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88章 过年啦

林海文服了,顶着一头鸡窝开门。
“……”
一个音频一张图,配了文字:
林海文翻了一会儿,越发生无可恋,他想了想,爬起来,把脑袋钻出房门,吼:“姓梁的,你言而无信,食言而肥,背信弃义,你就承受良心上的无边谴责吧。”
“屁屁真的清凉凉的么,好想摸一摸。”
孩子大了,管不了了。
“过奖过奖。”
“良心?姓梁的?我本家啊,谴责谁也不会谴责我啊。”
“……”林海文眨眨眼,看着这一锅白粥,四五个小菜,有点理解不能。
“那没办法啊,我这种老实人,不如你牙尖嘴利,再者说了,我也管不住你啊唉,所以只好想点小办法,还不起床的话,我就发微博上去了啊。”
“啊?”
“也就是林妈妈有这个胆儿了。”
比如这个合作的出版社啊,杂志社啊,还有一些文坛好友之类的,毕竟林作栋不仅仅是个知名作家,他还是林海文的老子,林海文那里打不通电话,有路子的就能和图书给林作栋打啊,拜个年之后来一句,也给海文先生拜个年啊,哈哈哈——哈你个头,林作栋挂电话的时候一般是这么个心情。
梁雪有个“天下风云”的微博,有十好几万粉丝,当然,大家也都知道那也是林海文的妈妈。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林作栋先生非常恰到好处的,语气里带着一丝打抱不平的赶脚,质问林海文:“你是说你妈忙一早上就忙出这点菜来,手脚太慢啊?乱弹琴,大年初一不得收拾收拾迎接新一年?你妈辛辛苦苦忙一早上,你不说帮忙吧也就算了,你居然还要质疑她,哎呀,我都看不过眼了。”
“你爸那个傻子,昨晚接电话接到两点多,这会儿还没醒呢。”
“给大家拜个年啊。”
“……”
在厨房忙活的梁雪,差点把锅铲给吓掉了。
这种儿子,能管得了么?管不住了啊,梁雪不禁为自己掬一把同情泪。
“哈哈哈,一下子都没认出来,这是哪位啊。”
好不容易和图书轰隆隆炸完,林海文还想去补个觉,经过梁雪的时候,发现她的眼睛里发出了诡异的光——心下不妙,睡意都散掉了个七七八八。等他躺回去,心里默念着不要不要,一边打开微博。
——“咦~~~”
音频是关于屁屁是不是清凉的讨论,图是他头顶鸡窝的帅照——苍天啊,林海文一头栽进被窝里,好半天才缓过来。
林海文的房门被噔噔噔地敲响了,看了下时间,七点半——太早了。
“……我就是说实话而已。”
“我觉得接下来这一整年,我恐怕得是个傻子了,初一早上就笑成傻比2333”
林海文切了一声:“生存的智慧吧?你是不是觉得我妈脾气不好?容易生气?已经更年期了,所以才在言语里极尽讨好,小心翼翼?我是真看不过眼,你这个态度不对,我妈年轻貌美,气质无双,不需要你这么胆战心惊地伺候着,好像面对个恐龙一样。”
果不其然,梁雪还是发出去了。
“没有。”林和*图*书海文闷在被子里吼回去:“屁@股还是清凉凉的。”
“你一早上在忙什么呢?”面对有点低气压的梁雪,林海文一边小心翼翼喝粥一边奇怪,他们家一般是用不着准备太多年货的,因为没什么亲戚:“叮叮咚咚的,一大早就起来了。”
梁雪冷眼看着这对父子的表演,直到两人都讪讪停住,才一翻白眼:“人家老冯早就起来了,连启泰他儿子都起来了,我看整个临川市就你们俩睡到现在了。”
不是个个都如林海文这般潇洒的,接几个打几个,就踏踏实实过年了。林作栋比不了他,他要打的电话不一定多,但是要接的就很不少。
——“层主是男的,终结本楼。”
十点的钟声敲过之后,林海文和林作栋分别从房间里出来——发现梁雪的早餐居然是刚做好的,白粥热气腾腾,火候正好,小菜整整齐齐,凉热俱全。
“你觉得你这个心机,写个宫斗什么的,不在话下啊。”
大早上的,六十四响的烟花箱子http://m.hetushu.com,一连炸了三个,整个妙峰山别墅区,这么俗气的也没几家。
“……你居然录音?”
“做早饭啊,跟你们一样,睡到日山三竿,大年初一就喝西北风?”
任劳任怨地跑出去点炮。
咔嚓。
梁雪举着个不锈钢的勺子,围着围裙,一手拿着手机:“赶紧去点开门炮,我就不发。”
“你好毒啊。”
华国去年第一次将月球车送上月球表面,车上的四幅图案,其中一个就是林海文的《飞天升佛图》——主要是飞天的寓意很好,遴选了好几个月,选出来林海文这一幅画。
林海文嘴巴张成了一个O字:“林先生,你别写童话了吧,新一年。”
“还不起床?太阳都晒屁@股了。”
“亲生的,不用怀疑了。”
所以他是真上了天的。
林海文翻一白眼:“我爸呢?他为啥不去点炮啊?”
两家的家长都很有默契地没说他们两个的事情。
所以他也算是给林海文挡事儿,林海文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去把他弄起来—和*图*书—心善啊,这样的好儿子,满世界都找不见了。
大年初一的早上,其实活跃人口并不多,昨晚上不管是看不看春晚的,都睡得很晚,看得人要等零点,不看的人也要保证及时吐槽——但梁雪微博下面,却是一片人山人海,彩旗招展。
大年初一。
梁雪跟林作栋在大年夜叹了俩小时的气,说儿子太有本事也不好,如果是一般人家,像她这样打拼一份家业下来的老母亲,在家里不说一言九鼎吧,至少也是大家捧着的老封君了。可是奈何呢,儿子的事业是她的几百倍,还是个牛上月亮的大艺术家——这是实指,不是虚指。
门外顿了顿,过了一小会儿,林海文就听到了母子俩的声音:“还不起床,太阳都晒屁@股了。没有,屁@股还是清凉凉滴。”
“哈哈,正好配个图。”
——“啧啧~~”
“要说这下手狠的,还得是自己老娘。”
主要是不好管啊。
“……”林作栋对自己表现的太积极,有点后悔,这个死儿子,不好对付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