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60章 无题

“禁忌?”
“我的意思是如果林海文真的有霍思名的痛脚,他最可能做的就是公之于众,把霍思名弄的身败名裂,他做这种事情轻车熟路,经验丰富。而不是说去要挟霍思名,那真不是林海文的风格。你看看以前那个张赟,后来瓷都的白明正等等,哪一个不是这样?我就不信,这些人都是硬汉?被林海文发现了小辫子,不惜身败名裂,都不肯跟林海文妥协?”
“啊?没听到?你刚才想什么呢?是不是哪里的小妖精在等你啊?比老娘年轻漂亮是吧?比老娘会伺候人是吧?”刘太太的神经转的实在迅速,而且是跳耀似的:“今天你不给我交足粮食,看我怎么治你们这对狗男女。”
“对了,一提起林海文,就跟个禁忌似的,他立马就挂电话了,这也太特么奇葩了。”刘天晟完全想不通,他跟霍思名在华旅协会也算是同事了好几年了,虽然他不是专职的,但来来往往的,平时也都很熟悉很http://m.hetushu.com客气:“林海文到底对他做了什么?”
刘天晟尴尬了。
“说起来,霍思名这俩月也确实不太正常啊。”欧成万思索了一下:“上回捐款的事情,那么大手笔,我们就不说了。最近这去旅游局的缺,他想了起码十年了吧?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,还跑去那个鸟不拉屎的研究会养老去了。好像他一下子就成了道德圣人了。”
两人互相抱怨了一阵,还是得自己回去处理。
刘天晟却觉得这可能性是非常大,跟欧成万嘀咕了一会,霍思名那边是走不通,林海文那边是不让走,不过最重要的不是外头的新闻,不是网民的观念,而是旗下景区的“乐善好施”!
“等你妹,给老娘叫!”
刘天晟晚上回到家,跟老婆说起霍思名,说他可能是得了绝症,所以良心发现,要跟他们这些黑心资本家决裂了,他把自己知道的,霍思名在协会里头做的积德行善http://www.hetushu.com好事,跟老婆说了。
“你说吧,什么正事?”
两人说了一句,不尴不尬地挂了电话。刘天晟这边给霍思名打电话,接了倒是接了,说他的文章也可以,霍思名就说他跳出三界外后,觉得这物价确实有问题,幡然悔悟,甚至还劝了刘天晟几句,不要贪心,要听老百姓的话。刘天晟一脑袋的哈嘛卖批,忍着听完,才问起林海文来,谁知道那边马上就一推二五六,挂了。
“这样啊……那这人也太过分了。”
“啊!!扯到扯到了,断了断了,你要杀人啊?”
“唉,这事儿邪门啊。”
一阵鸡飞狗跳之后,刘天晟如残花败柳一般仰卧着,脑子里空荡荡,已经想不起刚才要说的话了。一直到他老婆抽完一支烟,他才缓过神来:“我说正事,正事,你——”
电话那边的马蚤欧,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。
“我看体检还是改成一季度一次比较好。”
刘太太和_图_书颤巍巍地问道:“难道林海文能批量让人得癌症?”
“噢~~我想起来了。”刘天晟眼珠子瞪老大:“前一段他不是跑美国去了么?说是去探亲,但我听说其实是去看病的。你说他不是得了绝症?所以才一下子没了进步的动力,还想要做点好事积德啊?”
“你的意思是他被林海文捏住了痛脚,所以不得不主动从华旅协会离开,还去给林海文捧臭脚?”
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
虽然月亮沟也是不省心,但对于欧成万手下这么有创意的败家,他还是给予了礼貌的嘲笑。
“那就是个非主流。”
他老婆喟叹道:“老了就是这样,一不小心就得了这个癌那个病,说不准就没了。”
刘天晟无言以对,不过他老婆也不打算听他说话,顾自发散:“说起来,霍思名这个情况,跟我们月亮沟的那几个经理,也有点像啊,做慈善做的莫名其妙了,反倒像是要给下辈子积德投个好胎的样子。”
“……”刘天晟顾hetushu•com影自怜了一会儿,才收拾心情:“你刚才说霍思名跟我们月亮沟的那几个王八蛋情况差不多,我才想到的,霍思名有可能得了绝症,但没道理这么多景区,这么多管理人员全都得了绝症,又不是丧尸围城了。而且霍思名跟我们八家,都在物价的事儿上跟林海文有了龃龉,现在霍思名给林海文认输,还把一身所求的仕途都断送了,甚至不惜给林海文捧臭脚,为的什么?”
“……”
再打,就打不通了。
“得了。”他老婆白眼一翻:“你还说风就是雨了,你连自己放个屁变臭了,都要去医院查一遍的人,体检就压根没必要,只要不是一下子死过去那种病,你都躲得过,放心吧。”
这猜测已经歪楼到十万八千里的程度。
“……”
“不对。”欧成万自从上次见面后,对林海文的研究还是比较多的:“我觉得林海文不是这种人。”
“这个可能性很大。”
“刘总,根据我的了解,林海文这个人不太像个生意人和-图-书的。”
“你说说,他是不是有病?”欧成万说起来就气啊:“我一个欧洲风的小镇,他居然给我想到为十二生肖免票,还一天一个,一连十二天,全都给免了一轮!!我知道的时候,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。结果游客这俩月涨了一成多,营业额却降了三成多,收支平衡都做不到了。”
欧成万不是狄仁杰,当然不会问刘天晟:元芳,你怎么看?
她一翻身就上去了。
“你说什么?”
“嗯?”刘天晟一皱眉头:“你的意思是林海文作为一个顶尖的艺术家,人品修养是值得信任,不会做出这种要挟人的事情?嘶,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这些艺术家不管脾气怎么样,还是有一点自己坚持的,他不会这么做也是应该。那这样的话,总不能是霍思名突然良心发现了,要给那些游客做主了吧?还是挪了屁股就改了脑袋?不行,我们还是要找他说说清楚,这样,我来联系他。”
公母俩在昏黄的灯光里对视一眼。
“哎等等等~~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