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72章 权力盛宴

“你看着可不是这样。”切贝里开了个小玩笑。
全美艺术年会,其实是个闭门的交流会。
评论家不能在《纽约时报》这种级别的媒体上有专栏,都不入眼。
“很高兴见到你,林海文先生。”
“哈哈哈,你太幽默了,请这边来。”切贝里GET到了笑点,侧身把林海文让进去。
“这么明显么?”林海文惊讶问道:“我以为我装地很好。”
“我不认为这有特殊的捷径。”老加斯佩不认为“教”这个字有问题,但按照林海文刚才说的,他不觉得来一个老师,会对源古典主义的学习产生很大的帮助。
油画师之心确实拥有很多冥冥之中的特异能力,不然王鹏他们,也不会进展那么快。
就好像你要造一个房子,只能是踏踏实实一块砖一块砖地往上垒,不是说来一个师傅,就能房子直接出来了。
画廊业则更是只介绍了高古轩的拉里。
“是普西尼的儿子切贝里先生。”戴蒙看着门口站着和_图_书的主人,低声跟林海文介绍。
“你的态度让人敬佩。”
无论如何,应邀到圣马丁的加斯佩居所,总比加斯佩飞到华国去求教,要来的更加好听一些。
“这里聚集着美国,乃至全球艺术行业的权力者。”戴蒙为林海文做总结呈词。
林海文微微侧头跟傅成说道:“看到没有,上流社会的虚伪交际,哪怕是我这样真实诚恳的人说出来的话,他们也会觉得你是在开低级玩笑,还笑的很开怀。”
这太惊人了。
当他真正掌握了源古典主义之后,他才能明白,抽象表现主义对他而言,对绘画而言,是不是一个正确的,或者说值得的选择。
但这有点不切实际。
远远比之前两人宣布在学习源古典主义,要更加来的让人震惊。
“……”
艺术家没拍出500万美金以上,可能根本进不来。
“……”傅成今天很称职地注意着安全,没有回应林海文。
老加斯佩父子俩,当然http://m.hetushu.com还有格哈德和理查德,都看向林海文。
艺术基金的老板,不运营百来亿,他也看不上。
……
所以,这么多年下来,这个隐秘的高级交流会,就一直安安静静地举办下来。
“我也一样。”
“短期内这恐怕不行。”林海文耸了一下肩膀:“参加完年会,我就要回国,我们就要过年了,华国春节,我得回国跟家人一起度过,明年开年,我要准备威尼斯双年展、国际青年油画展——尤其是我的学生们都在华国。”
普西尼是美国前前前副元首。
“确实不存在捷径。”林海文点点头:“但这是在技法层面的,刚才我说了,除了技法层面,你还需要有感知的层面,就有枪但不会瞄准,这有什么意义呢?你有技法,还需要学会怎么恰当地应用这些技法——事实上,如果你在应用上有很高的敏感度,对技法的要求相对就更低。《黑龙潭》我可以画42层,但如果我画m.hetushu•com30层,效果或许不那么完美,但它也能够基本体现出效果来。
老加斯佩也明白,自己的身体条件不允许他去华国了,只能务实一点,尽量跟林海文探讨一点技法——仅仅一个晚上,他都觉得对源古典主义的理解更深刻了。
“哈哈哈,终于有一天,我也只剩下态度可以夸奖了。”老加斯佩笑的非常放开。
……
这位是个二代,跟华国也差不多的样子。
但老加斯佩的询问,却无法掩盖掉包括格哈德在内的,另外三个人的震惊。
“你可以邀请林先生去圣马丁做客,圣马丁的风景非常好。”理查德提了个两全之策。
但他们三个还没有说话,老加斯佩的询问就来了,直接切入具体的成效——这又让他们更震惊。
林海文是和苏富比的戴蒙一起到场的——戴蒙去接他的。
“你很难应付长途的飞行,而且我必须诚恳地说,华国京城的空气条件,你恐怕也无法应对。”小琼斯看着老加斯佩意m•hetushu•com动的样子,连忙打消他的冲动,老加斯佩已经86岁了,他的呼吸系统也并不好,飞到华国去生活一段时间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林海文当然不可能为了教加斯佩而滞留美国。
这出“上流社会”的戏码确实很有料,戴蒙一路上帮林海文介绍,作为苏富比CEO,他在艺术市场也是顶级人物,能够被他看在眼里介绍的,自然也都不是一般人。
“如果我再年轻六岁,八十岁之前的话,我一定会去华国的。”老加斯佩叹了一声,告别的时候,他跟林海文握手,握的很紧:“但不论如何,我很感激你的创造,这至少让我最后的时光,将非常充实和有意义。”
通常来说,我在画室里,跟我的学生们交流的时候,这种感知层面的提高,会非常显著。这也是我天赋的一部分,我认为如此,就好像在我看安格尔、看伦勃朗作品的时候,我也能感知到他们更深层次的内容。”
虽说国外论资排队的文化要稍微轻一点点和_图_书,尤其在当代艺术界,譬如加斯佩和格哈德的声望,大部分来自于他们的成就和市场价值,很少一部分是说他们的年龄。但两位确实都功成名就,一代宗师,林海文这是要把他们收入门下的意思?或者至少是要指点他们?
藏家,身价几十个亿美金的,都是起步。
也并不太见诸于媒体和公开报道,原因当然在于,其中很多的美国收藏家,譬如威特先生这些富翁,并不是很多人都愿意被曝光。其次也有很多的艺术家,脾气古怪,他们或许愿意进行交流,却未必愿意参加一个公开的活动或者派对。第三个原因,则在于都是行内人,有很多话题就可以聊的很深入,而不必担心泄露出去。
林海文瞥了他一眼:“在我来了之后,或许勉强可以这么说了。”
对于老加斯佩来说,在听了林海文的描述之后,他越发认为源古典主义是一个值得去探索和征服的流派——非常值得,非常有价值,甚至对他而言,是求证他一生艺术历程的关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