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1002章 世界艺术领袖

“唉,命啊。”一个微博员工长叹一声:“我们在这里加班加到死,赚的钱还不够林海文那支笔抹一抹的,更别说社会地位了。”
大都会博物馆,多位权威评论家、专家,也均表态《画室的窗外和黑龙潭》展现了超越以往绘画技法和表现方式的艺术水准,是二十世纪以来,油画,乃至整个艺术领域,出现的可能是最具意义的一次突破。
5.5寸的手机屏幕上,界面最顶上是一条横幅。
哲昇是来探班的,谷萩这部戏大夜戏特别多,一拍就拍一宿,他挺多牢骚的,不过抱怨了谷萩也不听,他也没什么办法,只好常来探班,至少抓住她休息好,大晚上注意保暖什么的——十一月底,这种狗不拉屎的地方已经很冷了。
谷萩真点进去林海文的超级话题专页。
微博开屏上的画面,是一片深深浅浅的湖蓝,上面是竖着的三个字:林海文!
已经是纽约凌晨2点,国内下午2点了。
妹子看着突然丧掉的同事们,摇摇头:“赶紧休息吧,回头还得http://m.hetushu.com继续呢。那都不是一般人,别去比了,找打击呢。”
“那还是算了吧。”
直白的要命。
哲昇一代潇洒雕塑家,现在是很老妈子了。
“嚯!”
“没了?这么漂亮的,这么厉害的美女,那么天才,那么英俊的少年,两个人之间就没有发生一点刺啦刺啦的火花儿?而且照理说,祁卉也跟他们是同学啊,哇塞,三个人的故事,当年年少,你争我抢,一晃眼十年过去,男主人公功成名就,天下闻名,女主角坐拥他的家族产业,掌控百亿帝国,还是男主人公的正牌女友、未婚妻。而另一个女主角,却背井离乡,在沙漠和炮火中游走,心中的苦和泪,都在中东那干燥的风里消散,静默,只有那一粒一粒飞扬的黄沙知道她曾经流过的泪,曾经伤过的心。”
哲昇把乌鸡汤塞给谷萩:“我天啊,这是要干什么?拳打南山敬老院,脚踢北海幼儿园啊,连达芬奇跟拉斐尔都挤到边上去了。”
楚薇薇今年才正式跟hetushu.com前辈一起入行单干,这也没几个月,就已经做出一个大新闻了,她们跑到了中非国家,隐姓埋名、坑蒙拐骗,装过生意人——反正华国人在非洲做生意的很多,也扮过UN粮食署的官员,跟人家说是来考察救助方案的,也就是来送东西的,不过要先来看看情况,你们是不是快饿死了,是不是生活确实过不下去了……总之很艰难,潜伏了足足三个月,最近才第一次把中非部落冲突,如此清晰而残酷地展示给东西方世界。
但今天开始,历史将会被改写,林海文引领了油画艺术的发展,成为主流艺术领域第一个真正的、普遍的、华人的世界领袖!或许,这就是华国世纪最为直观的标志!”
“都看着我干嘛,我就知道这一个,别的没了。”
自14世纪,大航海时代开启以来,全球和世界的概念出现,在艺术领域真正称得上世界领袖的华人,一个也没有——这也许并不是我们的艺术家不够好,而是因为我们缺席了蒙昧的海洋时代,我和图书们文化和艺术,没有成为世界性的艺术,伴随着的,当然是我们的艺术家似乎永远也无法超越他们的西方同行,在文学、绘画、雕塑、音乐、舞蹈、电影,甚至电子游戏、互联网这些主流艺术领域,莫不如此。
“得了,别八卦人家了,你管人家爱恨情仇呢,人一个一个都做出大成就了,那就算有八卦,也是传奇轶事,等以后不管是林海文还是楚薇薇,包括祁卉啊,写回忆录、传记什么的,这都是爆点啊,不过咱们那会儿估计都已经退休了。”
咦?
当他们把材料整理完,打着哈欠发给国内。
正在准备大夜戏的谷萩,点开了微博。
华国国内,下午六点左右,太平洋对面刚刚迎来新的一天。
“……想想还不行?”
“怎么了?打拳啊。”
“社会地位这个词你都想得到呢?可以说很志存高远了,佩服佩服。”
“自大航海时代开启全球化以来,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,来自华国的世界艺术领袖诞生了。林海文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其全新源和*图*书古典主义作品《画室的窗外和黑龙潭》,该作品被当前世界最顶尖的德意志艺术家格哈德·里希特,认可在光和空间上取得了完全的,前所未有的,超越一切前辈巨匠的突破和成就。同样是顶尖艺术家加斯佩·琼斯,据传在观看了这幅作品之后,甚至否定了自己一生追求的抽象主义艺术道路。这不仅是对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,抽象表现主义及当代艺术的重新思考,尤其重要的是,他将源古典主义认定为绘画及艺术的主流和正朔。
楚薇薇也一战成名,成为华人记者中的热门谈资。
“你看看这个大横幅上。”
他把充好电的热水袋塞给笑嘻嘻的谷萩,回头去给她倒乌鸡汤:“你点进去看看,不就知道了。”
他拿过来看了看,嘴巴越张越大,敢情这横幅还不算什么,“微博收藏”的文案,才叫惊悚呢。
“确实,哪个一般人敢跑非洲部落去拍人家武装冲突的。”
哲昇长长突出一口气:“这是要疯啊!”
“说起来,这个楚薇薇好像是林海文的高中同学哦。和图书”微博员工,每一个都是八卦成精。
上面是5个肖像,就像博物馆里的大肖像画一样,一个大框,下面还各自标了名字。
“行啊,怎么不行?哎,你要社会地位,其实也不是完全做不到。最近挺红的那个美女,楚薇薇,是吧?传媒大学毕业的,才26吧,哈哈,跟林海文一个年纪,人现在就挺有地位的,你要是愿意,不如去找人家搭个伙?看看什么时候背着器材,跟人家一起去关爱水深火热的西亚人民、非洲人民,估计下次也能捞着你的了。”
……
左边两个是达·芬奇、伦勃朗,右边两个是拉·斐尔、安格尔,最中间,稍大一点的,是林海文!
“可以啊,你去写剧本吧,这狗血喷的,跟喷泉似的了。”
被这个小八卦一冲,困意都没了,一个一个眼睛发亮看着说话的妹子。
“这是怎么了?”谷萩关掉微博,在哲昇眼皮下面重新点开,让他看了一下:“海文不是去美国参加那个展览了么?怎么又上微博闪屏了?还这么有个性,连个脸都不露,就三个大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