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71章 枫叶是不够红啊

艺术家再神经,也有个限度,因为这里的枫叶不够红,所以就放了学院的鸽子?这种丢人的借口,他都不好意思拿出去说,不管是林海文,还是芝加哥艺术学院,都得变成个笑话。
卡迪和杰夫对视了一眼,难掩震惊,这件事的意义,恐怕不仅仅在于他们跟林海文之间的龃龉。
卡迪对于自己的身价被林海文甩在后头,当然是很不满意的。
在大家伙低头看的时候,科林悄没声地撤了。
也因此,芝加哥艺术学院在美国算是古典画派比较集中的一个著名艺术院校。
所有人都摇头,不懂,包括丹尼斯教授也是如此。
托尼在沙发上挪了挪,看了看大家,这会儿大家显然都没有心情继续享受下午茶的美好时光了,不尴不尬地站起来告别,让工作人员送走了杰夫·昆斯等外人,托尼喊住了丹尼斯。
这也是林海文会和它接触的原因。
“怎么看不见林海文新作的照片?没公布么?”
他要是个纯粹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艺术家,不那么在意价格,还会好一点,但不管是卡迪,还是杰夫,艺术不是他们的信仰,只是他们的事业而已,衡量这份事业是否成功的标志,自然是名气,更是拍卖价格——在这一点,杰夫·昆斯还有优势,但卡迪已经彻底输给林海文。
托尼皱着眉看科林:“然后呢?”
“他说,密歇根湖畔的枫叶是不够红啊!”
“……也许根本就是一个炒作的谎言。”卡迪不甘心地说道,但作为炒作界的一员,他完全明白,有大都会一力支持,哪怕是炒作,林海文也是稳赚不赔!而如果他在艺术上真的出现了显著突破,那……
“大都会那个展示一个古典学院派巨匠的联展,林海文会跟达·芬奇、安格尔、普桑等人一起参展。根据媒体的消息,林海文是以一幅最新的作品参加的,大都会博物馆的发言人明确表示林海文有毫无疑问的资格名列其中,另外——http://m.hetushu.com”科林一口气都不带歇的,他实在是怕呀,他要是一歇,这些人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,等会多尴尬呀,收又收不回去:“林海文本人也出席了新闻发布会,证实了消息,呃,他也回应了临时调整行程,没有在学院做讲座的原因。”
“你说什么?巨匠?”
而且两者相当不同的是,卡迪的作品价格差距是非常大的,好的能有九百万美金,差的几十万美金也未必有那么多人追捧,毕竟这种靠吹上去的价格,画家也没到波洛克那个高度,就只能集中吹那么几个题材,几幅作品。林海文的画贫富差距则要小得多,譬如《盖亚》是1250万欧元,但《窗-12》也有855万,《石榴花》780万,都是天价。
“他怎么说的?”托尼急声问道,要是林海文真的攻击了学院,他必须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,回击林海文的指责。
但尽管如此,丹尼斯等人在学院里,也总是比较边缘www.hetushu.com的人物,现在看到古典主义新的旗手,很有可能取得了重大突破,是让眼前这帮人惊惧不已的重大突破,他当然是与有荣焉。
科林发现,在座的这些大人物,似乎没有意识到新闻中,真正值得他们关注的消息。
“……跟去年比,今天的枫叶不够红么?”托尼下意识问道,旋即反应过来,啊呸,什么东西。
这是一件会颠覆整个艺术界的事情。
“展览?什么展览?”
“这绝不会是临时起意的展览。”丹尼斯教授有些激动:“林海文的新作一定取得了重大的突破,否则大都会不可能赔上自己的声誉,做出这种决定。怪不得阿德里安说林海文相当有把握推动国际青年展的事情。”
“你们,或者让戈特利布先生,去具体了解,这事关学院的声誉!”托尼在最后一句话上,落了重音。
此时能在嘴巴上说林海文两句,他显然还是挺爽的。
“也许是知道他需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,所以这m.hetushu.com么着急吧,拉起大都会博物馆的旗子,找一点安全感?”卡迪不屑说道:“林海文号称是一个古典画家,但在操作舆论和新闻上,可不是什么新手,要不然任他是多高的天赋,也不可能这么短短几年就到现在的程度。”
“难道他真是觉得今天的枫树叶子不是那么红?”一个人猜测道。
“瓦特?这是什么意思?”
当然,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一下的时候,还是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这么一打岔。
他瞅了一眼惊疑不定的托尼、卡迪、杰夫等人,心里颇为快慰。
“但大都会博物馆就会这么配合林海文?”丹尼斯教授又来唱反调了,他身边两个老朋友,都忍不住想笑,对托尼等人的眼神不屑一顾。
托尼皱起眉头,大都会博物馆也是艺术世界鼎鼎有名的结构,不会比芝加哥艺术学院差,林海文这么快搭上了大都会,是怎么个意思?
芝加哥有好几个公园,林肯艺术中心所在的林肯公园,以及芝加哥艺术学院所在的千禧和图书公园,几乎每个公园里头,都遍植枫树。而且非常巧的是,比较偏北的芝加哥,在每年的十月中旬至十一月上旬,是枫叶最好看的时刻,往往一阵夜雨,枫红遍地,吸引了市民和游客驻足其间。这会儿就有好些人跑来芝加哥看通红的枫叶。
所以卡迪在最高价格上被林海文超过,那就是全面被超过了,完完整整地低林海文一等。
休息厅里头,则陷入了良久的沉默。
作为古典画派的美国名家,他当然算不上特别主流,而之所以会和两个老朋友,一起供职于芝加哥艺术学院,完全是因为学院有深厚的印象主义收藏和艺术基础,相对而言,印象主义虽然是现代艺术的启蒙,是对学院派的宣战,但在技法上,它始终是跟学院派更为接近的,当你去看莫奈的《日出》《睡莲》的时候,对光线的处理,对物体的具象,仍然是基于强悍的学院派技法基础的。
“是的。”科林连连点头:“你们可以在Facebook,或者推特上,看到相关信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