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95章 威尼斯双年展(1)

“你是没在,那天我们一起拆开包装,看到那两幅《父亲》的时候,现场可安静了。”王鹏说起来都乐:“先是写实那幅,大家都惊呆了,这么典型的米勒、库尔贝写实风格,简直像是两位大师复生——有一位还说是不是俞妃老师的,进步这么大,哈哈。结果等后面拆开另一幅《父亲》的时候,两幅放一块,他们看了半天,才相信都是您的作品。”
嘚吧嘚一大串,一点意大利男人的塞克西都没有看见。
“老师,这位是迭戈·安东尼奥,是威尼斯美术学院的工作人员,负责你在威尼斯期间的行程,这两天你想去哪边逛逛,他也可以给你做导游。”
“……还年轻,所以时间线比较短,风格交叉就比较多,可能不够直观,我也觉得这么安排不错——另外一个主要的点,他们可能是希望强调一下您威尼斯画派时期的作品,这个也是人之常情……”
林海文看过《断背山》么?
林海文这边刚和-图-书关上窗户,就有人敲门——是双年展的员工,组委会派给他的,意大利佬也是很到位的,只要你地位到了,该做的人家一点不会少,各种专人伺候着。
那个时代的美国佬。
不只是他,恶人谷门下几位,都来了,林海文亲自出面联系了一个位置不错的摊位,七八个人挤在里头,一共二三十幅作品,不够体面,但是够艺术。
撒尿的这个鬼佬长得非常鬼佬。
尽管很写实,但作为林海文的作品,它理所当然还是有林海文风格的,尤其笔触这种东西更是很固定,否则鉴定这一行也就无所谓存在了。
王鹏早来几天负责跟组委会对接展品和布展,迭戈这两天也都跟着他跑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林海文,很激动。
王鹏这次也是来参加了,倒不是要刷什么名气,所以他们也没有争取进国家馆,而是自己摆了个摊儿,主要还是交流——能拿出来让人看,就是一个历练,尤其是双年www.hetushu.com展这样的场合,懂行的还是不少的。
逛了一个多小时,迭戈离开,林海文跟王鹏回去又商量了一阵。第二天王鹏去接到鹿丹泽、唐城他们,恶人谷一帮人在威尼斯总算聚齐,走在威尼斯并不宽阔的大街上,气势颇为浩荡。
九星连珠,打在了洋鸟上,然后施施然关上了窗户。
这么美妙的景致就让鬼佬给破坏了,林海文忍得了么?忍不了!他这些年从恶人谷兑换了不少小东西,都不痛不痒的,每次更新遇到了就兑换出来,也就是一两万的样子,现在他名满天下,全世界范围内,每天都有人骂他,所以他也算美滋滋的有了一定的固定工资,这么一两万的恶人值早就不放在眼里。
“说起国家馆,他们倒是打算请我去揭幕来着。”
“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去看看。”迭戈也蛮八卦的,见到河边有些人围在一起,也凑过去看,结果回来的时候一脸意味深长:“有http://www.hetushu.com人受伤了。”
……
说起来,王鹏还挺骄傲的,华国人骨子里有一种“沾光”心态,所以全国会出现好几个什么黄帝故里,什么华夏祖庭,甚至连什么名人的坟墓都要争一争。那么威尼斯希望强调一下林海文跟这里的关系,自然也就好理解了,无非是“与有荣焉”四个字。
威尼斯美院在欧洲也算得上很不错的了,建校二百多年,缇香、乔尔乔内等大师都曾求学于此,底蕴十分深沉。造价上位处威尼斯,自然而然是威尼斯双年展的半个主家,他们派人来搞接待工作也很正常。
王鹏赶过来,顺道带他一起见见正主。
林海文听了一阵,他们就走到一个挺眼熟的地方。
黄毛卷起,鼻梁尖如鹰钩,皮肤白的惨兮兮的,还一脸斑点,穿着灯芯绒的衬衫和牛仔裤——简直像是《断背山》
“您去么?”
这次国家馆也是对外交流协会的一位副会长带队,颇有几个重量级的人物——所和图书以即便王鹏去争取也不一定争取的到。国家似乎也是打算借着林海文的光,动作大一点,基本把几位在油画、装置上有国际知名度的中坚人物都给请来了,除了常硕、程逸飞等寥寥几位已成大师的之外。
迭戈提议带林海文在周边转转,威尼斯不大,到处是景,也不必跑的特别远。
“说起来跟华国还有点关系呢。”似乎是觉得林海文并不反感,他又多了一句嘴:“他们说那人身上有一股华国餐馆的味道。”
结果一进门,王鹏就看到老师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笑意,身上不知道怎么就有点发冷。
向导迭戈一直很有眼色,听他们交流开始慢下来,才开口跟林海文介绍周边的建筑风格。
“两幅《父亲》都作为主展作品,其它的总体上以风格划分,兼顾时间线。”王鹏说了一下主要思想:“考虑你还——”
林海文正好跟王鹏交流一下布展的事情,就点头应下。
从小道具里扒拉出来一个。
“你自己那边呢?”
和*图*书不是么,还是麻辣味儿的,正宗。
“嗯?掉进河里了?”王鹏挺好奇的,这会儿温度并不是很高啊。
迭戈摇摇头,挤眉弄眼的:“好像是那里受伤了,看着挺痛苦的。”
“不一定。”林海文摇摇头,倒不是他要摆架子,而是时间上不太巧合,他在主展馆的开始时间似乎是跟国家馆差不多——一般来说国家馆是不搞什么揭幕活动的:“不过这也不重要。”
“麻辣味的弹弓”——来自于恶人谷清风客栈老板娘龙飘飘的小儿子,弹丸浸泡了清风客栈蜜汁麻辣辣油。
边说还边看林海文,生怕他觉得这话题不够庄重——亚洲人总是很古板的嘛。
当然,上辈子。
连绵惨叫就从遥远距离传来,分外动听和绵长。
林海文恍然大悟,怪不得觉得这里挺眼熟的,可不就是他从酒店窗户看到的那块地方么?至于受伤的,肯定就是那个被九星连珠击中的卷毛老外了。
“也差不多了,我们没进国家馆嘛,比较简单一点。”
“还活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