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49章 恶人谷!

堵志胜心痒难耐。
“这样啊。”临时工了然点头,想着自己要不要辞职算了,去敦煌找个工作不是更好?
不知道哪位哥们一声吼,真心诚意地想要加入恶人谷,弄得满堂大笑。
如果有人想买他的画,也是走这个途径联系。
而堵志胜真的是看好王鹏,更好看恶人画派这帮年轻人,所以一直不肯放弃,早早就跟他们说要来看展,作为业内大拿,王鹏他们也是欢迎的。
“你们王八蛋之间喜欢谈素质啊?我们人不太喜欢跟王八蛋谈素质。你现在给我滚出去,此地王八蛋不得入内。”
因为王鹏现在出作品比较少,还在飞速的进步,他本人的意愿也是希望专注于提高自己,而不是赶紧去赚钱,家里也支持。所以林海文也就改变了当初的想法,觉得没必要签画廊现在——“以我的曝光度和体质,分你一点点余波,你现在也够用了。”
林海文怀疑常硕画这么大是想要冲击1000万欧元的拍卖纪录,不想被弟子给超过太多——但林海文没敢说出来,怕被打。
所以堵志胜一看,就知道王鹏的技术突飞猛进了。
在林海文油画师之心的加持下,这半年多,恶人谷门下的进步确实都相当可怕,堵志胜会惊讶至此,也不奇怪。
哈哈哈。
好多人都觉得舒服,热门展览看的这么清爽舒心,安静惬意的,真的是凤毛麟角。
其他围观的吃瓜群众也惊了一下,这看个展还有生命危险啊和*图*书?凑头去看那流气青年,有没有真被打一顿。
堵志胜今天来,是为了王鹏。
“那最后出去挡枪的,还不是我们?尤其我这种临时工,还有你这种小头头。”
跟在林海文身边的这些个市场大佬,砸砸嘴,都听说过林海文的脾气,但当面感受一下,还是很吓人的。这年头做生意的也好,干嘛的都好,脾气不好是不行的,抵制那是热词啊,随着华国影响力提高,连国际上都得注意了,更别说国内,除了那些个大老爷部门,谁也没这么硬气——就是大老爷们,一般也就是装死猪,敢跳出来战五渣的,少之又少。
“林先生门下弟子水准之高,让我们大开眼界啊。”周鹏说的是心里话,这些人的水准,毫无疑问都是拍卖级的了。而且他们专攻的源古典主义,在国内国际,虽然还不是一个主流流派,一个显学,但绝对是很有成长性的一个方向——更何况,他们本身就是创始人的嫡传,全世界对源古典主义有兴趣的人,头一个是林海文,次之恐怕就是他们了。
“退钱?你做梦呢?把他给我弄出去,小心点,别打死了,腿也别全打折了,留个肺给他,别死门口了。”
而等他看到唐城的《秋沙鸭》,芮明月的《火把节》,楼均的《红螺》……心里的震惊是越来越大,这几个人的进步之大,比他们在第一届黄帝展上的画作,已经是飞跃了。
“是啊。”
hetushu.com半年多前看到的作品比,王鹏进步太多了,几乎已经到了林海文画《不语观音》的水准,那是百万欧元级别的——当然价格取决于很多因素,王鹏也不能跟林海文来比,但从技术上,确实已经有百万含金量了。
……
所以王鹏的作品上拍都是直接跟拍卖公司联系的,从敦煌董办林海文私人助理团那边走。
包括唐城他们也是这样的,林海文又不收他们的分成,卖多少都是他们自己的。
他想要王鹏,想死了,不过一直想不到。
这比的,董文昌成名四十年,听着估计会直接被气死。
林海文皱着眉,瞅过去,是个二十左右的青年人,流里流气的:“还真不是这个道理,你妈生下你来,算是拿到门票到这个世界上,可你也不能随心所欲啊,不还是要老老实实当个王八蛋?”
就看市场能发挥这座百万金矿多大的潜力。
因为他也被林海文吓到了,他以为这种大人物,在公共场合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跟他对着干,结果林海文就直接骂他,直接轰他了,跟国外那些被丢鞋子砸鸡蛋的官员一点也不一样啊,被砸了之后,不应该还要微笑着说:我理解他们的心情,我尊重他们表达的权利,我呼吁大家不要怪罪他们,我喜欢社会永远和谐……
“……没事儿,林海文不一样,我们艺术区的老人都知道,林海文脖子硬着呢,脸也大着呢,把我们都能一起包进去,要是和图书我们出事儿,也是打他的脸,放心好了。”
“林海文啊?”
