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78章 不谅解!

林作栋也知道,不然经过昨天,他不会今天还特意提及梁艺。
这么怂。
林海文走回傅成边上,他原本想要靠方言买两张本地人票——但这个大妈居然还要看身份证,他身份证早就是京城的了。
既然如此,那就里头该坐多久坐多久了,自此之后,只有仇没有亲。
林作栋和梁雪都是大忙人,平常林海文回来都只是待一天两天,也有事儿,还不觉得,这回在家里待了三天,居然就被扔在家里了。
何以成想着想着,又叹了一声。
“不是,林跃他是做错了,但他也没有想要去损害你的声誉啊,他仿作的也都是你高中之前的作品,也考虑到了你的声誉问题。”
……你还挺诚实。
这会儿林家三个人不说了,都看着何以成。
不管林海文心里怎么腹诽,但他们还是走了,恐怕也有躲事儿的心理,不在临川,案子怎么判,他们也能有个缓冲的心理余地——自欺欺人的余地。
因为梁艺居然根本没有认清自己的错,之前他们说的,都是拿来蒙林海文的,梁雨昨晚把实情跟林海文说了,梁大舅和大舅妈去拘留所看梁艺,去一次被骂一次。
“炸?”
“我父亲当时在林家人以刚过世的老人逼迫下,不得已写下谅解书的,这份谅解书也不能完全反应他真实意图。另外,林作栋先生也愿意承担相应责任,如果法庭方面认为他的作为有问题的话。”
媒体都来关注了,林海文回临川的消息,已经漏出去,很有可能就是法院的人漏出去的,所以已经有媒体电话打到新闻部来了,二次开庭信息出去之后,估计来的媒体更多,他们想赶紧的结束了账,反正事实清晰,也不需要那么长时间。
“嘿,我怎么就不能刷脸进了,你给我等着。”林海文转头走了。
跟这种社会影响力极大、关系极其深厚的人打对台,就是这样,无力!而且林海文吧,他本人还更特殊,作为一个讼http://www.hetushu.com棍,何以成打过不少舆论关注的大案子,一般来说,通过操作舆论,能够对判决产生一些影响的,毕竟本身量刑中就有“社会影响恶劣还是轻微”这么个说话,如果是受害者的律师,那自然是要万民激愤,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了,要是加害者的律师,那就是阴谋论啊,法制不能向舆论低头,被舆论牵着鼻子走。
梁艺只有律师在场,姓王,本地律师,梁大舅和大舅妈都没有来。
虽然林海文非常迅速地“改正”了,但老人家有点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意思,不跟林海文侃了,找其他老伙伴去了。
大妈这才凑出来看了看,只看到个背影,她跟同事说道:“别是个傻子吧。”
林海文白了他一眼,他又不是真神经,为了二百块钱耍威风,跟暴发户似的。
林海文好整以暇地看着何以成,觉得话他还没说完。
这怎么可能。
清凉山有十二景,有自然景色,也有因为诗人观赏而产生的,一个一个走过去,谈一谈典故,聊一聊历史,在金秋的和风里,听穿林打叶声,也是林海文少有的经历了,他倒是满享受的。
“你不要补充了。”林海文拦住王律师:“梁艺的事情,我想了很久,之前也想了,这次回来也想了,从我大舅,我妈这边,我是应该谅解她的,法不外乎人情嘛,十年也好,十五年也好,对梁艺可能很重要,对我却差别不大。但是,我还是决定不谅解她,这是我最后的决定,她需要为自己的过错付出完整的代价。”
“是的。”
“……”
林海文叹了一声,只好自己跟傅成两个走。
“请等一下再发言。”审判庭长拦住林跃他哥,看向林海文:“林海文先生,那么林作栋先生为什么要出具这份证明?”
“AAAA级的景区,四个艾斯,炸,轰,赢了,给钱给钱,懂了么?”
傅成到大妈那和*图*书里买了两张票,两人总算进去了。
“梁艺的辩护人,你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么?”
