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54章 渣男入套

谢俊去跟俞鸿他们商量的时候,那边已经得到林海文授意,循序渐进的,就把谢俊给勾进去了。
复杂的感叹。
“嗨,加多少也不够啊,还有我呢么不是?”
“……说正事吧。”谢俊经营小鹿美术培训学校,现在也是相当出头了,在京城地界上,是拿得出手的,常年轮设入门、初中高,特别培训五个几倍的培训班,一般同时开课25个班左右,培训300多人,一年下来,好几千人的培训量,营业额也是几千万级别,尤其鹿丹泽后期更多专注于创作后,小鹿的股份大部分都在谢俊那里。
“……”大松一口气的俞鸿,小心翼翼,眼神乱飘,充耳不闻:“今天的太阳好美啊。”
费劲儿打听了一下,再看看林海文的微博。
鹿丹泽在边上笑死。
那作了妖的林海文,还应该被指责么?不应该!
“怎么会呢。”林海文笑了:“我顶多给你下点药而已,不会那么暴力的。”
“哎,吓死了。”那m.hetushu.com人给大家念了一遍林海文的微博:“估计是想要跟咱们说,不要再给王鹏打电话了,已经影响到人家创作——什么叫下次投胎啊,真损。”
“培训业务?哎呦,这个我还真不知道。”林海文一愣,没想到是这么个展开,谢俊这是回归初心啦:“得,你跟俞鸿,还有颜助理一起商量吧,让他们看看可以不可以的。”
完美而强大的逻辑。
“那来当个——清洁工?”
谢俊决定忽视这张破嘴:“我是想问问,你的新公司,要不要发展培训这一块的,要的话就卖给你,随便给点就行了,我呢,你要是同意,我想要去新公司做个艺术经纪人——就是发掘,然后带几个画家,好歹还跟画画有点关系。”
《华南都市》的专访,不说别的,单说传播力,绝对是相当厉害的,毕竟是一个发行量超大的全国性媒体,竺宇固然渐渐崭露头角,但这种级别的媒体专访,还是第一次http://www.hetushu•com接到。
“……不管怎么样,我是借着光了。”竺宇跟于波,心情复杂地说道。
谢俊到这边来就是要林海文一句准话,他要是不反对,才可以去谈专业的部分,他要是就不愿意要,业务上再合适,也是白搭。其实林海文是蛮开心的,俞鸿跟小颜助理,两个女孩子,工作能力都挺强,但也没有独当一面过,谢俊就不一样了,这几年把小鹿美术做起来,该历练的都历练了,正好可以挑大梁,至于什么艺术经纪人,咳咳,当个美好的希望吧。
“哦,我懂了,你就跟那些个白手起家的商人一样,赚到了钱,就想要抛弃糟糠之妻,找个绿茶婊过文青小日子了,是吧?渣男!”
王鹏开始拒绝采访,拒绝各种联系,在外界也是颇有一阵风浪的,不过如大家设想的,他本人没怎么受到指责,其实林海文也没有——大家都习惯了,林海文不作点妖,那还是林海文么?不是!
和-图-书“……我倒是想常来,怕你打我。”
“噢~~”
林海文将创办一个新的艺术公司,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。
“俞鸿同意了?”鹿丹泽还不知道呢。
……
公司将拥有林海文、常硕两人的国内代理经纪约,还将有王鹏、鹿丹泽、何思寒、唐城等八人的全球代理经纪合约,恶人画派之外,公司还拥有国内知名的写实派大师,央美油画系主任俞妃,以及其门下四位弟子的大华国区代理合约。
这一问,把谢俊也给问过来了。
林海文也没耽误工夫,这边确认下来,他还问了一下鹿丹泽和吕骋,这两位虽然也是恶人谷的周边产品,但林海文还真不能理所当然帮人家决定了,毕竟是朋友而不是弟子门人。
“我从鹿丹泽那里听到的,你要办一个艺术公司?”
“稀客呀。”
“我还能画画么?”谢俊幽怨的很,当初他跟王鹏也是跟林海文一同启蒙的,只是他年纪稍大,技术也更好一点,就没那么痛快去找林海文和*图*书指教,结果现在王鹏一幅画都上百万了,正经的艺术家了,他虽然赚的也不少,可惜只是个商人,跟艺术道路是越来越远。
几乎是眨眼间,国内艺术市场就耸立起一座让人望而生畏的千刃高峰。
他们俩进行这一次分外严肃的对话之时,已经有手快的同事去看林海文的微博了——担心啊,担心又被挂啊。
他谈妥之后,突然觉得不对:“我怎么还是干行政啊?”
同时,公司还将运营一个以“青少年艺术素养培育”为宗旨的培训机构,林海文亲自担任机构的艺术总顾问,同时聘任常硕、俞妃,央美周彤周副院长,天美李振腾校长担任国内顾问,聘请法兰西拖尼特教授,美国阿德里安·戈特利布先生,纽约大学罗杰教授担任国外顾问。
“嗯,我昨天跟俞妃老师,还有她通了电话,她正打算出来工作,这个想法她们也挺满意的,反正俞妃老师说了,这公司办起来,她的经纪约就转过来,还有几个学生,现在也是有点名堂的http://www•hetushu.com,可以一起转过来。”
明白过来,原来是王鹏不要的。
“怎么了?”
“啊,你要来啊?”
不过他们两个倒也没二话,挺好,虽然是雌雄双煞,但也喜欢安心的日子啊。
如今也是个成功人士。
“呸。”谢俊翻白眼了:“我跟你说,培训学校越做越大,我是离艺术越来越远了,以前还觉得反正也是做相关工作,就算不画画也可以,天赋不够嘛,怪不了别人。但是现在天天应酬,做管理,处理人事财务市场,基本上跟画画也就是一个名义上的关系了,连画画教授都很少进去了。我想这样不行,这么下去,我自己都过不去这一关。”
“看来是担心俞鸿底气不够啊,拼命给她加筹码。”
竺宇对这天下掉下来的大馅饼,有点蒙。
“得,专访算数吧,人家不稀罕,咱们也别费劲了,换一个吧,青年画家里头,央美的竺宇,天美的何思寒——算了,这个也不行,问问竺宇吧。”
但不管怎么样。
“……”鹿丹泽也要翻白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