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83章 清凉山不清凉

大约到晚上,林海文发布了一篇文章。
“这位朋友,要点脸行么?把挑山工拿出来当盾牌呀?挑山工一瓶水赚多少?我告诉你,一两毛钱!怎么着,景区给挑山工提供了工作,让他们一瓶水赚个一两毛,所以也得有点奖励是不是,一瓶水奖个三五块的?讽刺不讽刺?恶心不恶心?要脸不要脸了?再说了,别的地儿我不晓得,清凉山有一条三米宽的水泥盘山公路,要什么挑山工啊?卖八块,又是为了什么?”
“小丫头瞒不过我,我也是搞新闻工作的。”这个老大爷,就是跟林海文遇上两遭的那个大爷,果然你大爷就是你大爷:“想问林海文的事儿啊?”
大爷眯着眼看了她一眼:“记者?”
“楼上的都是有才人,我没有,我只是觉得大神还是那个大神,打脸从不过夜。有人不是喜欢拿挑山工给景区的高价辩解么?喏,现在以大神的名气,文章画作都有了,总算是关注了这个问题了吧?比你们瞎几把扯来的更有意义吧?以后再要有http://www.hetushu.com人拿挑山工来说话,就把这文章PIA他们脸上。”
“喏,就是那个店。”
记者走过去的时候,正好听着售票大妈在说这话,她递了身份证过去,还有50块钱:“来一张票,哎,他们怎么不买了呀?钱都拿出来了。”
“那可不,那天林海文来的时候,上山我们聊了几句,下山我们又聊了几句,从国家大事到这个景区物价,都聊了,没人比我更清楚了,嘿,要不说林海文名气大呢,这就来记者了,你是哪家的啊?我以前是临川广播电台的。”
“啊,您知道?”
记者听了一波一手资料,还是不错,也跟这位大爷追忆一通玩水年华。
“行。”
如这位网友所说。
“难得看见林大神的散文啊,文字平实,但一个乐观辛勤的挑山工形象跃然纸上,特别动人。”——这可能是一个语文老师。
算了就算了。
“还不如当初直接把物价降了,是吧?”记者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《江南日报http://m.hetushu•com》这个记者,就是临川本地人,她到售票口的地方,前头有两个人,看着是一对情侣排队。
“是吧?哈哈哈。”
售票的就是林海文那天遇着的大妈。
记者拿着票,青春洋溢的,跟个大学生一样,顺利度过各种保安的眼神。
“噢,这样的,那景区不得亏死了?”
配图也是一幅国画,红背心的挑山工在连绵的阶梯上,敦实的背影在棕褐的底色里,仿佛融入泥土的农民,巍峨的山,渺小的人,一条扁担两个簸箩,窄窄弯弯的阶梯,伸入云端。
“……丫头片子还挺会下套的,林海文说什么,我能跟你说么?那都得成新闻。就是这个物价的事儿吧,我可以跟你讲讲……”
保安人员多了好些,一个一个跟雷达似的,四处看,找记者。
因为林海文的回复,这一条始终在最高。
“……”
“怎么回事,这些人是不是来闹事的?”
“大神,你别当公知呀,人景区的水要人工挑上去的,挑山工很辛苦的,和图书卖的高一点不过分吧?再说这种东西,你要是不愿意买,就自己带呗,至于发出来拿舆论压人么?”
名字赫然就是《挑山工》,这篇原世界小学生学习几十年的文章,被林海文搬了过来,只是把泰山,改成了如今顾海燕治下的名山一柱山,这山有点华山一条道的感觉,东西基本都是挑上去的,很符合实际。
“也不能那么说,价格那都是定死的,怎么可能说改就改,人也不能同意啊。”大妈说到这里,突然有点警惕了:“你赶紧进去吧,今天人少,好玩儿。”
那不就没生意了么!
“噢,我说您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,您是播故事会的吧?我小时候常听呢。”
“105一个,学生证五折。”
男人掏出了钱包,从里头抽出两张一百块,不知道怎么顿了顿,女孩子也看着他手里的钱,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:“算了吧。”
“十分之九?90%啊?”
“那林海文跟您说什么了?”记者赶紧问了一句。
大妈把票给她:“是啊,林海文一个临川和图书人,不说给我们推介推介,愣是说我们这里的东西太贵,物价太高,这景区能不贵么?嫌贵就在外头买啊,一个那么有钱的人,扣扣搜搜的。结果还传出去了,现在估计半个临川都知道了,而且昨天听说他还发微博了,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了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,这几天总有些人买票买到一半,又说不买了,一天的票连之前三分之一都没有了。”
“哪有人去买啊,有人走近,大家都拿看傻子的眼神看他们,谁也不乐意当傻子呀。”
“怎么能不营业呢?不过生意比之前差了十分之九吧。”
记者找了个大爷,凑过去问他:“大爷,您锻炼呢?”
支持者甚众,林海文没有再回复。
“林海文的国画水准果然是很高的,这幅画小中有大,大中有小,很精彩。”
其中河东的《江南日报》就更加责无旁贷了,他们的记者暗访了清凉山景区,清凉山方面可能早有准备了,毕竟没给林海文打电话呀,林海文不是早早晚晚有动作么?
“不知道啊,这几天总有这种hetushu•com人,不知道是不是给林海文那消息给闹的。”
一路上跟她之前来的时候,确实显得少了很多人,而且老年人的比例特别多——当地65岁以上的人是不要买门票的,也是不会买水的,对他们来说,爬山就是锻炼身体,跟花钱扯不上,貔貅对他们也没有效果,所以这帮人基本没少,但少不少的,景区也无所谓。
“还营业呢?”
小貔貅首先就是对那些比较抠搜的人起效果,他们本身就心疼钱,经过小貔貅一催,得,不买了。
“难得回趟家,去我们当地的清凉山上走走,结果发现这外头一块五的工人山泉,里头居然卖8块,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核准的价格?让人投诉了,没结果,我想着可能景区觉得这价挺合理的吧,就发出来让大家看看。大家出去旅游,有没有遇见差不多的事?我看看,要不再弄个行为艺术展,全世界巡一遍,让人瞅瞅咱们景区的高标准。”
“啊?林海文?”
“可不是说么?”
这关节眼儿眼上,林海文突然要当公知了,这不是现成的新闻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