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33章 拆散一对是一对

女人顿了顿,为自己的英明感到庆幸,什么也没说,掏钱付了一半,还从男的手里拿了两个打包盒:“我也有一半,好吧?”
“……小气。”
作为一个互联网生物,她能认出林海文来,并不出奇。
“京城人真能吹。”
“……胡说什么。”凌鸣现在不得了,上次聊天说起还是很清醒的,现在看着越来越老树开花,一发不可收拾了,都纯情起来了,还不让林海文开车:“就是堵车。”
“有什么不好说的,想回来就回来,想出去就出去,又不是什么稀罕事,意大利还打算给我个勋章呢,叫啥仁惠勋章,名字不咋地,我正在考虑要不要。”
“啧啧,急什么呀,车上多不舒服啊。”林海文吐槽。
“得了,过瘾呢?”林海文瞪了祁卉一眼。
“又轮不到他,他家不是有大哥么?”
……
“……”
没过多久,隔壁桌就起身了,经过的时候,低低惊呼一声,男俊女美,顿时自惭形秽,快步走了。
“知道了,一颗小钻石,我上次还帮你联系了南和_图_书非钻石公司呢,一有更大的出来,就马上给你拿下。结果你偏偏喜欢小的,行行行,我让助理去给你买,好吧?”
林海文得意地瞥了一眼凌鸣,没等凌鸣说话,跟他们背靠背的地儿,传来一声嗤笑。
菜上来之后,林海文也没去找麻烦,不过他留了一耳朵,倒是很巧,隔壁也是在相亲,男的是个京漂儿,有房有户,但显然还不认为自己是京城人,女方是外地,还没落户。
那跟她相亲这个男的,刚才就是说林海文真会吹牛逼……女的本来就对这男的不太满意,太小气吧啦了,这下子更是没话说。
隔壁安静了下来。
“得,看来你们是商量过了,都商量到这份上了,还装。好吧,现在我宣布,你们俩搞在一起了!当当当~~~”
一直走到外面,女的才突然“啊”了一声:“刚才那不是林海文么?”
“拆散一对是一对啊,不然怎么显出我们有女朋友的优越来?”他看了一眼凌鸣:“得了,你们俩也别装模作样了,明明心痒难和-图-书耐了,还开群众座谈会,形式主义。不过王燕啊,凌家多多少少也有个百来亿的身家,不算大富大贵吧,也是个小豪门,你这个要想想清楚。”
除了林海文,剩下三个都笑喷了。
听着听着,林海文都不说话了,乐的。
四个人面面相对。
王燕耳朵红红。
“这,首付是我们家出的,房本名字我家里觉得暂时不好考虑,至少要咱们一起供个几年房子,才能说吧,不然这社会也不是没有那种人,当然,我不是说你啊,就是防患于未然麽……”
“谢谢老公~~”
一场相亲,就此白搞。
不行了,快要忍不住了。
“……房子在东五环,八十多平米吧。你别看是五环,也不大好像,可这是京城,寸土寸金的,可不是老家那边,有一千平也不值钱呀。”
“……房贷……”
“别理他们。”祁卉看着铁锤妹妹,中短发,脸白了也小了,一身打扮知性又到位,心里好感慨:“跟变了个人似的,海文让你离开的时候,还说是为了你好,现和图书在看看,他说得对,你要是留在敦煌,不出去,不下决心,不会是现在这个面貌了。”
“恩姆,房贷嘛,我也才毕业这么几年,家里支持我一个首付已经不错了,再说了,我以后的伴侣也要为家庭做贡献是吧?而且房子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,得有户,对吧?在京城,这能买房就是个了不起的事情了,多少外地人捧着钱也买不了房。”
这边四个人互相瞅瞅,忍着笑,这男人想吹又怕吹破天的样子是挺可乐的。
“就是,别担心,都是小事儿,你点头才是大事。”凌鸣真真假假的:“在我这里,你是最重要的,什么三环别墅,什么京城户口,什么玛莎拉蒂,都是小事,只要你开心,只要你快乐,我全都愿意给你。”
“得意什么呀?”
凌鸣跟王燕已经笑得发抖了。
“……可我也不是京城的户口啊。”王燕忍着笑配合林海文。
一碰到楚薇薇就一股心虚样子。
“……房本……名字……”
林海文看在眼里,这俩货早就勾搭上了,还假装开群众座谈http://m.hetushu.com会,不要脸。
噗嗤!
这条件,看着就男方占了优势。
没意思。
“那是意大利给外国人最高级别的勋章……”铁锤给科普了一下,林海文在油画上的成就,尤其明年就要担任威尼斯双年展首席特邀嘉宾,意大利准备给他颁发勋章,很正常。
“啊~~吃个鳝段。”
“那你呢?”祁卉笑的眉眼乱闪,推推林海文:“那你呢,上次说给人家买个钻石的,结果500多克拉那颗你都错过了,这回纽约出一个600克拉的,你可不能再错过了。”
“不成,就得AA制啊,相亲是双方的。”男人听了她说“不合适”之后,也没争取,就是提出AA。
“户口算什么,户口就是王八蛋,一句话的事儿,公司年年都有指标。”林海文一挥手,豪气干云。
恶人值+40,来自京城凌鸣。
“咳咳。”林海文清清嗓子:“王燕啊,凌鸣这条件不错的,家里二环有房,三环也有房,四环也有,五环有两套呢。只要你点头,立马送你一套。”
“哎,乖了乖了和-图-书。”
“啊~~~这是鱼肚子上,最好吃的那一块了。”
“吹了吹了,肯定要吹。”林海文眉飞色舞。
隔壁卡座上,有一个脑袋冒出来,是个男的,第一个瞅见就是祁卉——祁卉的气质、长相、装扮,整个京城同龄里头,都不定有几个能比的,那男的瞥见一眼,跟被烫着一样,赶紧坐回去。
“是啊,堵车嘛,车上不舒服,让你们别急啊,你想到什么了?”
他们俩先到,等了半个小时,那俩堵车的才到。
铁锤笑了:“人生际遇真的很难说,我出国去意大利的时候,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,一个人漂泊异国,找个毛乎乎的老外,生一窝小混血,运气好能有个华人面孔的,我就满意了。结果谁想得到,才三年功夫,又回来了。这根儿啊,不好说。”
林海文招招手让服务员起菜,他们今天来的是个商场的泰式烤鱼店——祁卉说上次跟楚薇薇吃过一回,觉得不错,就来了,林海文自然什么意见都没有,他越这样,祁卉越气得慌。
“老公~~来,啊~~吃个虾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