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37章 出主意

“真的?”
“好样的!”林海文揉了揉小黄的小脑袋,让王鹏给管理处打个电话,告诉他们湖里有架飞机。
啊!!
那无人机小气吧啦的,一看就是口袋型的,小黄虽然也不大,但作为恶人谷出品,人家凶起来也是很阔怕的好不好。
“还骗你不成?”
“有用估计是有用,我爸可能就不会表态反对,但要让他支持,还不知道怎么办呢。”凌鸣想了想,林海文要是以一幅画致贺,他爹估计会有所改观,毕竟林海文算是给王燕担保了,人品至少没问题,但家庭条件就是那样,想要让凌董事长转而支持,恐怕就难。
今天,恶人谷画室右侧的小花园要建好了,凌鸣也特地过来跟林海文一起验收一下。
真正会作法的,在这里的呢。
“哎,怎么看不见了呀?”
应该来说,王鹏跟其他人是有一个级别的差距。
林海文瞅了瞅恶人谷,看看能不能给凌鸣弄个街东头老媒婆的肚兜穿穿——咦~~~
效果很不错。
不过看到有些景区请了道士和尚去,他还是忍不住想笑。
“卧槽,难道凌董事长上演了电视剧中http://www.hetushu.com那经典的一幕?扔出支票,让王燕离开他的儿子?”林海文这会儿八卦之火,已经胜过了关心之情:“不是真的吧?太精彩了。”
“林海文的恶人谷画室在哪里呀?”
然后一个倒栽葱,掉黑龙潭里去了。
林海文的日行一善榜放在那里,准备打一个长期战争,起码等到明年底,再来跟他们商量一遍。
林海文放小黄回到自己的小角落,他走到两幅画布面前,此时两个《父亲》都已经有了显著的轮廓了,区别也渐渐出现,写实的这幅纹理深刻,纤毫毕现,很有力度。而源古典主义的那幅,则是整体渐渐有一种气氛诞生,很奇妙。
“这个后面?这个后面是什么?”
“可以,嫂子也还好吧?”
林海文一招手,小黄马上明白,冲天而上,无人机操作员明显看见这只漂亮的大鹦鹉了,无人机狂抖,小黄就撞悬停的无人机,撞的它颠三倒四,晃晃悠悠。这东西还是比较脆弱的,是个脆皮,没几下就丝血了。
巴适得很呐。
“有用。”
“为什么不信,你三十多m.hetushu.com了还是光棍,条件还这么好,很可疑的好不好?我怀疑以凌妈妈的脑洞,估计早就想到这个了。”林海文给他打气:“放心你尽管去尝试,要是不行,大舅子我还有办法,保准让你一家和和美美。”
“我要给你们画结婚照,有用么?”
而单纯从艺术上,他们跟林海文越久,受到油画师之心的感染越深,自然对林海文的艺术就更为感兴趣,更为推崇,默默归队也是题中应有之意。
“……滚蛋吧,我就不该跟你说。”
恶人谷画室。
“小黄。”
凌鸣皱着眉头:“也不是,我妈倒还好,我爸爸不太看得上。而且他还调查了王燕的背景,她家里那些事都查出来了。”
“这是什么馊主意啊。”
“不会吧?你连自己讨老婆都摆不平?”林海文斜睨了一眼凌鸣,觉得不太像,不说凌鸣现在的社会地位,瓷都大师瓷协会会长,全国工艺美术大师,就单说身家,盛世凌瓷现在站稳脚跟,发展的越来越好,加上林海文这个活招牌,在全世界招摇过市,也给盛世凌瓷打响了一些国际知名度,他几亿身家和图书不在话下。
林海文灵光一闪,让凌鸣附耳过来,给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。
……
林海文弟子,现在都渐渐归队了,之前画各种都有,但现在就开始万流归宗,向源古典主义进发——老师开创了一代技法流派,他们要是不跟进,不是啥么?整个世界,全球所有学习绘画的,没有一个比他们更得天独厚了。
“……给我闭嘴吧。”凌鸣翻一白眼,但语气带点困惑:“我家里可能真有点问题。”
等管理处的人捞起来一掌大小的“飞机”,也是哭笑不得。
“别呀,怎么不该跟我说了,我是你大舅子呀,王燕那也是我铁锤妹妹,放心,我会给她做主的。”
又背着手回到了恶人谷画室,还没进门,就看见一个黑不溜秋四轮的在天上飞——无人机,MMD,湿地不让用无人机的,黑飞呀。
凌鸣满腹心事地走了。
凌鸣怀疑地看着他,不过他也没人说去:“主要是王燕,她觉得吧家庭很重要,尤其感情好的家庭,都很珍贵,不要随意地放弃。所以她就很想我家里人能够祝福我们。”
“他们也不能信吧?”
《父亲》中和图书,林海文画的时候,也是有挑战的。
“还可以吧?”
“上回来还没有这个假山的,这是什么啊?”
天美已经放假,放的挺早的,林海文门下,从王鹏往下数,有一个算一个,现在都在恶人谷画室安家落户,王鹏自己京郊的画室也不去了,跟师弟师妹们一起,他还可以帮林海文带带学生。
古典主义以人物、肖像为代表,但《黑龙潭》却是典型的风景画,所以在人物画中展现源古典主义,也是林海文的一个新课题——这也是全球艺术届讨论的一个热点。如果说源古典主义的突破在于可以近乎无限地表现自然,那么人物呢?人物当然也是自然的一类,可毕竟还是有些不同,在表达人的时候,内在的东西,和观众共情的东西,会有更多的要求。
工作量不是很大,就是比较精细,因为它是面积不大的立体小花园,首先就要有阻断视线的效果,这样它必然需要比较高,但移植高大乔木的动静就太大了,也不符合湿地的规定,因此弄得是生态墙概念的,盆景似的一个花园。有点像是春城的花展,弄一些大模型,然后里头填土种花种草,和_图_书各种悬挂的,吊着的,然后底下是灌木,还有一些假山,小人工池。
凌鸣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黑,煞是好看。
那么在源古典主义的艺术道路上,王鹏已经走到一个边缘,大约是林海文画《盖亚》之前的状态,离《瓷·八作》,甚至《黑龙潭》当然还是很远很远。可相比其他人留在《不语观音》,乃至更早的阶段,显然就更高一筹了。
源古典主义技法应当如何表现这些,评论家是很好奇,也很期待林海文的人物画新作。
源古典主义如今火热的不行,各种意义各种评价,如累累硕果,谁都知道,能掌握这个,前景可期。
林海文背着手,在自己的小花园里溜达了几步,跟着木围栏,他都能听见那边的游客在嘀咕。
这就涉及铁锤的心结了。
林海文在画源古典主义这幅的时候,有时候会想到《蒙娜丽莎》的那一抹微笑,其实她的笑容也是非常丰富的,似笑非笑,笑也不笑,可能达·芬奇在光与空间的这个方向探索中,也已经走到一个程度了,不过受限于时代,他的方向并不集中于这一点。
小黄扑棱飞过来。
不远处一声惨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