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86章 已经断绝关系

清凉山的人觉得真是R了狗了。
能教出林海文这种奇葩的文化人,能不是个奇葩?
但清凉山这头按照傅成留下来的电话,给傅成打过去,也没找的上林海文。
售价、门票,一刀下去是简单,但背后多少的钱多少的利益,景区的脑袋,或者说他主任的脑袋顶得住么?顶不住不就死了么?这么死当然还不如拖着呢。这年头都说不想受罪,但你问人,真一嘎嘣死掉了,还是拖个几年十几年再死的,选前头的不会多。
但人家就这样了,话说的漂亮,也不理你,没什么一二三点给你——多聪明的人啊,主任也不能不叹一句。如果林海文真的给清凉山的整改立下一二三条的规矩,主任就能担保这事儿上头肯定会接过去,这立规矩的权力,可不是他的,也不是林海文的,谁要是敢抢,且有人跳出来跟号丧呢。
……
但这借口也不是一直好用的,层级上来之后,梁雪更是快顶不住了,不得不给林海文打电话,这和图书不省心的儿子——她跟林作栋还吐槽过,林海文从高中后就让他们失去了当父母的乐趣,没想到,这都奔三了,这乐子又回来了,还是好大的乐子,动不动就是这个局座那个主任的。
我去你个麻麻卖批批哦!
方案是那么好做的么?
总之等林海文发散完了,才给她出主意。
梁雪一肚子紧张跟气,这会儿已经没了,整个人基本上处于京城瘫的状态,就听林海文在那边嘚吧嘚,给自己的心眼们都贴上金——也不知道需要多少金子才够。
“怎么了?不舒服了?”
所以基本上临川市内,要跟林家打交道的,都是跟梁雪,这次,被打爆的也是梁雪的电话。
“……动还是敢动的,就是不敢回家了。”
梁雪真是不敢回家了,她之前不过是躲梁艺的案子,这才跟林作栋到临市出了几天差,顺便消遣一下心情,结果即将踏上归途的时候,坏了,他儿子这个事儿精又开始搅风弄雨,把老家的牌hetushu.com子景区给弄了个高位截瘫,不能自理了。
“这一家人,关心老家建设发展的方式,还真是特别。”
不要脸!
“我得去检查一下身体。”
好死不如赖活着呀。
“怎么了?你儿子一腔正气,涤荡乾坤,面对这世间的不公不道,歪风邪气,不妥协不投降,凭借一己之力,可说蚍蜉撼树,螳臂当车,这样的豪迈,这样的气概,慷慨悲歌之士啊。你不为我感到骄傲吗?你不感动么?”
“不是,我得去看看,生你的时候,是不是真的把你的脸留在肚子里了,忘了带出来,看看对身体有没有影响。”
“你看啊,之前案子判的时候,你们那份谅解书,后来又巧合出差了,不是很多人说我跟你们意见分歧么?说你们埋怨我冷情冷血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,这不就是现成的么?你就说儿子大了,不听话了,不把家人放眼里了,不仅是你们父母的话了,谁的话那都那听不进去了,现在完全是个恶m.hetushu.com棍了,没人管得了了,你们只当没我这个儿子,请他们不要再来找你们,你们也是无能无力——哇,好悲凉。”
“……我觉得这不现实吧?断绝关系?”
林海文说的这叫人话么,不干涉?不干涉那景区今天的惨状是天谴啊?那微博那《挑山工》那铺天盖地的大新闻,都是人家吃饱了玩儿呢?还关心老家的建设发展,老家这行情都快成冷库了,你是要给老家发展生鲜存储啊?
林海文不行了:“什么就实话实说了,我最近正在准备以我自己为原型,写一本《孝经》,来指导全国人民孝顺老人。”
“要不来京城耍耍?你们之前不是想要搬家么?来看看房子呗,没合适的就再买一个。”
梁雪这话说的,要是让清凉山的人听见,心得凉半截。
“什么就弄死了,你对我不了解啊。我悲天悯人,慈悲为怀,惩前毖后,治病救人,吃苦在前,享乐在后——”
作为临川市的首富之家——当然是算上林海文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家财一起,叫林海文家族。梁雪是这个家族在临川市内的头面人物了,林海文固然是家族带头大佬,但他常年在京城,临川够不到,至于林作栋,也是个大文化人,不好打交道的。
“那也说不定啊,人梁家毕竟也是御厨之后,那绝味黄焖鸡的秘方传承好几百年,硬是遵循古训,直到二百年期满才重新现世,这能是一般人家么?必定是有坚持有风骨的呀。”
“你是不是手痒啊?”
电话就没歇过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赶紧给我说,你什么意思?你是要弄死他们呢,还是弄个半死?总有个目标吧?”
这就漂亮了,上头躲事儿不会出来跟林海文代表的舆论对着干,这压力就全到了景区头上——不管怎么着,你是改还是不改,你是有道理还是没道理,你是心虚气短还是理直气壮,你是活鸡市场还是生鲜冷库,总之你得要有个方案,得要有个态度,得要个应对——在装死糊弄不成的前提下。
可林海文不提。
大意和图书就是,她已经跟林海文走到了断绝关系的边缘,无法对他的事情说什么了,作为一个临川好儿女,她自己是非常关心老家的建设发展的,分外支持他们解决这个问题,重新走上奔向美好未来的康庄大道。
当然,赖活着又不如好好活着了。
“能关机啊,我一直关机呀。”
梁雪果然按照林海文的说法回复了临川市的人。
“……行吧,那就是实话实说呗。”梁雪一想,可行。
这是景区最大的困难。
梁雪表示自己在外出差,不了解情况,不好干涉。
“废话,你有这么个儿子肯跟他断绝关系么?”
“林先生的意思,贵景区如何改,是不是要改,这是贵景区自己的事情,我们不好干涉的,也不应该干涉,只是如果贵景区改了,作为一个临川弟子,林先生也非常关心老家的建设发展,希望你们能拨冗告知一下情况,劳烦。”
“土财主,去京城——哎不是,这一直躲也不是个事儿啊,电话还能关机啊?跑哪儿人家也找得到你啊。”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