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81章 曜变天目解决方案

“三十七。”
不过小众也有真爱,这些真爱里也包括当时在华国学习的一些扶桑人,口味都比较独特,为了迎合这些小众爱好者,就有一个烧瓷师傅,半是巧合半是摸索的,弄出耀变几率更高的一个窑口来,也就那一个,别的试过都不成,所以产量本身就极少,在国内又一直都是小众的不得了,没什么人花心思注意,留下来的就更少。
凌鸣狐疑地看了一眼林海文,又继续看下去。发现这份东西跟凌瓷、汝瓷那些都不一样,不是一步一步的步骤,而是包含了釉色配方、窑口建造、烧制操作流程及小贴士等等在内的系统解决方案。
“他自己一定要来,说幸好这过年还有几天功夫,他就算过不去这个年关,也算没有遗憾了。”
艺术公司那边,俞鸿、谢俊,还有颜助理,电话这两天被打的都要离家出走了。
华旅协会的那一批。
林海文一幅画8000万美金,就算新作可能不如《黑龙潭》那么有意义,但至少也是三四千万美金级别。哪儿来那么多人买得起啊。
美协,蒋和胜等人。
“……”
“你等一等啊。”林海文转身进和-图-书了房间,过了不多一会儿,就拿着几张纸出来了。
不过在陆冬带着窦老头上门之前,凌鸣先火急火燎地来了。
所以真是奇怪。
详细到凌鸣怀疑,根本用不着试制了,造起来就能烧。
看过了凌鸣PAD里这些新闻,林海文颇为困惑:“这些扶桑媒体这么搞,一点都不怕丢人哦?”
林海文带着一堆恶人值,还有一个啵回国了。
还有就是陆冬。
“扶桑国宝陶瓷匠人,天目耀变大突破。”
“屁啊。”林海文撇撇嘴:“根据第三十六代南海瓷王——”
“油画的成功,瓷器的突破,亚洲的世纪不断出现新的标志,而这一过程中,最重要的是区域内的最大国家要放开心胸,尊重其他国家,尤其是文化领域,尽管是拥有几千年历史的古老国家,但也不能轻易忽视在文化上有重要成就的扶桑。林海文在天目耀变瓷上的落后,就是一个重要的例子。”
“你明天就可以过来。”林海文一边看着芮明月的画,一边跟陆冬通话:“对,老爷子也要来?你来看看,然后给他送去也行啊。”
我给你的,就是原来那窑口和图书的布置方案。”
久而久之,恶人谷里也就存了不少东西,一直用不上。除此之外,也有一些保命的、杀手锏之类的兑换品,需要留在关键时刻使用,暂时也都没有用上。
“我觉着也是。”陆冬语气里相当荒诞:“你都不知道,这么喊的老头老太太多了去了,一天天寻死觅活的。可是窦老头的段数那真不一般,不知道比普通人高到哪里去,他怎么跟家里人说的,我们也都不完全清楚。但事实就是,老窦家现在已经不一样,他儿女,孙子辈儿的,隔三岔五就回去看他,生怕他真的嘎嘣脆见不着了。所以他现在是乐在其中,津津有味,一时半会估计是没够。”
尽管知道自己可能得不到答案,但凌鸣依旧没忍住问出来,实在是忍不住啊,扶桑那么欢天喜地的,结果林海文到卧室打了个转,就把如此详细的方案拿出来了。
“好。”
“扶桑那个尾气最近在天目耀变瓷上,据说取得了很大的突破。”凌鸣一脸的凝重:“这几天已经有好多人给我递话了,特别是在扶桑的很多华国人,找不到你本人,就往盛世陶瓷打电话,一个一个www.hetushu.com急的跟自己家事情似的,怕跟你一起丢人。那个尾气研究了二三十年,真要出来了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啊,你有没有联系上三十七代南海瓷王啊?”
“华国人果然是有钱了啊。”
凌鸣张着嘴,跟个老年痴呆一样。
尤其是林海文的《黑龙潭》在纽约拍出8000万天价之后,扶桑的大量报道中,也会夹杂一句:“尽管在油画上取得了重要的突破,为亚裔艺术家开创了新纪录,但对于曾经放话要在尾崎君之前,重现扶桑国宝天目耀变瓷器的林桑来说,可能将不得不面临难堪的失败。”
解决方案?
连同共社、经产新闻、日昭新闻这些扶桑大媒体都连番报道了,可见这事儿在扶桑国内有多大的波澜。
“这不是吧?”
“……你该不会能跟几百年前的老鬼交。”
“不是啥?这就是啊。”林海文递给了他。文档最上头一行字:曜变天目解决方案。
林海文放下电话,他走之前,两幅《父亲》都送去装裱了,是王鹏去拿回来的。要说他现在一举一动真的是不得了,以前装裱画还能瞒得住,这会儿在空前的挖掘力度http://www.hetushu.com下,他有两幅新作在装裱的消息,已经传出去了。
他收到的还不只是这些消息,还有大量扶桑国内的新闻报道,国内转载的不多,他大部分都是扶桑国内的华国人给他找的——玛德,特别全,被气了个整。
“大幅超越华国林海文,尾崎君离复刻天目耀变国宝,只差最后一步。”
迪士尼的。
林海文不逗他了,他点开了恶人谷的界面,兑换物品“未使用”一栏里,已经有好几十样东西了——这是恶人谷的兑换机制决定的,兑换一样,就会刷新一批。尽管恶人谷现在很贴心,往往需要什么就会出现什么,相当智能。但很多时候还是需要刷新几次,才能找到需要的兑换品。
林海文笑着摇头,这算个好事,他也没话讲。
“你怎么来的?为啥这个这么详细?因为比较珍贵?”
“扶桑大领先,超越华国林海文和凌鸣。”
“成功率会有一个显著提高,而且天目釉色会更加放开多变。”
“我说丢人的是你,你放话要比人家快,结果人家大突破了,你还没个影儿呢,是不是找不到南海瓷王了?要不要去南海转转?现在好像开通游轮游了,三天hetushu.com四夜什么的。”
“……演上瘾了呀?”
要见他的人排着队呢。
“难道他们——不算人?”林海文试探着问道,以前不知道凌鸣是个民族沙文主义者啊。
就算俞妃也是国内名宿,但俞鸿还是被这么狂暴的土豪泥石流给吓一大跳。
“啊?三十七代?噢,你是三十八代,忘了。”
凌鸣明显想要宰了他。
“这样就可以烧出来了?”
“……是第三十七代南海瓷王他师傅跟他说的,不就是三十六代?”林海文反正胡说八道有理:“这位三十六前辈说呢,他师傅,的师傅,的师傅,的师傅……说过,这天目耀变瓷,为啥少呢,因为它就是个意外,是烧制另一种瓷器的残次品,图案不合格所以没法用,偶尔偶尔烧出来也都砸了,或者给一般人家买去了,所以最早的存世基本没有。
凌鸣觉得自己寿数真的是说不好,说不好啊。
“……谁丢人啊?”
“那就来吧,明天早上十点之后都可以。”
“……你还挺有创意的。”
这方案的详细程度,估计原来窑口的烧瓷人本尊都写不出来,很多点,都是恶人谷加工总结过的呀,那位师傅,基本上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