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52章 相亲相爱好师徒

“啧。”林海文皱眉想了想:“王鹏你也过来一下。”
……
果真慈祥……
他吃的还是国内的饭啊,硬是要不吃,等着国际上的反响来了,再让国内各方来跪舔,这也属于犯贱了。
“哦,那林先生,请您——啊!!!!”
但王鹏还真不能这样。
这不是他能用的法子啊,除非他真打算为艺术献身,其他什么也不管了,不然把这些买家、媒体、机构都给得罪完了,岂不是搞笑么?林海文毕竟出口凡内销的,他当时的应对,再加上本身就把国内画坛得罪了个七七八八,在国内其实也属于潜在黑名单那一挂——不过这个持续时间很短暂,从他《盖亚》在巴黎拍出几百万人民币之后,利益的香味就把大家的节操冲击的渣都不剩了。
“海文说的也有道理,你们自己是怎么个想法?”
“我这么有天赋,这么有成就,难道不是像您么?”
“是王鹏的电话。”
林海文眨眨眼:“试我呢?那好吧,你要是真决http://www.hetushu.com定签画廊的话,我也只有尊重你的决定,我们总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对好师徒。”
“嘿嘿。”林海文得意洋洋:“瞧瞧,常老师都不否认呢。你们也要学学我们师徒这脸部表皮的厚度。”
“……”
王鹏走过来,才坐下,电话又响了,他赶紧起来去接。
王鹏拿回自己的手机,松了一口气,不管怎么样,天塌了有老师顶着了。
毕竟不是林海文,常硕想着。
啪嗒。
恶人值+30,来自京城常硕。
王鹏呆了呆,老老实实回去接电话了。
他们跟我差不多,暂时也用不着要大量卖画来糊口,还是有机会专注于提高自己的。我是这么考虑的,至于你们自己怎么想,你们也可以说。放心,在这一点上,我是真的很慈祥的,毕竟你们的路,不管是艺术上还是生活上,我能给你们的只是建议和帮助,怎么走合适,始终只有你们自己知道。”
“……”
林海文自和_图_书己都愣住了,他看看常硕,看看王鹏:“这是什么意思?我有那么吓人么?”
“那您是?这不是王鹏先生的电话么?”
“嗯,1916画廊的话,确实很有操作画家的能力,但是我看上去,这个画廊现在是越来越浮躁了。堵志胜是个商人,不是个艺术家,布罗画廊的吉夫好歹还是学美术出身的,这里面还是有不同的,我是觉得王鹏他们,路还长,也还远,现在就扔到1916去,到时候说不准是找了个帮手,还是找了个囚笼,得不偿失。
“那能不能麻烦您让王鹏先生接一下呢?我们还是比较重要的一家媒体,对王鹏先生进一步被大众所知,也是有一些帮助的。”
刚才对面那一声尖叫,坐的挺远的常硕,都听的清清楚楚,简直可以描摹出对面小姑娘惊恐的脸:“能止小儿夜啼了。”
王鹏没办法,看看常硕,常硕也觉得这么狂接电话不是事儿,毕竟王鹏还没到可以躺着的时候,他心态要是被坏了,恐和图书怕就要完蛋。所以他也没阻止林海文,林海文贱是挺贱的,但心里还是有数。
恶人值+10,来自京城王鹏。
“你好,哪位?”
“一点也没有我们恶人谷的气势,白给你们起了这么个好名字了。”林海文还教训他们:“恶人啊,随心所欲啊,想干嘛干嘛呀,怕什么呢?怕没饭吃么?真是的,没点脾气,都不像是我的学生。”
恶人值+20,来自天南唐城。
“您是王鹏先生么?你好,我们是《华南都市》,想要给您做一个电话专访,探讨一下当前艺术市场,还有源古典主义在国际国内的一些反响,希望跟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这个新兴的,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流派。”那边是个挺年轻的女孩子声音。
“我也没看出来你哪里像我的学生了。”常硕觉得自己不能任由林海文带歪他自己的学生。
“……”
王鹏瞅瞅林海文:“我要是签画廊的话,老师你——”
“我就把你逐出门墙,然后封杀你!”
“一点都不顶http://m.hetushu.com用!还想让他们给传个话呢。”林海文撇撇嘴,不忿的很:“其实我很慈祥的。”
恶人值+20,来自天南楼均。
挂了!
“哦。”
林海文笑嘻嘻:“我是林海文!”
“……”王鹏嘴角抽动,就知道林海文说什么建议、帮助,都是客气话:“果然吧,一试就试出来了,您根本就有决定了,还问我们呢。”
“那还是要给他们找个国内画廊,或者经纪公司,毕竟跟我们不太一样。”常硕也是操碎了心,林海文那里省下来的,现在都花到林海文的弟子身上了:“1916画廊还是不错的,我看堵志胜对他们几个,也很看好。”
“我骂他们干嘛呀?”林海文瞪他一眼。
啪,一个靠枕砸过来。
“……”常硕无言以对:“说说画廊吧,还是。”
“啊?”王鹏捏着一直响的电话,有点犹豫:“您不会骂他们吧?”
“哦嚯嚯嚯?《华南都市》?”林海文乐了:“我不是王鹏哦。”
常硕点点头,林海文的画为什hetushu•com么稀有,一个是他太年轻,还没有来得及画出那么多来,总量就少,第二个就是因为他早期没有卖过多少作品,不缺吃不缺喝,本身就是大富豪,在技法没有大成的时候,他没有也不愿意卖出去很多作品,这才导致林海文的市场价格翻着滚往上走,说的不好听一点,林海文的话,比已经死掉的好些巨匠大师,都还要来的少。
“等等,天塌不下来,电话给我。”
王鹏他们呢,以现在这个模式,也完全能够满足了,就是相对价格低一点的芮明月,一幅作品现在也有十万左右了,她还在念书,用不着租画室,甚至耗材都是林海文包了,一年卖个几幅,也是年入百来万的小富婆,根本不需要担心钱。更不论王鹏了,现在一幅画都已经上了百万,不存在缺钱的问题了。
林海文顾自给王鹏关了机,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,发了个微博:“别特么再给王鹏打电话了,有事儿一律跟敦煌董办联系,烦死了,这么搞,他一幅画画到你们再投胎都画不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