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66章 场面火热

随后的委拉斯·贵支,同样是肖像,给西班牙国王画的,价格就相当坚挺了,最终以2680万美金落槌,成为今天首幅破千万的拍品。
如同黄作文想的,基本是水准不太高的鲁本斯,也迅速引来争抢,价格从450万一路飙升到800万,翻了一番近乎。
今天来了这么多土豪,就算是顺带,也不会有一件东西被低估、放过的。李总那点决心,怎么也抢不过别人。
安格尔的这幅画,黄作文叫了两次价,一次3000万整,一次4000万整,离最后成交的价格差的不小,也超过了他的心理价位。
但对吉夫来说,这不会是一个亏本买卖。
“今天这个场面啊,有点吓人哦。”
鲁本斯最终以825万美金的价格成交,被一位私人藏家拿到手。
“鲁本斯还比不上林海文了?人家都是古董了。”
而之前其实双方都沟通过的,林海文在国内办经纪公司,也要跟吉夫通知一声,界定国内外也是要协调的,所以吉夫http://m.hetushu.com想了有一段时间了。
戴蒙隐晦地答应下来。
“……油画的定价,时间因素比较弱,就算是华国画也一样啊,近代大师作品不会比古画便宜,这有什么不可理解的?”
熟个屁。
“就算敦煌不干了,卞婉柔他们也不会进你我的公司,去了有什么用。”
自从在敦煌之夜上出手《明月几时有》后,他已经相当放得开了,对要买林海文的画,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了。
“噢,我懂了,我还是因为跟林海文太熟,所以低估了他。”
“怎么了?”李总是个菜鸟,不太懂,他就知道看热闹:“人倒是蛮多的,看来国外的收藏热情,还是比国内要浓厚啊。”
“哎,哎,我陪你来,你还不给我讲解讲解?太不够意思了。”
更不要说,外国那些个财大气粗的基金会、超级亿万富翁了。黄作文认识的并不少,好几位都是曾经创下过拍卖纪录的买家。
“……滚。”
他决定把吉和-图-书夫·布罗画廊并入林海文的艺术公司,成为海外分公司,林海文跟常硕以经纪合约入股,他则以画廊入股。
林海文满意的很,回来还跟王鹏说呢:“这就叫大带小,错不了。”
届时恐怕布罗画廊就只有大地震了。
“真是疯狂啊。”黄作文拍场老手了,面对这么火热的场面,也是喟叹不已:“要是别的地方,安格尔这幅画4000万一定能拿下的,可是今天居然4400多万,真是——”
整个拍卖现场也是一下子火热起来。
……
“你说我要是等会出手买一两个,应该——”
伦勃朗2200万美金。
黄作文一愣,看着拍卖师推出今天的压轴作,心里突然有了一点悸动,林海文这幅画,恐怕是要冲破天啊。
禾田的李总也跟他一起过来凑热闹,两个好基友,自从共同应对了王如马之后,变得越来越基情四射了。
李总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心情:“哎你说,万一林海文的画没有这幅这么贵,那他压轴http://www.hetushu.com,岂不是很尴尬?”
“……我就是举个例子。”
他怕自己再说什么,林海文就得开始给他讲苏富比的炒作案例了。
“我无法想象你跟常都离开的情形。”吉夫坦诚说道,“所以这其实是我无可选择的一个结果。”
起价450万美金,也相当惊人了。
苏富比纽约古典专场,绝对是不逊色于秋拍的一个大场,无论从拍品还是关注度上,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强弱转换,喧宾夺主,鸠占鹊巢。
林海文和常硕的国际代理合同都在布罗画廊,也是布罗画廊的命脉,他虽然培养几个年轻人,比如瑞士的那个驯鹿洛斯,但还远远撑不起来。
黄作文亲自飞纽约。
不管他们喜欢谁,这里都燕瘦环肥,应有尽有,保管让他们乐不思蜀,孩子一堆……
在拍卖之前,林海文跟吉夫·布罗深入谈了一下。
买下《鸟鸟鸟》的刘铎,没有亲自来,但那个出手的代理人,却出现在现场。
黄作文要翻白眼了,这么神圣的艺术时和图书刻,能不能不要这么粗俗。
不说压轴的林海文了,鲁本斯、委拉斯贵支、伦勃朗,还有安格尔,每一位的作品,都足以成为一场拍卖的压轴作,此时却集中于一个专场上,可说是吸引了几乎所有的,对古典学院派有意向的买家。
“别应该了,除非当暴发户出个超高价,不然你别想弄到一件。”这些东西,肯定是无比抢手,要知道古典艺术像样的,绝大部分都是二百多年历史起步,全都是保值、投资的上好对象。
现在林海文既然已经成立了艺术经纪公司,虽然暂时是发展不到国外来,但以林海文和常硕的国际认受程度,这个问题不是那么难,至少比其他任何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画家,都会容易的多。
“你举个榴莲也没用啊,现在是个小明星都要自己办工作室,那合作条件,搞得好像他们长了个金鸟金哔一样。”李总一阵埋怨。
这叫垄断捆绑,强买强卖……王鹏想着,不过他是既得利益者,只好憋着。
安格尔4430万美金!
两人m.hetushu.com嘀嘀咕咕的,拍卖终于是开始了。
黄作文还从为数众多的华人面孔中,看到了来自内地、港城、湾岛的很多同好,或是亲身亲来,或是代理经纪出马,财力比他高的有好几位。
“……”
“你的意思是你要当个暴发户了?”
黄作文真的想要骂人。
“……这种等级的拍卖,坐不满才奇怪了。”黄作文勉为其难给他解释:“今天的拍品,都是动辄上千万美金的,等于是好几亿美金的东西,吸引来这些人还不是再正常不多了?就好像今天如果林海文发神经了,突然把敦煌解散了,他那些艺人,那些IP,都要卖,你觉得想要的人,能不能坐满这样一个场子?”
鲁本斯一幅画在几位大师中最早出台,不是他比较弱,而是这幅画本身不是特别有代表性,四百五十年的鲁本斯,最擅长的是宗教画、历史画,而且很擅长人物众多的场景画。但是上拍的这一幅,是幅肖像,幅面不大,水平也不顶尖,人物也不知名,可能是鲁本斯为了应付人画的一个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