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97章 威尼斯双年展(2)

“……”他的同伴也相当无语,“戴维,我觉得我们还是安分守己一点,好么?詹姆已经进医院了,我希望你不要再出幺蛾子了。”
一切都是命啊!
要么如草泥马一样的狂奔在艺术道路上,要么就是在骂人、欺负人,和嘚瑟的日常休闲时间。
“西班牙、意大利、法国……让我们追随林海文的艺术灵感脚步,探寻油画的前世今生。欧洲十日游倾情打折,只要39998,双人游更有折上折!”
“一个亿?林海文8000万美金的拍卖纪录,是否会在《父亲》上被打破?”
“‘米勒’的《父亲》和林海文《父亲》——它们都出自于林海文之手”
林海文跟他的学生朋友们,在欧洲的大众媒体和艺术媒体上,也来了一次集体亮相。
“今天的威尼斯因巨匠驾临而蓬荜生辉”
第二天:甘霖娘咧。
如果林海文在这里,一定会感叹无巧不成书——原来河边的卷发鬼佬也是他们一伙的。
关于艺术http://m.hetushu.com的,关于影响的,关于美金欧元的,各种正道小道,水道旱道的消息,将靴子过和欧罗巴大陆搅动的热闹非凡。
尤其国际青年油画展正在紧锣密锣地筹备,美国古典主义美术协会也是要抓住机会赶紧宣传一波——林海文现在基本上扛起了古典主义的大旗,他飘得越高,古典主义重燃热火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当然更多的内容还是聚焦在林海文身上。
在一片笑声里,美国佬也只有灰溜溜地走远,才嘀嘀咕咕:“一帮落后时代的老古董,我就根本不应该来威尼斯。”
“我跟詹姆那个蠢货是一样的么?”戴维想起詹姆,突然心情就好了一点:“那个蠢货被人做成了麻辣鸟,居然都不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大力水手本身就是美国动画片。
央美蒋院长的弟子竺宇就更加复杂一点,他知道鹿丹泽是林海文的学长,更知道何思寒是天美的老师,都并不是林海文的弟www.hetushu.com子——换而言之,如果当初他不是手贱发了条短信,或者至少那条短信没发错到林海文手机上,说不一定他还真有机会加入恶人谷呢!
“我是林海文,我在威尼斯被绑架了……回来送你一幅我的作品,价值5亿元。帐号:3838383838438”
“华国油画家领航‘西洋画’”
所以相对来说,还是一帮年轻人对恶人谷画派的王鹏等人更加羡慕嫉妒恨一点。
“玛德,老子也很凶恶的,恶龙咆哮,嗷呜,嗷呜,嗷呜嗷呜……为啥我就进不去恶人谷啊,真是老天不公。”
人家眼瞅着就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了,他还在给一年级的小兔崽子介绍林海文的央美时光——有啥可介绍的,林海文的央美时光基本上只有两条主线。
林海文一行人离开摊位之后,围着看热闹的人也没走,而是进了摊位,经过那个美国佬的时候,有几个欧洲大哥给他秀了秀肱二头肌:“吃菠菜,还可以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做大力水手!”
在华国,那就更是不用说了,各种新闻、科普、总结、盘点、预测,就汇成一句话——牛哔啊牛哔啊,牛!哔!啊!!
当然,隔着大西洋的美国,还有华国本身,也是不甘落后的。
“古典主义新进步的真正标志——肖像画《父亲》赏析”
“在水城惊艳欧洲——林海文艺术之旅大盘点”
林海文作为一个优秀的,甚至是卓越的艺术教育者,这一点似乎也不是秘密,但当我看见这些年轻的恶人谷画派画家的时候,依然要为之感叹。他们必然天分十足,也幸运十足,或许,来自东方,来自华国的这些年轻人,会跟他们的老师一样,在未来不久的时候,会被更多欧洲艺术爱好者认识并喜爱。”
威尼斯。
这个名字来源于林海文位于华国京城的画室名称,至于他为什么会给自己的画室取这样的一个名字,他本人并未公开回应过,但这似乎跟他本人的行事风格有一点关系,很多人都http://www.hetushu.com知道,林海文在公共议论领域非常大胆和直接,在许多人看来,很有‘恶人’的意味。
“威尼斯双年展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具有震撼力和吸引力”
一场双年展,热热闹闹,一如想象中那样,除了给林海文又刷了一层金光,就是宣传了一下国际青年油画展——也算是符合之前的预期。
“百年老店威尼斯双年展有多牛?”
不过他们的影响力还是有限,更局限在美术领域内,反而是林海文自带热点,吸引了NBC等几家大媒体的追踪。
……
……
一向更关注严肃议题的大众媒体《新闻报》,比较罕见地刊登了几篇相关的评论,其中一篇来自意大利的一位艺术观察家:
“欧洲人怎么看林海文?结果让人震惊!”
“哈哈。”林海文笑着摇头,不过他看着谭云秋有点郁气:“怎么,工作不顺利啊?”
第一条:哇,厉害厉害。
这是“恶人谷画派”头一次在欧洲大陆广为流传。
林海文在国内风光已经是常态了,尤其是m.hetushu.com《画室的窗外和黑龙潭》在美国拍出8000万美金之后,基本上很多都淡漠了——震惊阈值被磨练的太高。
“澳门葡京……”
“嗯,这不是顺道么,就来看看你,满意大利都是你的新闻,在哪儿都躲不过,以后你问起怎么不来,我连借口都没有。”
“你在意大利有表演啊?”对于突然来捧场的谭云秋,林海文挺意外的。
“威尼斯为林海文疯狂”
“……唉”谭云秋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隐瞒林海文:“谁让歌剧这东西不是咱们的呢,要知道当初就学唱戏算了,也不用受这些鸟气。”
当然,这个名字并不影响那些年轻人的才华。我在他们的摊位上流连了近三个小时,七个画家和一个雕塑家,都拥有相当不俗的艺术水准,再考虑到他们如此年轻,集中度如此高,我们可以想象那有多难得。
“双年展上的小插曲,让我们看见了一群优秀的年轻画家——他们都是林海文的弟子,来自于一个林海文命名的画派,它有个奇怪的名字,恶人谷画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