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76章 先发骂人

但恰好就碰到林海文《盖亚》拍出1250万欧元的时机,当然也就是他跟杰夫·昆斯再度骂架的时候——这导致了会展中心最终放弃了尼斯的作品,转而向一位相对来说要传统一些的雕塑家购买了作品。
恶人值蜂拥而至。
林海文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尼斯的恶人值,一点一点地送过来,心里颇为得意。
所以我说你们是混蛋!各位混蛋,听过之后,你们想必也都非常认可这一点了。”
被林海文点到名字的,诸如杰夫·昆斯、尼斯·塔基,还有特瑞教授,脸色都非常奇特。尤其当身边的人看过来的时候,他们似乎比较困惑,不知道林海文所说的是不是真的,难道是刚才他们走神了,没有听全乎?
林海文独木难支,以常规手段来说,他是没有还手之力的。
杰夫·昆斯是大牌,没什么人敢问他。
似乎一帆风顺的源古典主义,也许会有一些重量级的负面评论了?
来之前林海文hetushu.com还真没有想到,毕竟他刚刚拍出8000万美金的天价,任何一个行业组织邀请他都不意外。不过从杰夫的公开演讲,后来这么多人跟进,他就明白过来。他也相信,这个会议之后,还会有更多的手段和动作。
苏富比的戴蒙都惊呆了,他是真没有想到林海文这么猛的,当面把所有这些重量级人物都给骂了——不过他也有点小小的窃喜,拉里被点名,佳士得那个老东西也没逃过,但他则没有,这显然是林海文给的面子。
问话的人有点尴尬了:“也许他的英语不是很好,所以才会——”
但作为拥有恶人谷的男人,一切就不一样了,他甚至都不想等他们做出那些手段来,今天,眼下,面对这群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,何尝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呢。
这是一次鸿门宴。
他的安保头子觉得今年的冬天格外冷。
等等,类似的动作有很多选择。
因为林海文崛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起之后,多多少少是影响到了这些当代艺术家的生计,尼斯就是其中之一,他原本接下了一个国际大型展览的活儿,由场地方购买他的作品,然后在展览期间展出,之后就保留在展厅里,作为展厅特色之一。
尤其拉里看过来的,那股酸溜溜切愤怒着的眼神。
尼斯听着林海文那标准的美式英语发音,实在无法说服自己,林海文会因为英语不好而听错他的发言。
这样的背景下面,听到林海文说尼斯·塔基“夸奖”他,说他的艺术成就颠覆一个时代,尼斯身边的人就格外不能相信了,这弯儿拐的太急了一点吧?
为什么?我相信所有人在升起惭愧、负疚之心的同时,还是会问这么一句,为什么你们是混蛋,你们混蛋在哪里,你们还有救么?
今天坐在这里的,有很多的画廊,比如拉里先生,也有很多拍卖公司,比如佳士得的布莱切特,当然还有诸如特瑞教授这和_图_书样的评论家,和杰夫,嘿,亲爱的杰夫,是的,你,你还有其他的艺术家,也是现场很大的一个部分……而所有你们这些人,我必须说一句:你们都是混蛋!”
尼斯一脸漠然地看他:“我没有。”
“尼斯,你,你说了么?我怎么——”有人没忍住问他了:“我怎么好像并没有听到。”
唰!
尼斯倒不是说缺了这一笔生意,但这是个很难堪的事情,而且也许不仅仅只有这一次,后面还会陆续有来,那就是个很大的问题。不管说这些买家是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还是确实担心会影响到生意,总之是特别不利的局面。尼斯,包括其他一些同行,会格外强调林海文应该要闭嘴,也就不奇怪了。
他是故意的!
真的很有面子。
却不会允许他把那么多可以卖出好价钱的艺术家给埋了——什么古典艺术,什么当代艺术家,都是王八蛋,只要能赚钱,能养活这么多人,能供应他们奢侈的享受,那就hetushu.com是一颗好蛋。
林海文扯扯嘴角:“混蛋其实还不足以形容各位混蛋的程度,我建议大家可以购买一下我的大作《骂人圣经》,那里头的文字都是我想要跟你们说的。
而尼斯·塔基是老美一位前卫艺术家,将近50岁,他也挺受欢迎,作品价格比较坚挺,不少标榜当代和前卫的机构,都会邀请他去制作一些稀奇古怪的装置——至于他为什么跟林海文这么不对付?
当他面对这些大部分来自美国,当然也有一部分欧洲和其他地区的人,林海文其实感受非常奇特。刚才从杰夫·昆斯开始,这些人或多或少地在暗示他,古典主义需要复兴,他面对的压力有多大——下面坐着的,有绝大部分都将是阻扰者。
甚而他在市面上的一些作品,或许会在某个不太大的拍卖场合中低价成交——以说明市场对林海文并没有那么稳固的追求度。
这个体系不会拒绝多他一个能卖出好价钱的艺术家。
“……”尼斯更冷漠和*图*书了。
“你没有?那林海文他——”
“我再强调一遍,不允许你们继续这么赞美我,我不会干涉你们在内心深处对我表达敬仰,或者别的什么激动情绪,可是不要再公开说出来,尤其不要在公共场合这么说出来,希望你们能够抑制自己的澎湃感情,做到这一点。
第一个,为什么你们是混蛋。过去一百年来,一股浮夸、形而上的风潮,从空想者的脑子里侵蚀到绘画以及艺术当中,原本你们作为这个系统当中方方面面的权力者,应该全力地抵抗这种侵蚀,就像是抵抗法西斯,抵抗扶桑鬼子一样。但你们没有,或者说,更准确一点,你们当了叛徒、投降者,带路党,为了各种各样的图谋和利益,比如美国想要糊弄世界,发展所谓的软实力战略,比如你们想要有更多可供炒作的垃圾制造者……总之你们没有捍卫艺术这块圣地,让它沦为今时今日这样一幅样子,跟纽约肮脏的地铁隧道一样。
我愿意回答你们内心的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