无非是说他们对亲身女儿下辣手,不肯救她——完全把之前自己的绝情给忘了。
我们出具的这份谅解书由林海文先生的父亲,知名作家木东先生亲笔书写,明确表示林海文方对林跃有谅解意图,我们认为,木东先生对林海文方具有一定的代表能力,他也不可能在完全没有告知林海文的前提下,书写这份谅解书,我们认为林海文先生此时意图推翻这份谅解书的理由,是不足够的,因为林家和当事人,认罪道歉态度良好,没有任何挑衅及激怒受害人的行为。所以我们希望审判庭能够认可相关证据的有效性。”
“林先生——”
“没事儿,应该的。”林海文跟法院的人握了握手。
但不管效果是好还是不好,面对林海文的时候,这一招是玩不出来的。
可是林海文亲自出现,再看法院这个态度,美梦破碎了要。
总之两边都有话说,手段熟练的,早年玩这一招百试百灵,近两年来,网友也学乖了,法庭也适应了,操作起来不是那么方便,成本也更大了。
在临川市出了个林海文之前,清凉山算是临川的别称——就是清凉山在的那个市嘛。
林跃家人又说了几句,最后被审判庭长给叫停了。
“不用VIP卡,城市游园一卡通就可以了。”售票处里头的大妈,耳朵还挺好:“要办么?年卡160。”
“你去买两张票吧。”
“老人家,现在的人啊,走得太快,太赶,这沿途的风景,一定要慢慢看,慢慢欣赏的。”
公诉人都差点没忍住笑出来。
林海文这个决定,是在他昨晚跟梁雨谈过之后,做下的。
其实傅成站的并不远,基本都听到了,还因为林海文要大发神威把景区负责人叫过来呢,以他的地位,还在临川老家,景区估计得把他当庙里的佛给供着。
所以光光他和_图_书给城市打的广告,就值好些钱了,所以当他们在清凉山脚下还需要买票的时候,林海文心里很不忿:“市里应该给我一张VIP卡,免所有门票才对。”
打出来的赫赫声名。
林海文本来打算回京城的,但既然说后天开庭,他就再等两天。
“就外头卖一块五的那种。”
走了两个小时,走到山腰的休息处。
拿天赋才华硬生生砸破重重天花板的当代猛人。
“你不要补充了。”
“等什么等啊,再等人老美都跑的看不见影了,跟后头吃人家屁吃过瘾啊?”
没想到,居然是让他去买票。
骂出来的凛凛威风。
“那么您确认,没有对林跃有谅解意图是么?”
“我是说免费的。”林海文吼她。
林跃他哥,他爹妈,再加一位来自海城的何以成律师,是林家的代表。
没等他看到,也没等傅成回答,里头的售货员给他解答了:
梁雪去隔壁市看新开门店的情况,林作栋也去隔壁市大学做演讲。
林海文瞥了他一眼:“想问5A级是啥吧?斗地主的炸呀,两副牌,跟争上游不一样。还能为咱们国家的有关部门以后拓展业务提前准备,现在都有七星级酒店了,以后也有会8A级景区的。”
林海文是谁?八十万大V总教头好不好?
说完这一段,林海文就不再说话。
“行了,我这里不会再改,你要没有别的说头,只有争取我谅解这一条,就甭说了,成吧?”
