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73章 开搞

恶人值+200,来自纽约拉里·高古轩。
“高古轩的大门一直敞开着,可惜林先生始终没有看见。”拉里摊摊手,表示无奈。
“哦?拉里有什么要说的?”
可以想象,这间画廊的权势之盛。
林海文和戴蒙落座一张圆桌。
杰夫·昆斯是今年年会的演讲者之一,作为一个商业化大艺术家,他也是这个年会最成功的产物之一。
戴蒙憋着笑,刚才他给林海文介绍过,这位世界第一画廊集团的掌门人——拉里·高古轩,可说是艺术世界赫赫有名的人物了,有这样一种说法,被高古轩画廊选中的艺术家,就是成功的艺术家。同样的,能够入选高古轩画廊展览的艺术家,这一权威性跟荣誉,差不多等同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——也就是世界顶级美术馆级别。
整个年会持续时间大约是三到四个小时,毕竟如加斯佩、格哈德这样的老人家,时间太长就撑不住了。
“噢,杰夫·昆斯hetushu.com开始演讲了,安静。”戴蒙没想到,一个不注意,火药味儿就这么重了,他多少觉得林海文太刺儿头了。拉里姿态上虽然高了一点,但他也没必要这么争锋相对,有点笨,不管跟高古轩有没有经纪合作,至少高古轩是非常有资源的,哪怕对林海文这个级别的艺术家,也是有很大效果。林海文不借此机会跟拉里套套近乎也就算了,居然头一次见面就把人给得罪了。
戴蒙几乎要忍不住了,他实在是非常想要笑出来。拉里显然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,前两天的林海文,是一个拍卖纪录1250万欧元或者一亿出头人民币的华国画家,相当牛叉,但还没有坐飞机上天。可是今天的林海文,已经是拍出8000万美金的当代最顶级艺术家——至少在市场价格上。
当然,那个接触也远远没有到拉里这个层级,只是某一间分画廊经理的行为。
……
“……”
艺术m•hetushu•com年会并不是一个,传统的,类似美国式派对的样子,它反而有点像是华国的座谈会——在今年年会开始之前,切贝里就会开始征求意见,遴选人员,被选出来的艺术行业里头不同分工的人,在年会上就会做演讲。不同的主题,不同的切入,然后其他人会发表评论,或者自己的观点。
这里可以创造大艺术家,自然也就可以毁掉一个艺术家——不论你价格到了什么程度,在这里没有任何值得趾高气扬的资格。
拉里一副前辈看后辈,你做得好,做的不错,可以可以的态度,可说是不合时宜了。
“噗。”戴蒙终于还是没忍住:“林先生太幽默了,拉里你会习惯的。”
他们两个人今天是第一次打交道。
拉里的脸色终于僵了一僵。
“……今年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的迹象,我不讳言,今天林海文先生也在现场,作为古典学院派的忠实信徒,林先生以难以想象的天赋和能力,创造hetushu.com了源古典主义的新流派,这是一件好事。艺术发展到今天,近三十年,早已经模糊掉所谓的主流流派。如果说几百年前是古典学院派的主流,一百多年前开始,是抽象表现主义的主流,那么从三十年前开始,就只有一个统称,那就是当代艺术……
林海文了然地点点头:“所以类似杰克逊·波洛克他们的垃圾画,就是在这里被捧上神坛的?你们真让人钦佩,垃圾回收再利用工作,做的这么好,这么成功。”
这意思太明显了。
他的经纪合约就签在了高古轩,很难说他的成功跟这一点没有关系。
不过高古轩有一点,他们是不接纳新手的,换而言之,半成名的,或者已经小有名气的画家,是他们希望去合作的人选——比如阿德里安·戈特利布。
高古轩和林海文当然也有联系,而且高古轩算是比较看得上林海文,当初他的《盖亚》拍出85万欧元的时候,高古轩就有意要签下林海文,m.hetushu.com唯独最后林海文婉拒,签了常硕的布罗画廊——这里面是个自主性的问题,高古轩固然更牛叉,但限制同样也会更多,林海文无意去受那个限制。
偏偏林海文的脾气,又不是个谦虚的。
“拉里,林,不要纠结于称呼了,你们早就应该好好认识一下。”戴蒙还是出头给调和一下,苏富比跟高古轩的合作,当然也是非常密切的,而刚刚他又和林海文缔结合作默契。两边闹起来,他也不愿意看见。
“做得好。”
“……”
“好的,高古轩先生。”
“……”虽然林海文对于老外喜欢说“GOOD-JOB”是了解的,但这么没头没尾的来一句,他还是很懵逼的:“高古轩先生——”
“叫我拉里。”
拉里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习惯,但他觉得林海文太放肆了,似乎认为自己成为当世最高拍卖纪录保持者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?那就太幼稚了:“林先生今天是第一次参加年会,不知道有什么感受么?”
和-图-书果就是——不尴不尬。
演讲从个人的艺术观点开始,当然杰夫毫不避忌地提及市场、价格、商业这些元素,这是不少来宾真正想要听的东西,满场都不再说话,掌声也时不时响起。
林海文笑笑:“我瞎。”
那么之前这个座谈的部分会有差不多二三个小时,剩下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大家可以自由交流,联络一下感情。
“哈哈,好吧,随便你,我只是希望能平易近人一点,如果你喜欢叫高古轩先生,也没问题。”
“呵呵。”拉里晃了晃红酒杯:“这里差不多聚集了整个行业中七八成的精英,你这样的艺术家。戴蒙,拍卖公司;我,画廊,那边还有评论家、媒体、专家教授、艺术基金的老板,当然,还有很多顶级的私人藏家。所有这些人组成了这个行业,也决定一个艺术家的成功和失败,在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大艺术家,往往最初来这里的时候,也不过是个略有名气之人。”
这真是骨头痒啊。
“好的,拉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