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62章 《赠海文》

可不是么,他们炸裂的内心,现在不得不强行捏回去了。
祁卉也是看见了她拿奖,才越发有些特别想法冒出来的。
“啊!”
“写上吧。”谷萩眨眨眼:“反正写都写出来了,加上了好歹我也可以青史留名了。”
玛德!
“不行!”林海文断然摇头,起身:“我必须要道歉。”
“……什么?”
林海文放下笔,观摩了一下这首诗,再看了看面露复杂的朋友,还有祁卉,叹了一声:“你们的心意,都在这首诗里头,它会带着你们对我的情谊,永永远远,长长久久地流传下去,为后世的友谊提供模范榜样的。”
“……可以了,差不多就可以了。”
所以男人们移步吧台,把客厅留给女孩子了,他们一走,三个女人就挤在一起嘀嘀咕咕了,不过也没多久,吕骋这个画画的,还是凑过去跟男人们一起聊天了,可见这个性别是斗不过共同话题的。
这首《赠海文》的水准,绝对是传世经典级别的。
这一点,大家都不怀疑。
和-图-书那就一人发个八万八的红包吧。”鹿丹泽打蛇随棍上。
“可这是海文的事业啊,我只是帮他打理,就算他把股份都给我,也不会觉得这是我的事业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让林海文分你一点,就够捧满钵满的了。”
剩下了鹿丹泽和哲昇这俩男人,还有点张不开口:“加,加上就加上呗。”
这绝对是极好的闺蜜,才会说出来的话!作为最近在国际舆论中,相当出彩的两个女人,一个是五大国际电影节之一的影后,一个是新闻届的瞩目新星,谷萩对楚薇薇还是关注的。
“……因为楚薇薇啊?”
想一想,以后这首诗流传下去,别人看到,一定是信的。
大家深深吸了一口气,今天简直洗刷了他们对林海文下限的印象,他压根就是没有下限的人啊。
“我真是。”林海文一概无视,全然陶醉于自己的想象当中:“我一直以为哪怕在你们心中,我也是被误解的,被误会的,你们会觉得我是一个睚眦必报,明哲保身和_图_书,利益先行……”
他说一个词,大家都点一下头。
林海文微微一笑,换了小笔,在下面又加了一句:“在场诸人,有雕塑家哲昇兄、表演家谷萩吾妹、画家鹿丹泽、吕骋,亦友亦爱之祁卉小亲亲。”
林海文走到了书桌边上,上面当然常年都有纸笔伺候的,他倒水研墨的时候,祁卉他们好奇地凑过来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:“画画?写字?”
林海文飘逸俊朗的一手行楷,一气呵成地落于雪白的纸上,那股气韵从头到尾,外人都几乎能够看见了。可见作者心中有多么澎湃的热情,为了自己被好友认可,感到如此的开心,更为了好友愿意永远当他的知己,陪他一路前行感到欣慰。当然,最后一句豪迈的天下谁人不识君,也让作者的心目中有一种豪勇油然而生,再无一丝畏惧。
“钱太俗气了,我必须把我最珍贵的东西拿来道歉。”
“你也是艺术家啊,表演艺术家,唉,现在就只有我,是个满身铜臭味的商m.hetushu.com人了,跟不上你们境界了。”祁卉倒有点感叹了。
哲昇、谷萩、祁卉、鹿丹泽……整齐划一地翻了白眼。
“谷萩,你说我是不是没有自己的事业啊?”
“什么??”谷萩伸手摸了摸她的脑门:“你是不是烧糊涂了?你执掌一家几百亿的娱乐公司,满大街的演员明星随便你挑,你还没事业?”
不要脸!
“要不要把你们的名字也写上去?”
女人这玩笑开起来,好阔怕呀。
这种在诗词前头解释一下的,在历史上并不少见,大家也都在学生时代学习过的。
祁卉都笑的脸红了。
这首《赠海文》,如果以后他们不出来解密,恐怕就是坐实了,是他们被林海文的品格所倾倒,强行逼迫林海文写的来夸他自己的。
呕!
“祁卉,在你心目中,我是不是就是《正气歌》里写的那种人?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,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,中间就是林海文。”
《赠海文》!
“万万没想到,原来你们都是这么理解我的,知道和图书我是一个人品纯良,有坚持,有思想,有正义感,有责任心,这样的一个完人!我真的是太感动了,我要跟你们说句对不起,你们如此准确地认识了我,我却没有了解到这个事实,反而误会了你们,这都是我的不对!”
“你怎么回事?不对啊有点。”谷萩问祁卉,她最近凭借法国一个导演的作品,拿下了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的影后宝座,一跃成为了国内女影星里头最受瞩目的人之一,几年潜心打磨,可以说迅速得到了回报,不得不说,努力不少,但运气更好。
林海文没说话,研好墨,拿笔,在上好的纸上坚定落笔。
“啊?”
祁卉从着急里清醒过来,不对,林海文不是这么高大的人啊。
“咦~~~”
下面一行小楷,讲的是某年某日,林海文和诸友会面,诸友对其人品赞美有加,认为他品格坚毅,百折不回,为了心中的正义,不惜身,不自全,孤胆向前,不达目的不罢休。聚会后,他们还要求林海文写诗记录下来,林海文推脱再三,http://www.hetushu.com最终勉为其难,代诸友写下一首《赠海文》,这首诗虽然是林海文的作品,但描述的却是他的诸位朋友,对林海文的说法,特别这么写下来告知后人。
“我的才华!!”
哲昇和鹿丹泽他们互相看了看,嘴巴张了又张,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有点恍惚了,难道刚才他们确实是夸了林海文这么些话么?
尤其后两句,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,如此豪迈,如此真切,如林海文所说,绝对是志同道合的友情典范,必然会长久流传下来,而且一代一代地被背诵、感悟。
“哎呀呀,我算是见识到文人、艺术家的厉害了。”谷萩瞅了一眼各位,跟祁卉说道:“这里就咱们俩不是,得小心点,不然被套路了还感恩戴德呢。”
“可不是,跟林海文睡一觉,得到的精粹,就比我们努力十年还多了。”吕骋挤挤眼睛。
“对,加上吧,搞不好我的画都能多值一点钱。”吕骋也同意。
“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
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