薇打车回酒店,林海文送祁卉,然后,嗯嗯嗯?
接着就是来自中河、文化口的体系内人物——这些主管部门一般来说是有求于林海文,而不是林海文对他们有所求,所以威力还是很有限的。
但林海文不配合,那就再也休提。
三个人喝着酒聊着天儿,气氛挺好,但是一直到结束出门的时候,就和*图*书尴尬了。
但是一直以来都比较“懂事儿”的林海文,这回却相当厉害。
祁卉则是返回京城休息——《花样年华》剧组开机之后,一直还比较顺利,但是因为田呈宗年纪比较大了,最近身体不舒服,副导演接手拍了几天已经拍不下去了,所以放了假休息几天。
“哦,你好,我是林海文,没有部门。”
比想象中的修罗场要好一点,尤其是祁卉,她发现分手真是个正确的决定,以前她有正室心态,面对楚薇薇总有一种防守义务。现在这种义务没有了,反倒是有一种大家都一样,谁也没比谁更牛叉的感觉。
“噢,很重要的事情,那,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啊?”
这两位都是跟他非常亲密的人了,瞒天瞒地,却没必要把他们瞒的密不透风。
祁卉先回家,林海文送楚薇薇回酒店,然后,嗯嗯嗯?
“压力大也好,不大也好,都无所谓了。”林海文摇摇头:“都21世纪了,要是连我这样的,都需要战战兢兢,我还不如早点走人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