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63章 祁卉心思

钱,他永生都不会再缺钱了。
但现在,距离越来越远了。
当楚薇薇开始展现成功的时候,就好像一个惊雷,让祁卉开始混沌迷惘,她选择的路,是不是真的比不上楚薇薇?
而且,你与其担心这个,我倒觉得你应该更担心以后。这话我之前也没跟你说过,而且也不知道该不该说,我也怕破坏你们的关系,就罪过了。但现在既然你都已经开始担心,我也就跟你说白了,现在海文的艺术道路还在狂飙猛进,它也还能为海文提供很大的成功感。可你也要知道,他已经走到这样的一个巅峰的程度,他不可能永远这么下去,迟迟早早都会有一个停下来的过程,那个时候他内心里的空虚感,一定是需要别的东西来填充的。
祁卉默默点头。
你,还是应该要问问自己,那个时候,你该怎么办?
哲昇眨眨眼,不知道自己又怎么了。
祁卉没有否认。
他更愿意为小黄出专辑而费劲,和*图*书却不再乐意给万真真她们写新歌。他也可以强力拒绝掉继续操刀八省二市春晚,连一个节目都不出,不论对方来请的人是什么级别,都不松口。《金枝欲孽》的出世,祁卉甚至都不清楚,这到底是因为于阳兮,而是因为敦煌——网上的人说于阳兮是林女郎,横空出世,底盘不稳,他就非要再来一部大剧,让她稳坐一线,傲视群芳。
与其说又出了一个剧本,不如说是一次斗气。
然而随着时间过去,她看似离林海文近,却似乎越来越远,而楚薇薇看似远在天边,却在某种意义上跟林海文产生了共鸣——在西方,他们在不同领域声名鹊起,独木成林。
谷萩皱着眉,有点心疼,爱上一个不回家的男人,爱上一个太优秀的男人,爱上一个独一无二的男人,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华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羡慕祁卉,羡慕她年纪轻轻就执掌百亿敦煌,羡慕她跟林和_图_书海文能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羡慕她常伴大艺术家身侧,也成传奇的一部分——却很少会有人想得到,祁卉为这些到底付出了多少。
是啊。
“啧,谁让你找了个艺术家男朋友呢,还是这么大这么大的一个艺术家,跟那些换女人如换衣服,一身情债的比起来,更不要说那些精神疯癫的了,海文已经算是很正常了。你呀要是出国跟那帮玩艺术的多聊聊,你就知道了,现在海文在艺术界是个什么地位,我从来没有见过那帮欧洲佬在说一个华国人的时候,露出那一种崇敬、景仰,甚至狂热的表情。别说画画的了,就算是我们做电影的,也是差不多,尤其这个艺术家也是分高下,做电影的它一般是比不过画画的,所以他们比那些画画还要夸张一点,我都不敢说我认识海文,怕他们模糊重点了,天天跟我提海文。
这样的一个男人,卉卉,也就是他还年轻就成名了,在m.hetushu•com他的二十多年人生中,写诗、画画给他带来的成就感,以及他在艺术上的企图心,远远超过了女人跟爱情能给他带来的,所以他迄今守着你一个人,没有任何花边,也没有七七八八的乱事。楚薇薇的话,对他而言,恐怕是有点什么缪斯的意味,距离产生美嘛,再加上怀旧光环的加成,他对楚薇薇有点特殊的想法也不出奇,倒不是说楚薇薇在事业上成功了。
“吃,吃你的石膏去吧。”谷萩一肚子气,她瞅着吕骋跟鹿丹泽,心里不是不羡慕的,有些时候同行不利于感情,但有些时候,却又能彼此理解,互为知音。
权势,以他在艺术上的成就,而且这成就还在越来越高,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他都可以跻身于最有权势的那一波人里头。艺术跟权势,本来就是一对双生子。这回他去美国参加全美艺术年会,来往的,都是豪富、名流——世界五百强,政商名流,好莱m•hetushu•com坞巨星……这不就是他煊赫权势的一部分么。
“我看海文也不一定会跟楚薇薇怎么样吧?都这么多年了。而且楚薇薇,也未必就会介入你们的感情啊。”谷萩没忍住,还是补了一句,安慰一下祁卉:“至于别的,你也不要想太多了,越想越是会出问题的。”
唉……
什么也不能了。
楚薇薇更像是一个对比的例子,跟她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,她留在林海文身边,成为林海文的女友,楚薇薇却一去八千里,终年难得一见。她成为林海文事业的助手,帮他打理敦煌,楚薇薇则跳出林海文的翼展范围,成就自己全然不同的一份事业,事业的大小已经不重要,性质是截然不同的。
“唉。”
那祁卉捏着手中的敦煌,又还有什么意义呢?她当年从表演系转到戏剧管理,心怀忐忑地成为敦煌董事长,耗费无法想象的心力做好这一切——她不是林海文,她要做到这一切,需要付出的,绝不是一般和*图*书人能够想到的,原因何在?无非是希望跟林海文更近一点。
祁卉看着他俩,笑了笑,哲昇和谷萩就好像是严丝合缝的螺钉和螺母,虽然不是一号东西,却是天生一对,谷萩不俗,哲昇也不俗,谷萩不傲,哲昇也不傲,两个人都恰到好处。
钱和权势之外,敦煌又还能为林海文提供什么呢?
摇摇头,祁卉神色并不见轻松。
吧台。
她错了么?
“哎,我们今天吃啥呀?”哲昇在那里喊谷萩。
祁卉找到了自己内心一直以来的沉坠感的来源。
做林海文的妻子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她进了敦煌,做得很好,可是林海文已经越来越不在意敦煌了,甚至如果有一点,林海文说他不要敦煌了,祁卉也丝毫不感到意外。
谷萩瞥了一眼吧台的林海文:“唉,你们仨这情况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,海文他跟楚薇薇应该没什么吧?我的意思,没那什么吧。”
艺术上她已经无能为力,只好在俗事上尽量靠近林海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