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98章 新计划

“那人家可以不去啊,再说了,只有你才这么阴暗。”
歌剧这种艺术形式,对于华国人来说,局限性和戏曲是极其相似的——绝大多数的歌剧作品都是以意大利语来表演的,剩下的大概就是法语,连国际语言英语都没什么地位。所以华国人唱歌剧的,追求的一般都是一个字:像。
“你说什么?”谭云秋觉得自己可能耳朵坏了。
几位主演都相当知名,林海文也不是政要,见面的氛围比较轻松,大家谈谈《茶花女》,聊聊艺术啥的,倒是饰演女主角维奥莉塔的拉菲·科斯,表现的有点不堪——这位据说是B角,A角没来成。
《奥赛罗》作为最著名的一出歌剧,谭云秋确定自己不可能听不出来,林海文明明说的是《图兰朵》,图兰朵并不是意大利语——它是蒙古语里头“温暖”的意思,谭云秋不通蒙语,自然也不知道意思。
相当尴尬的沉默。
置一时之气不如让林海文下不来台。
……
林海文突然用流利的意大利语插了一句嘴——刚才他们都用英语交流。
“……图兰朵?”
水准确实不错。
“……行了。”
谭云秋作为国内相当知名的歌剧演员,在国家歌剧院也是一等一的独唱演员,尤其是演唱了《我爱你,华国》之后,更有家喻户晓的感觉。但她追求歌剧上的进步,到了一定程度上,还是要来欧洲进修。
“好像是有这个行程,巴别塔主席会招待我们。”
我信了你的www.hetushu.com邪哦!
“好吧。”
“所以你是来听戏的?顺道看看我?”
当夜,巴别塔果然招待几位贵宾,在威尼斯凤凰剧院听了一出《茶花女》。
“你在这边唱什么,《图兰朵》么?”
“……”
“呵呵,经典总是需要时间的,我相信华国的艺术作品也是如此。”亚历山大不得不出来挽尊。
疯了!
“您是什么意思?”
交谈从这里开始就变得不是那么美好了,表演结束之后,林海文才突然发现,原来意大利也有这个习惯,就是贵宾跟演职人员见面啥的。
“您说什么?”
沉默。
林海文眨眨眼,原来《图兰朵》是没有的么?林海文才反应过来——似乎《一千零一夜》中的这个元朝公主的故事并不存在,自然普契尼也就无所谓根据这个童话,写一出歌剧出来了。
呵呵呵……
“啊?”
“噢。”林海文顿了顿,“那,要不要我帮帮你们?”
如林海文自己所说,今天几乎所有的意大利歌剧名作都诞生于十九世纪,二百年时间,几乎没有新经典诞生——这固然是因为欧洲艺术中心离开了罗马、佛罗伦萨和威尼斯,最优秀的欧洲人都不再以意大利语为创作语言。但毫无疑问,一部经典歌剧的诞生,仍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“亚历山大对林先生的博学还不太了解。”
所有在场的意大利人都反应过来,暗暗叫好,拉菲·科斯甚至还补了一句:“不知道和-图-书什么时候能够看到您的作品呢?”
“我有什么可阴暗的,我一直风光,当初没有我风光的,现在只能是更不如我。”林海文嘚瑟了一下:“我都不去同学聚会的,就怕万众瞩目,风头太过,让他们回家之后,午夜梦回一阵失落,多难受?”
……
言下之意:少说两句吧!!
“哎,对了,之前我说《奥赛罗》的时候,你听成了什么来着?”
林海文对歌剧不太熟悉,作为一个随身携带翻译器的神仙人物,他听歌剧其实没有什么语言障碍,单纯是美学认同的问题——相对来说他更愿意听京剧来着。
她狐疑地看着林海文。
这话倒不是假的,在林海文上辈子,世界十大歌剧中,仅有《图兰朵》和《蝴蝶夫人》是20世纪的作品,其余《卡门》《奥赛罗》等等都是十九世纪的作品——而偏偏,图兰朵是华国题材,而蝴蝶夫人则是鬼子题材。在这个时空都没有诞生出来。
“好吧。”谭云秋看他一副就是你听错了的样子,也没办法:“对了,威尼斯歌剧院要唱《茶花女》,你是不是要去听?”
这是个聪明人。
首先说话的并不是亚历山大,也不是拉菲·科斯,而是男主角阿尔贝罗——一位相当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:“我也有幸看过您的歌唱表演,尤其是多明戈介绍了您之后,如果您可以创作出媲美景点的歌剧作品,我相信所有歌剧演员都会感谢您的。”
“哦对,和*图*书好的,我决定了,歌剧的名字就叫《图兰朵》!”
