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31章 日行一善初显威

否则他也不至于提前兑换出日行一善榜(简)来,毕竟是也是十几万呐。
“行了。”黄丰让这帮兄弟闭嘴:“你们是不是傻,这些人会自己上手么?要打也不会在这里,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们把林海文打了?自杀呀?”
霍太太接到了霍思名的电话:“你拿二百块钱到小区门口。”
里头,刘天晟六个人面面相觑。
黄丰:……
……
所以折腾这么厉害,就为了让林海文来骂一顿霍思名?
“唉,可惜的很。”
恶人值+500,来自德云王天宇。
“呼——”
跟他们商量怎么妥协?
恶人值+100,来自京城黄丰。
林海文没那么天真。
“黄总,怎么着?你的人还不出去,真想要把我们打死?嗯?”刘天晟脸色难看。
“两个打六个。”
“怎么着?现在也没辙了吧?”鸣蓝旅游的王天宇,摊了摊手。
“那,那您怎么——”还冲进去。
……
从林海文那边,他也什么都没得到啊,也没人承诺会降价——不对!按照林海文自和图书己说的,他至少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目的,那就是把霍思名给骂一顿,霍思名都让他给骂走了,这个目的无论如何他都已经达成了。
图什么呀他们?
啪,欧成万一拍掌:“我明白了。”
“傅成,我们走。”林海文回头看了一眼刘天晟:“刘总,欧总,各位,不管怎么样,我对正义的坚持是不会改变的,我对丑恶的抨击是不会停止的,你们好自为之吧。”
让刘天晟他们承诺降价?
……
林海文走了。
一次投资,终生受益,极品项目,尽请加盟。
这里头我敢打死谁啊。
日行一善榜上有十个位置,榜单嘛,群攻武器。此时第十位上已经名花有主了,就是霍思名先生——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行善去。
霍太太一阵奇怪,什么时候霍思名自己打车了。今天他出门是跟刘天晟一道去的,没坐协会的车,可是他提前走了,只好自己打车,偏偏在经过那个八十多岁卖杂货的老头身边时,突然一股恻隐之心油然而生,冲动之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下,居然把钱包给掏空了,全都给了他!!
“滚滚滚。”
可惜。
“我特别想踹那个马蚤欧的,啧,装逼犯。”
“这么说,林海文是真有把握让我们伤筋动骨?不然他也不会预设我们会跟他动手啊。”
京城某高档小区。
林海文也没有这个兴趣。
“一个打六个,没看见林海文那边的大个么?就里头那种,他一个人打十个都不费劲。”
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大的好事,他绝对是被林海文给气疯了,才行为不正常。
霍太太听他口气太差,不敢再问了,只好拿着钱来付账。
“……”傅成无语:“送您回家么?”
“……”
至于最后林海文突然闹了一场,还真就没有太多想法,他主要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在混乱中踹他们几脚爽一爽,现在光嘴上骂骂,他都有点不足啊。结果没想到黄丰冲进来的速度太快了。
“什么玩意,六个打一个。”
刘天晟:我们什么也没做,为什么就要被打死了?能说个理由么?
和-图-书人值+800,来自阳明欧成万。
“嘿嘿,不好意思啊老板,我们是小本生意,刚才也是怕你跑了。”
虽然黄丰不知道自己为啥有恶感,但见着林海文那个正气凛然的鸟样,他就莫名的不舒服啊。
“啊?”
不过这一波,也算是不错了,霍思名给了他上限一万点,其他几个,包括黄丰在内,也给了差不多三万多点,加一块,就补充了四分之一,不无小补。而且这种投资是很长远的,说不准这些人回去之后想一想,又不开心了,不就又给他来一波恶人值?
“嗯。”
“明白什么了?”
黄丰笑笑,陪了声好,带人出去了,他倒也不怎么犯怵,毕竟也不是没跟脚的,在京城二环经营这么一家深挖洞广积粮的会所,背后没点本事也是不可能的,跟万世居的董云海一个性质嘛。
恶人值+600,来自京城刘天晟。
“出租车,我身上没带钱。”
看着霍思名夫妻不理会他,转身进了高档小区,出租车司机撇撇嘴:“切,坐车给钱,天经地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义,装什么装。”
戏精!
霍思名不愿意跟个司机继续吵,他原本说让司机等等,自己去拿钱给他,但司机就是不肯,话说的还挺难听“装阔呀?坐霸王车?你也不看看我,像是个傻子么?告诉你,今天没钱,我就送你去派出所,看你是个什么货色,绣花枕头一肚子稻草,烂心烂肺的东西。”
“黄老板,果然是我误会你了。”林海文从傅成背后转出来,走到黄丰人马边上:“你果然是说到做到的信人,佩服佩服,这样,我就先走一步,你不要闹大,别打死人。”
刘天晟他们脑子里有点错乱,不知道这场戛然而止的见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他们的目的一个都没有达成,林海文没说放弃搞事,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听他们准备给的台阶——比如结合有关部门的景区治理行动,他们这边也让人公开说是因为林海文发话,才幡然醒悟,决心改变,这样林海文面子也有了,可以下台了,大家你好我好混过去,搞不好还能跟林海文结识一下,要知道洛城那些景区,www.hetushu.com包括清凉山,还有一柱山,他们可都眼红啊。
几个人一阵看来看去,陷入了深深地思索。
一篇文章一首诗,就能改变一个景区的命运,这种人才,如果没有眼下的事情,他们都愿意当祖宗供起来——你说这林海文不是皮痒么?好日子不过非得找麻烦,脑子有坑。
……
“明白林海文为什么神经了,他这是给咱们挖了个坑啊。你想啊,今天这事儿如果外人知道了,后面林海文要是真出什么问题,可不就是欲仙欲死?林海文指定是知道,今天这场合,我们不可能做什么,他才有恃无恐地来了,还带了个保镖,演了这么一出,这往后不管是什么时候,什么环境下,他要是出了意外,大家头一个想到的是谁?我们呀。”
“黄老板,我们——”
林海文今天来,如他所说,真就是两个目的,一个是霍思名,一个就是听听刘天晟他们打算说什么,兼听则明吧,他也很想要当面地听一下业内人士的讲法。两个目的都达成了,他也就可以撤了。
林海文不说话了,闭目沉心去看恶人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