清凉山的占地挺大的,很多老头老太会来爬山锻炼,年轻人爬山路,他们爬平缓的盘山公路,林海文也走盘山公路,在一群老头老太太里头,悠然自得。
“那你直接刷脸进呗,你脸那么大。”
跟林海文玩舆论,被他玩死都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呢。
何以成律师暗叹一声,这案子如果不是熟人托付,他是真不想接。一则是太被动了,事实清晰,没什么可说的,如果一般人这种情况,就算会聘请律师,也不会http://m•hetushu.com请什么大状,没意义。林家这个案子呢,有点特殊,仿冒的是林海文的画,跟他们算是有点关系,再有之前那张谅解书吧,就算不是本人,也多少会对审判人员有点影响,说不定就轻判几年,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所在。
谈完之后,傅成一步走过来,把林海文挡住。不愧是个安保头子,料到了林家人会找过来,傅成拦了一下,法庭的人就接手了,那边也就只能嘴上喊喊,林海文签过字,法院的人直接通知他安排在后天开庭。
老头看看他,觉得这个年轻,不俗:“说的有道理,咱们国家啊,发展的太快了,人都急躁了。”
“咳,林海文先生,首先,我希望代表我的当事人,以及他的家人,对你表示诚挚的歉意,这件事情对您的声誉和利益的侵害,我们非常抱歉和不安。我们也理解您的愤怒之情,但是,我认为我的当事人林跃,并不是无药可救,穷凶极恶之辈。首先,我们需要明白,林家从林跃和林海文先生的爷爷辈,一直到孙辈,有一个历史恩怨存在,这是导致我的当事人会对林海文先生进行权利侵害的重要原因……
现在,很多人会说,就是林海文老家呀。
“海文你——”
“我的生育问题我自己会考虑的。嗯,另外我想要说的是,我的作品满华国能仿的出来的没几个,你也不要把林跃说的那么为我着想,有点恶心,不是有点,是非常恶心,他只是比较聪明而已,选了一个风险最小,投入最少的模式。这完全可以显示,他的犯罪行为是有充分准备,充分思考,充分设计的,是处心积虑,主观具有极大恶意的,我希望法庭能够认识这一点,让犯罪之人得到足够的惩罚,彰显法律之公义。”
还能有什么别的?
花了16块钱,买了两瓶水,林海文接过来的时候,一边去看ML:“这是多大的瓶子啊?8块。”
傅成点头。
“昨天第一次开庭,大家也都做了公诉和m.hetushu.com辩护,审判庭对事实也有了一些了解,但是部分证据和辩论,还存在一些犹豫,我们把本案的关键证人林海文先生请来,大家当面质证一下,有利于法庭更好的厘清案情,做出合法合理的判决。这第一个,谅解书,出具谅解书的是林海文先生的父亲林作栋先生,林作栋先生是具有重要社会影响力的知名作家,笔名木东,他的证词,法庭方面还是认为有必要做进一步的了解。那么林跃方面跟林海文先生,你们对这份谅解书有什么需要补充说明的么?”
“海文,我这人说话比较直——”
“得,今天咱们去清凉山看看吧,好歹也是个炸。”
林海文这边就他一个人,傅成坐在后排,铁塔似的。
要不要粘的这么紧。
这也符合梁艺的性格,她可以做什么都行,背叛你,侵害你,说扎心的狠话,要断绝关系,可是落到实际上,她却能不知羞耻地要求父母把她当女儿看,要求亲戚原谅她,要求别人都乐意单方面被她伤害,被她撂狠话。
太想尽快了结。
都几十年老夫老妻的了。
林海文面沉如水,没什么表情,此时抬头看了一眼林家三人,在他们恳求的眼神里说道:
不过接下来的话,是由林跃他哥说的。
“……您说得对。”
“这份谅解书不能代表我本人意思,我从未表示会谅解林跃的侵害行为。”
“年轻人,那边有山路,比这个陡,上山快。”有好心人提醒他。
“那我们还挺像的,我这人不仅说话比较直,下手也比较重,巧了。”
“林先生,麻烦您。”
审判庭长点点头,在笔录上开始写,等会都得签字的,这也是证据。他写完之后,让林家说话。
“就是,要不有些人说呢,祖国啊,请停一停你飞奔的脚步,等一等你的人民。”林海文看了看傅成,心里有点孤单感,这句词这里的人是不知道的,这里的祖国也没有被某些人喊停一停,那场大事故的纷纷扰扰,在这个世界也不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