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66章 现世的神

此时两人深情对视。
直到今天,当我看到你老师的这幅画,我明白他找到了新的路,自然女神可能不再被信仰,但自然本身,却永远拥有生命力!你可以看到,这幅画,它就像是一只眼睛,是你的,也是我的,从这扇窗户看出去,朝霞仿佛在涌动,蓝天在游走,太阳像是散播这世界无数光彩的源头,而这潭水——幽深的如同没有底,多变的仿佛活着。
没想到啊,好像还有点可信度呢。
威尼斯、古典、文艺复兴和二十一世纪——巨匠们永不褪色的华彩。
当时,他们就当林海文间歇性精神病发作。
林海文只觉得赫斯特比之前更加殷勤了,而詹森也是如此,作为大都会展览部经理,世界上绝大部分艺术家,都会愿意跟他交好的——只要能够在任何一个展当中挤进去,不就成了能够在大都会博物馆举办展览的画家了么?不仅仅在第三世界,哪怕是老美和欧洲,也是有不低含金量的。
“你的老师肯定比我更懂这幅作品。”罗伯特着迷地又看了一眼http://m.hetushu.com《黑龙潭》:“只不过可能很多意义,他并不好自己说出来,否则会有自夸的嫌疑。所以他才没有跟你们说这些。”
尴尬。
他现在记起来了,林海文画完之后,指着这幅画,跟他们说:“瞧见没,就这一幅画,你们别看它不是那么大,它的意义却比天还大啊,绘画艺术,甚至整个艺术届,能不能拨乱反正,就看它的了,而我,就是承担这一切重任的人,唉,重任在肩,不敢懈怠啊,泪也好,苦也罢,我都甘之如饴,这是我的使命。”
“呵呵,你是林教授的学生?”罗伯特吁出一口气,对王鹏笑了笑,脸色也缓和下来:“古典主义是什么?古希腊,古罗马,维纳斯和圣母玛利亚,那都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神话、神人,所以我们常称呼古典主义的画家,是自然女神的皇家画师,是神的侍者。
可现在,尘埃落定。
这个让人心旌摇曳的展览名字,就足够让无数人为之惊诧了。
嘶,这么说起来,好像还是和-图-书夸了他啊。
“卧槽,搞大了!”
王鹏跟鹿丹泽又是尴尬的一个对视。
“神?”王鹏终于没忍住,吐了个词出来。
一半而已,就能取得这么辉煌的成就。
直到此刻,罗伯特说出这一句骇人听闻的评价来。
但当罗伯特从画前直起身子,说:
说的也太热血了吧。
这是一位足以左右当代艺术评论届的大家,把林海文称作现世的神,这么恐怖的事情。
但今时不容往日,古典主义已经不是艺术的主流了,这种突破的意义,反应在大家的嘴里,究竟会有多大,他们是没法想象的。
“他跟我们一般都只说些构造、技法,从来也没有说过自己的画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不管是之前一文不名的时候,还是后来得到大家认可的时候,都一样,所以我们这些学生,好像反而是最后一个知道老师成就的人,真是,呵呵,真是比较尴尬。”
林海文会怕自夸嫌疑?这可能是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了。
赫斯特和詹森才不管什么不可思议呢,不可思http://m.hetushu.com议,那就思@春好了,总之他们的心彻底落地了,不管之前,是赫斯特在恶人谷画室看到的时候,还是詹森在纽约见到的时候,再多的想象和惊艳,都无法确认这幅画符合他们的标准。
只是他们对林海文自卖自夸的敏感度比较高,林海文曾经夸自己的话,他们也都没记在心里,毕竟太多了,也太复杂了——林海文大概一多半的文学天赋,都花在怎么夸自己上了,剩下的一半,则用来写出了《明月几时有》这样的千古之作。
当然,王鹏也不能跟罗伯特说实话,对于老师,还是要维护的。
尽管他们对林海文突破的重要程度,并非完全不了解,他们是明白的,知道林海文在古典主义这条路上,继往开来,在已经走绝的路上,五丁开山斧一挥,顿时前路出现。
除了罗伯特·瑞克之外,大都会的研究员,也给出了相差无几的结论:“如果不能说这幅画的水准已经超越了以往的古典主义巨匠,那么至少,林海文已经跟之前的一切前辈平齐而坐了,活着和*图*书的巨匠,不可思议。”
虽然自新古典主义上世纪17、18世纪大兴以来,古典主义的目光已经不再仅仅对准那些古老的神话,但毫无疑问,这些大师的作品中依然充满了神性——尽管某种程度上,它也被称作是人性,闪光的、善良的、伟大的、雍容的人性。
“罗伯特先生,您的解释让我受益匪浅,非常感谢。”用自己干巴巴的英文表示了感激之情,王鹏努力挤着自己的小脸儿,想要用表情表达出更多的,更合乎他实际心情的样子。
鹿丹泽的英文比他略差一点,但没有林海文弟子的臭习惯,所以反应的比王鹏还要更早一点。
“怪不得人是权威评论家,还挺能蒙混事儿的,说的神神道道的。”王鹏第一反应,非常好地践实了林海文大弟子的身份,什么都不想,先吐槽,吐槽完之后,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“我认为这幅画将重塑古典主义的叙事,安格尔之后,古典主义出现了一位新的巨匠——我无法预计这会对艺术产生什么样的影响,但至少,传统艺术迎来了一位现世和*图*书的神。”
老人家,你很有Freestyle啊。
非常有意思的是,当库尔贝创造写实主义的时候,他对古典主义不屑一顾,但今天,真正将自然,将现实,第一次成功凝缩在画布上的人,却是一位真正的古典主义巨匠——但不论如何,几个世纪以来,古典、印象、写实、现实……所有这些人的努力,在你老师的笔下成功了。
古典主义因而获得了永生!
往往一些画家的崛起,就是从一家权威博物馆的看重而开始的。
现在,你明白它的意义了么?”
呼!
……
可从安格尔以后,古典主义的道路已经再也无法继续,神已经落幕,而人变得黑暗——没有人再去憧憬真善美了,世界是物理化的,谁也不会真认为有那么一些神,完美无瑕地存在过。思想启蒙,对个人的关注,终结了古典主义的命运。
天啊!
王鹏从来没有发现,自己的肺活量是这么可观的,在罗伯特说完之后,他那口气似乎吐了一辈子还没呼完。
鹿丹泽对王鹏刮目相看,这说鬼话的本事,简直不逊色于乃师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