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51章 以德服人

“昨天我国知名画家常硕,以及如今在全球艺术领域炙手可热的林海文,他们的弟子、门下和朋友,在京城艺术圈举办了一次以恶人谷为名的联合展览。尽管林海文本人,展览方面都没有喊出‘恶人画派’的字眼,可是展览一经宣布,恶人画派这一说法就在评论界、舆论以及媒体当中蔚然风行,俨然已经成为当代华国最引人注目的画家群体,甚至没有之一。
“……老师你现在很不慈祥了啊。”
《视野》的艺术版,就以几乎耸人听闻的标题报导:“第二个林海文?王鹏成为艺术市场新的恶人!”
一时间,王鹏几乎成为艺术市场当中最受关注的青年画家。
除了《视野》,其他媒体也是不甘落后。
从十万到一百万,大半年。
“看到没,好好努力。”林海文正在给弟子们训话:“瞧瞧你们师兄,这热搜上的,已经有为师一分神韵了。不过,这且早了还,你们都有机会后发而先到,后浪推前浪,把王鹏拍死在沙滩上。”
“我恶人谷画派都和-图-书组建了,还跟慈祥搭得上边儿么?赶紧的吧你,知道你是个事儿精,走哪儿哪儿倒霉,最后就你一个人得道升天了。”
而昨天的展览,林海文本人似乎因为不希望掩盖掉其他人的光彩,所以并没有作品参展,但他对展览的重视却一览无余,当年他携带嘉德拍卖的总经理、1916画廊老板、知名策展人、艺术评论家等数位重量级嘉宾,第一时间前往支持。
常硕看看王鹏,又看看这边几个,面露羡慕和畏惧——羡慕当然是对王鹏成名成家了,畏惧就是这铺天盖地的关注度。他们都还算是埋头画画的人,对这种场面,有点天然的畏惧感。
那幅《花瓶和里面的花》,在林海文离开之后,被一位先生给拿下了,105万成交,当场结算。画作在展览结束之后,交接给那位买家。
好险他爹妈打电话来比较早,不然估计他都接不上了,不知道哪个玩意把他号码给了媒体,然后就再无宁日了,电话接了一个上午。
昨天最引和_图_书人瞩目的细节,可能并不是林海文将一位不遵守看展礼仪的观众轰出现场。但是在随后,其开山大弟子——第一届中河国际华人青年油画展,俗称黄帝展唯一的一等奖得主王鹏,他的一幅《花瓶和里面的花》,展览第一天就被知名收藏家马而成先生以105万的天价买下。这也大幅度提升了王鹏作品价格的售价纪录。
正在狂接电话的王鹏,听到了也只有翻白眼了。
连王鹏都没忍住凑过来一起听林海文的回答,一幅求解救的样子。
“嘘~~~”
也是《人民文艺》在最近一次特稿中,称之为“无法复制的艺术奇迹”的原因。
来骂他的——你画的什么玩意,卖这么贵。
……
“林海文弟子新作价格超百万,什么星座才能拜到好师傅?星星为你详解百万价格背后的星座奥秘。”——《星座网》
噗。
“切!”林海文翻白眼了:“我的应对很简单啊,就是不接电话,不接待访客,弄个私人手机,闭关!谁要是堵上门来,影响到了就和*图*书让傅成找人让他们走人,实在弄不走的。我就骂他们,在微博上,在报纸上,总之骂的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人生境界得到了升华,然后就自惭形秽地退去了。
……
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最近太忙,您可以给敦煌发采访信。
青年画家们,羡慕王鹏他们的际遇和成绩,而大众媒体就瞩目于王鹏的成交价格了。
虽不及林海文当年从《燕明园小街》的3万欧元,到《大地母神盖亚》的85万欧元,可是这个幅度已经足以让世人惊骇。
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不管这事,您可以跟敦煌联系。
展览现场卖画的事儿,是非常正常的,应该说相当大的一部分拍卖场之外的交易,相对中低端的一些作品,在各种展览的时候成交,比例相当大。所以王鹏的画卖出去,这不算个新闻,但105万这个数字,就相当显眼。
这位林海文最早收入门墙的弟子,这位被公认在源古典主义这一新兴流派上,仅次于乃师林海文的青年画家,似乎在市场价格上,也要追和*图*书随他的老师创造的奇迹曲线,力争成为波澜不兴的艺术市场上,第二个突如其来的‘恶人’!
要买画的。
常硕一撇嘴:“行了,别趁着回想自夸了行么?”
“养猪不如养弟子?养好猪,百万你也能赚到!”——《农民致富报》
沉默一下,干笑两声,挂掉。
自从年初黄帝展上一举成名,王鹏的价格从十万起步,短短一年左右时间,就涨了十倍之多,这无论如何都算得上惊世骇俗了。要知道,他可不是林海文啊,林海文如果只是个画家,哪怕有现在的专业能力,也不会有现在的价格——这是实话。尤其早期的时候,他在古诗词、音乐、电视剧、舞蹈等等这些领域的卓越成就,对他在油画领域被认知,有特别大的推动作用。
“我啊?”林海文也想了想:“我当时确实是掀起了无边风浪,那些媒体,那些记者,几乎二十四小时联系我,非要得我一句话,我一个表情一个字眼,都能成为头条热搜,都能引发大量的讨论和争辩,那时候我……”
四个和*图*书字:以德服人!”
他一开始,就不是以一个青年画家的身份出道的,而是以一个成名的大诗人、大名人的身份,来进行一次成功的,无比成功的惊世跨界,跟一般画家的发展轨迹是完全不一样。
但现在,王鹏眼见着就要小小复制一下了。
“咳咳。”林海文眨眨眼:“好吧,我就说说我是怎么应对的——话说不是我事儿精的,主要是天妒英才,世人皆愚钝,不理解我。”
总之是五花八门,大头都推到敦煌那边,小头自己处理了,一上午连口水都没喝。
……
不同的人关心的角度是不一样的。
这是属于林海文奇迹的余波泡沫,还是华国艺术领域在头羊效应下,不断飞速发展的征兆,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观察。”
要采访的。
他想了想,当初林海文掀起来的风波,比这可要厉害多了,他是怎么应对的?好像也没有这么夸张,这么辛苦吧?
他问出声儿了。
“一个林海文等于一个上市企业?造富传奇,不仅仅在股市!”——《财经时报》
恶人谷画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