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75章 谅解??

两全其美的方案。
那天老头子过世之后,林家到林作栋别墅大门口站着,一大波人,老的小的,妙峰山的别墅区,住着的都是临川的达官显贵有钱人,来来去去的,再一通气,就知道这是林家的那一支——林家的事儿,尤其在临川,不知道的也不多了。
这会儿梁艺也不为了爱情追随林跃而去了,显然这个脑子坏掉的女孩,在等待判决这段时间,好好认识了一下这个世界,不是她那种脑回路可以生存的。
但也确实有另一个原因——如果林家愿意出谅解书,林跃就认下是主谋,梁艺是从属,这样梁艺就十之七八能够轻判。不然以这个案子涉及的数额,梁艺10年左右是要的,林跃更是无期徒刑——也就是二十年都有可能。
“海文。”梁雪看了一眼林作栋,终于是开口说了:“那天你爷爷过世的时候,林跃他爸妈,还有他奶奶,都上家里来,他家里人都给我们跪下来,求我们看在老人家的份上,看在老人家临走前还挂念着孙子的份上,谅和_图_书解林跃。我们就……”
有没有求情呀?
但想一想,林作栋未必愿意谈,更未必愿意把这些事情都跟自己儿子说——尤其这个儿子现在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。林海文对这种老男人心里还是有所把握的。
也许是临川地方上想要低调处理,也许是公诉方认为没必要,反正不是本人写的,法庭不会采纳,甚至还可能有人不想把林海文再弄进来折腾,总之法庭直接询问辩方有没有补充材料,可以证明侵权直接受害人,也就是林海文本人,对林跃有谅解意图的。
梁雪说的还算简洁。
那么要死要活的场面,当然比梁雪说的要不堪。
林跃的律师辛辛苦苦的,也找不到什么可信的点,说林跃刚刚研究生毕业,是初犯,主观上没有极大恶意,也说他被抓捕以来,非常配合调查,努力交代事实,认罪态度良好;剩下的说他跟林作栋家有特殊渊源,做出这些事情,很大一部分原因,也是出于老一辈的纠葛,导致他产生了报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复之心,叫情有可原,不是他人性就如此,喜欢弄虚作假牟利。
你是不是,人死成空,原谅他了?
所以往往家里就是冷声冷气,相处的小心翼翼。虽然林作栋还是个相当听得进话的老子,但要说林海文真的究根问底的,他心里肯定也不会好受——老头子生病过世这么多天,林作栋跟林海文通电话也不是一次两次,却始终没有提一句,看着也不是真的不放在心上,剩下那就是不像让儿子介入自己的难言故事了。
至于现在,林海文暂时按下。
“你们就写了谅解书?”林海文皱着眉,说实话,他不太信,林作栋不好说,这人一文青啊就不好琢磨,更别说这种在情感板块工作十几年的男编辑,更是无从揣测。但是梁雪,尤其是得了东方教主肚兜后的梁雪,不像是那么容易就心软松口的人啊。
老头子的死,更是重磅材料,说了好几轮。
都是什么呀。
林跃他奶奶说都是她的错,是她不对,求求林作栋大人有大量,有和*图*书什么不满都冲她,放林跃一马。
你去没去参加葬礼啊?
林作栋和梁雪,梁雨和吴倩,以及梁大舅,都默然不做声。
林海文恍然:“是你们谅解了他,然后接受了他的歉意?是吧?”
“没有我签名,那份谅解书怎么会有用?你们代我签了?”林海文突然想到一点。
林海文点点头,觉得林跃那个律师还是挺能说的,明明没什么可说,一直嘚吧嘚。
“另外,我方当事人也获得了林海文方的谅解,林海文方接受了我方当事人的歉意!此外,我们得到了多位购买仿林海文画作——”
要么还有别的原因,要么就是那天的场面,比梁雪说的还要不堪。
林海文没有问更多了,作为儿子,总不能把老子当犯人审一遍吧。
“说是有可能,案情比较清晰。”
“刚才我听到的是,他得到了我的谅解?我接受了他的歉意?”他眼睛睁的大大的,看了一圈身边的人,又看了一眼坐在隔壁排的林家人:“他们伪造证据?胆儿太肥了吧。哎,不是——你们这是什和_图_书么表情?”
找你说什么啦?
虽然他确实还有挺多话想要问的。
但是什么,无非是林海文不会愿意签这个谅解书,以他们对林海文的了解,林家越是这么上门来闹,他越是不会同意让步,至于梁艺,林海文明显不会愿意为她破例。
再比如父亲对儿子,儿子要是做了主,父亲觉得权威被冒犯,一家之主的威风被打压了,但儿子要是不做主,他又会觉得儿子没出息,没主见,没本事,撑门立户都做不到。
梁艺和林跃蓄意造假售假,涉及数额巨大,社会影响恶劣,这也是为啥案子很快就要判的原因,即便是辩方律师也没什么可以辩的,无非是弄了几个轻判的论点,比如说梁艺的律师,主要就给她定从犯,不是主谋,只是跟着林跃干而已。
华国文化很多在亲缘上很多时候就是非常矛盾的。
林海文有点蒙。
林作栋跟梁雪毕竟不是林海文,顶不住就让人进家了。
照理说林海文会被征询作证的,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,也没有人通知他。
林跃他妈踩着大门hetushu.com门槛,就要跪下了给林作栋两人,要不是当时冯启泰他妈看着这帮人人多势众,也跟了进来,顺手拉了一把,在门口就真跪下了。
毕竟临川有史以来出的最大的文化人,估计就是林海文父子了,这一家的八卦,全市人民都喜闻乐见啊。
比电视剧还热闹,林作栋跟梁雪,这辈子也没想过会遇上这种场面。
林海文听梁雪说完,倒是松了一口气,这要是他们真的伪造签名,那就是作伪证,是要负责任的。
二者皆有!
果然,公诉人对这份谅解声明提出了质疑,对于那些画的买家,愿意谅解的当然不会是全部,没多大用。而被侵权的林海文方这一份,因为没有林海文本人签名,公诉人也认为不具效力。
案子的事实是非常清晰的。
比如父母对儿女,念书的时候希望你不要谈恋爱,一毕业就想抱孙子——配种也没那么快的。
一顿哭啊。
那当然是没有的。
“没有,他们是说一定要你的名字,但是……所以是你爸写的。”
“今天会判么?”林海文侧头低声跟梁雨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