“我说我要谱一部歌剧,要媲美《卡门》《奥赛罗》,怎么?”林海文挑眉,轻松地问她:“到时候让你唱主角,高兴吧?放心吧,跟着我有肉吃。”
“但现在,你的同学们都比不过你了,是不是?”林海文笑着问她:“过瘾吧?你特喜欢参加同学聚会吧,看着那些个曾经比你风光的,一个个都不如你了。”
“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”谭云秋揉揉眉心:“不过当年我在学校念书的时候,也差不多,比不上那些天赋特别好的,一到排戏,老师就把我到处乱塞。”
显然,欧洲人并没有给这位华国著名歌唱家很好的印象。
“要我带带你么?给人找人签个名什么的。”
一方水土一方人。
像一个欧洲演员的表现力。
“听戏……说得好像敲锣打鼓一样。”谭云秋翻了个白眼:“正好有这个机会,我就听一听,几位主演都很大牌的,机会挺难得的。”
她倒是没敢在林海文面前说什么,不过隐隐约约的白眼总是隐藏不住——尤其论及华国歌剧的时候,显然是一位艺术民粹分子。
几位意大利歌剧演员都有些尴尬。
“哦呵呵,我没有别的意思啊,这位女士说你们已经很努力很进取了,但还是写不出好的作品来,我就建议一下,要不我来帮你们写一本?”
林海文一直微笑听着。
“什么?图兰朵是什么?”
“好啊!”
“…hetushu.com…噢,我说的是《奥赛罗》?”
“没事儿。”林海文宽容地笑笑:“我对自己的博学程度,有时候都不太了解,太博学就是这一点不好。”
“歌剧作品并不是那么容易创作的。”拉菲有点忍不住:“虽然意大利也没有写出能够媲美《卡门》的经典作品,但其它地方就更不必说了,从创作上来说,我们意大利人还是很进取的。”
像意大利人的审美。
亚历山大还是比较客气的,觉得林海文可能不太听得懂,整个过程都时不时给他介绍一下,一会说《茶花女》的背景,原著作者小仲马,他有个爹叫大仲马,写了《基督山伯爵》和《三个火枪手》等等。歌剧作者威尔第,是意大利最牛叉最牛叉的作曲家。
然后《茶花女》这个故事,讲的是一个交际花大美妞跟一个矫情作家之间的故事,因为作家他爹非常恶毒,让两人之间产生了误会,最后没能在一起,大美妞还死掉了,死掉之前又祝福作家找到一个更好更配得上他的美妞——可以说很圣母了。
倒是巴别塔主席在经历了摊位事故之后,变得有点主动,他隔着林海文,用意大利语跟亚历山大介绍了一下:“您可能不太清楚,林海文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男高音歌唱家,被誉为东方的帕瓦罗蒂,他在华国和美国演唱过自己创作的《黄河大合唱》,无论在表演还是在创作上,都非常优秀。我想,他对《茶花女》这样的不休名作,一定不会陌生的。”
“当然和*图*书,在华国它也是非常知名的剧作。”
像意大利语的口音。
绝非林海文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。
谭云秋既然已经开口抱怨,也就没忍着,从导演、顾问对她的轻视态度,从合作演员的桀骜,从角色被随意左右……总之是很不开心。
尴尬!
林海文一点也不担心,反正谭云秋啥也不知道。
“嗯……不需要太久吧应该,不是特别为难的事情。”林海文云淡风轻:“等我回国之后,我会让我的伙伴带来给你们的——她也是一位优秀的歌剧演员。”
“如果你要听一出高水准的歌剧,只有在意大利才可以做到。”说话的是威尼斯市政府主管文化交流的官员亚历山大。林海文对他的话倒是没有什么不满,听京剧你还得到华国的,听歌剧到意大利再正常不过了。
“……是,是的。”
“……谢了,不至于。”
谭云秋了然:“双年展开幕的时候,歌剧院一般都会有大剧上演——《茶花女》首演就是在这里哦,算是保留剧目了。我一想你肯定也是要受邀的。”
林海文瞥了她一眼,貌似疑惑地问了一句:“你们的歌剧名作似乎都出自一百多年前,难道20世纪以来,都没有人写出过新的不朽作品么?”
林海文了然点头:“倒也是,在我的创作面世之前,我们国家的古诗词也有一段沉寂的时间,没什么有影响力的作品。但我还是觉得我们这些现代人,也不可以总是用时间来做借口,要努力啊。”
越像的,一定就是越好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