“……”
这不是个坏事,说明把消费者和老百姓当回事了呀,但有时候这些公司的、公众人物啊等等,也确实有点委屈,有点憋气。比如今天那个流气青年,如果到别人身上,说不定也只有笑呵呵当没听见,或者缓和语气变相认个错,跟林海文这样怼过去,还大摇大摆让安保人员把人拖走,拖走之后还能跟大家伙撂狠话的,也是没第二个了。
“天塌下来有个高的人顶着,怕什么?”
“好。”
常硕,何思寒,鹿丹泽、吕骋、王鹏,唐城等天美五娃,再加上常硕执教巴黎高美和央美时,指点比较多的几位华国画家,一共是15个人,近60幅作品,镇展的当然是常硕的,他近年来罕有的一幅大画——《池塘》,占了一整面墙之多。
他怂怂地被拖出去了。
我们可没想打人啊。
把人给拖出去了,林海文这才哼了一声:“吃了人还想要有好下场?各位进门的时候没看见么?这里是哪里呀,这里是恶人谷!恶!人!谷!请注意,请严重注意!这里不惯任何毛病,欢迎大家帮我们广而告之啊。”
林海文没想到,才一来,就碰见这种老子花了钱,老子想干嘛就干嘛的瘪三,尤其不明白什么叫是非,不懂道理,彻头彻尾跟素质沾不上关系,还特喜欢把素质挂在嘴边,恨不得全世界都是有素质的,就他可以凭借无耻和_图_书和不要脸,横行无忌。
保安心怀忐忑啊,问队长这次怎么这么硬气?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代,身处京城艺术区这种地方,保安是真·弱势群体,一个不小心就上网,红了。
他跟着林海文走到王鹏的画前头,眼珠子都突出来。
“周总过誉了,他们离涂刚、董文昌那些人,水准还是要差一点的。”
王鹏这幅画,题材很寻常,林海文也画过一些——花瓶,里头摆着花,二十三朵,七八种颜色。这么多的花,这么多的颜色,包括摆放的形态各自不同,而且不同的花要表现出来的情绪也不同,对画家的挑战是非常大的。
“我凭什么出去,我买了票的。”
安保人员都给吓一跳。
1916画廊的老板堵志胜,是华国最早从事专业画廊的,从业差不多二十年了,他当年是在美国高古轩画廊工作,积累了一些经验之后,就回国来自己做,正好赶上了华国当代艺术的井喷期,扎扎实实捧出来几个画家,现在台面山活跃的几个当代艺术名家,有一半都是从1916走出来的。包括堵志胜也收藏了很大一部分这些画家早中期的作品,跟囤货似的,现在都是紧俏物资。
流气青年看见有安保人员靠近了,赶紧变了态度,跳脚大喊:“把钱退给老子,老子还不看呢,垃圾画。”
太牛逼了。
大部分人还是艺术爱好者,不过也不全是:
“我买了票进来,想怎么看是我自己的事儿,我花了钱还要听你说和-图-书教啊?搞笑了。”
在满场的各种笑声里,林海文停了步子,有点皱眉头:“各位朋友今天来看我们恶人画派的画展,我是很感谢,当然也喜欢大家是对油画作品,对艺术有一份爱好之心。不是说来看个热闹就得了,总归还是要有点美的收获,是吧?希望大家不要把这个画展搞得跟菜市场一样,想要听笑话的,赶明儿去天南茶馆里头听相声,好吧?”
如果交给他操作,不说百万欧元,百万人民币是绝对没有问题的——比王鹏现在40万左右的均价高一倍还多。
“林海文,你骂谁呢?你什么素质?还大师呢。”
也因此1916画廊,在很多青年画家眼里,都是梦想之地,能被签下来,基本上靠画画养活自己,就不成问题了,能正儿八经走上这条艺术道路。
“买了票又怎么了?让你滚你就得滚。”
林海文这里就是,我——草你马勒戈壁。
答案是没有。
还跑去想要退票,结果人家把票给他看——因个人不遵守观展规则,不被允许入内或者被要求提前离开的观众,不予退票。他还想闹呀,结果平时也挺好说话的管委会保安部门,这回特别强硬,直接给怼出去了,中间老拳暗脚,一个没少。
一圈看下来,也不只是堵志胜,嘉德拍卖的周总,知名策展人王志恩,也都赞不绝口。
整个展览。
这一嗓子,说的现场都安静下来了。
果然,现场一下子安静多了,大家说话都细声细气了。
嘿嘿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