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48章 恶人画派初啼声

“林先生好。”
……
“……没事,唉,你说说这有个好老师,真是少走二十年啊。”竺宇羡慕啊,他也有理由羡慕,毕竟那里头也不只是林海文在天美的学生,有鹿丹泽、吕骋这样的央美校友,也有何思寒这种同龄的天美老师,他怎么能不羡慕呢。
“呦,两位这是深情对视呢?”
“林大神,我也想要加入恶人谷,我吃过人的,可以不可以?”有个男的突然吼了一声。
林海文带人进到恶人谷画派展现场,最先入目而来的,就是他手写的“恶人谷”三个大字,跟恶人谷画室门口的那个一样,气势纵横,字字珠玑。
“差不多了都,海鸥的人说你不参加,比较好控制状态。”
官人,来嘛,看看咱们的好货色。
“哎。”
从国内来说,嘉德比苏富比、佳士得还要来的更有吸引力呢,论起对当代华国艺术家的关注,专注于国内市场的嘉德,更是比两家国际巨头高不知和*图*书道多少。
“干嘛?”
当然,这也有一个宣示的意味,恶人画派中的实质性的领袖不是常硕,而是林海文,所以林海文可以不参加,以一个推介门下新进的姿态,来把王鹏等人推出来。
“说话那个?”于波看着晃晃脑袋的竺宇:“你不认识?嘉德拍卖的老总周鹏啊。”
于波还想要邀请一下林海文,可是没敢,张张嘴什么声音也没吐出来,眼见着林海文带着一大帮人拐了过去,进了恶人画派展。
说起老师来,拥有蒋院长这么巨头的老师,竺宇在全华国都不会比谁差,唯独遇上了林海文,这就没辙了,异类啊,奇葩啊,生来就是气人的啊,不说他的学生了,林海文自己都比他们俩小了快十岁。
“唉,现在我觉得你说的对了,拜一个好老师,真是少奋斗二十年啊。”于波长叹一声:“瞧瞧林先生跟常老师,又是展览,又是给拉关系,更别说还有那国和_图_书际青年油画比赛了,王鹏的价格现在就比我们高了,其他人我看也不要多久,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,啧啧,羡慕啊。”
“哎,你——”于波被堵的,都说不出话来。
竺宇眼珠瞪大:“嘉德?”
那在他身边的人,恐怕除了常硕,都要没有什么存在感了。
里头已经进来的人,也不少了,因为空间并不是特别大,很快都注意到了林海文到来。
林海文来了。
林海文不参加这次联展,也是之前就决定的,在《黑龙潭》面世之后完全确定下来。他要是参加呢,其实有利有弊,利的一面,当然是以林海文的名气和声望,完全不必担心没人看,传播力不够,对于宣传王鹏、芮明月这些弟子辈儿的人,有很大好处。但弊端相对来说更大一点,林海文现在是如日中天,就像一颗巨大的太阳,所有的光和热从那里而来,吸引所有生命围绕他存在。
王鹏还是给林海文打电和_图_书话了,尽管都准备到这个时候,有什么大变化是不太可能。
跟他玩儿强买强卖也就算了,居然还跑到王鹏那里去装哔,结果装成了傻哔,怪不得回去越想越气呢,好开心:“没事儿,陆总这个人很诙谐的,平时就喜欢拿自己给大家逗乐子,你下回见到他,跟他开开这个玩笑,他一定挺开心的。”
“陆总……支持我们……不要损坏……经典……观众想看。”
“边上还有1916画廊的老板,艺术区管委会的唐主任,王思恩,你知道吧?策展人,蒋院长从艺三十年的展览就是他策划的呀?你不知道?”
竺宇咽了一下口水:“是的,我跟于波,还有几个朋友,一起办的。”
“……那会儿我还没拜师呢。”
“嗯,也是,我要是参加了,那人山人海确实不太好控制,行吧,你们继续弄着,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你再给我打电话。”
林海文差点摔一跤。
“蒋院长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高足啊。”一位先生就很捧场:“那等会儿我们来看看,可以吧?”
……
“你们今天开展览啊?”林海文挺好奇的,他有一段没见过竺宇了,不过背靠蒋和胜,发展的应该不会差。
“你一个画板画的,有什么可羡慕的。”
可是一进到第四天,竺宇和于波站在自家展块前面,瞅着那人流哗哗的往恶人画派展进去,都想跑去拉客了。
在京城艺术区举办的这一次“初啼——恶人画派师生联展”,相对于林海文的个展,显著平和很多。
“当然,欢迎欢迎。”于波顶了竺宇一下,连连点头。
蒋和胜的牌子还是响的,虽然今天林海文陪着的,其实不是画家,主要是知名策展人,拍卖公司高管,画廊、艺术区的经营者,给王鹏他们找点路子。
蒋和胜的弟子,央美的老师竺宇,最近跟于波等四五位青年画家,一起举办了首次多人联合展览,比恶人画派展要早三天多,反响还是可和*图*书以的,毕竟是蒋和胜这些名宿的弟子,不论在宣传还是在专业上,水准都不低,也吸引了不少艺术爱好者来观展。
“呸。”竺宇浑身一抖。
林海文笑着摇摇头:“那你们忙吧,我过去了。”
该。
“那人是谁啊?”
不过还是比其他同期展览热门几倍。
两个人对视一眼,默默无言两行泪。
嗖一下,竺宇跟于波迅速站了起来:“林,林先生。”
“这样啊,挺好。”林海文侧身跟几位客人介绍:“央美蒋和胜院长的弟子。”
“真的呀,我还能骗你?”林海文顺手坑了陆冬一把:“你们那展怎么样了?”
林海文听着王鹏说话,笑的快四肢不遂了。
“您好!”
“……这样啊?真的么?”
传播范围是很重要,但传播的有效程度也很重要,一万人看见,只有十个人能记住王鹏的名字跟画,当然是不如一百个人来看,有二十个人能记住他。
于波比他平和不少:“你这话说出去,不怕被打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