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57章 要脸还是要钱?

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
“林教授完成新作了么?什么时候有公开展出啊?或者等到威尼斯?”
谁不会动心呢?
本来就是如此,老美横行霸道不也是靠国家么?林海文要横行霸道也得靠着国家。
亨利院长连着看了林海文好几眼,他跟威尼斯双年展的主席保罗·巴别塔关系不错,在邀请林海文担任首席特邀嘉宾之前,两人也是交流过的。如果林海文在《瓷·八作》的基础上,这么快又有重要突破,那恐怕就真要屹立于现代艺术家中的巅峰了。
绝不可能。
“常先生说的不错,是有道理的。”不列颠皇家艺术学院的一位教授,比较中立偏向反对的,这会儿改变了看法,或者说觉得到了改变看法的时候:“不过,呵呵,林教授的画,可还没到艺术经典、艺术宝藏的程度吧?”
拥抱这种变化,改善这种变化,促使它对艺术产生更多的正面效果,应该是我们的使命。比如海文,他有那时间,完全可www.hetushu.com以在画室多画几幅作品,为世界多留下一些艺术经典,艺术宝藏,为什么要把时间耗费在这种,对他自己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上呢?不过是出于对艺术大变革时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而已。”
常硕都看不下去:“11月份吧,大都会博物馆有一个专场,海文可能回去参加?”
欧洲这帮没落“贵族”挺要脸的,让他们直白地说,会坐在这里讨论这个事情,就是因为看上了华国市场——毕竟有前车之鉴的,比如拖尼特,因为他跟林海文、常硕之间的关系,以及在林海文事业上的特殊角色,这两年来就颇受华国藏家的青睐,收入涨了不少,虽然没有拍出什么纪录价格来,毕竟华国藏家也是越来越理智的,可是打开了一个如此巨大的市场,面对堪与老美一比的无数富豪,拖尼特的画变得更加好卖了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这样一个统一的的巨大市场,威力之大,在今天是怎么想都不为过的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,所以国内一些媒体说林海文的成就有赖于国家的发展,林海文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努力被隐身了,却不会完全否定这个说法。
“那倒未必了。”拖尼特笑笑,说了一句就没再继续,让很多人惊疑不定。
“呵呵,就是一点点的突破,不值得大惊小怪的。”林海文谦虚上瘾了。
林海文煞有介事地点头。
刚才那个要吃人的死样,现在居然谦虚起来了。
表示常硕说的很对,他就是这么大公无私,甘于奉献。
“那么第二点,这种交流不只是对我们有利,对欧美的青年画家同样有利。原因世所公知,华国艺术品市场非常大,而且越来越大,可是很少瞄准欧美的青年画家,要么是大师,比如梵高的菊花,哦,向日葵,毕加索的作品以及莫奈这样的印象派大师。要么就是老美的现代艺术作品,安迪·沃霍尔,杰克逊·波洛克等等——买这些的人当然是人傻钱多瞎了眼,比如我有一个同行就hetushu.com是这样。
亨利院长的声调一扬,林海文就笑了。
拖尼特和常硕对视了一眼,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应该,林海文的战斗力果然不可小觑,而且他也确实太有代表性了——说起来,拖尼特也够吃里扒外的。
心里还是有点不甘。
为什么有人说华国会是老美之后的第二个超级大国,为什么有人会把印腚视作能跟华国相提并论的国家?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人口!什么概念呢,欧洲弄一体化弄得欲仙欲死的,今天这里福利太好要破产了,明天那个因为客人太多要离家出走,后天又有人说自己多出了钱要散伙,为的也不过是把六亿多人捏在一起而已,这还不到华国人口的一半。
所以华国市场是支撑更多青年画家追逐梦想,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,华国人口是欧洲两倍还多,那里能支撑起来的艺术家有多少?而且华国人,尤其是富人,历来有收藏传统。
同样的,二十一世纪了,华国经过二十年的全球化过程,在贸易经济上和_图_书已经融入全球体系,现在是艺术追上的时候了,它事实上不会因为说我们去不去推动而改变,只是迟迟早早而已,当华国藏家满世界购买藏品的时候,难道巴黎的拍卖行、纽约的拍卖行,会拒绝拍卖华国艺术家的作品么?
他一点负担都没有。
搞不好是真的有突破了!
“一点点,微不足道的,不足挂齿的,不值一哂的小小成果,下回有机会请您斧正。”林海文逊笑着说道。
亨利院长一问,包括拖尼特、海格尔,也都看过来,如果林海文有意在欧洲,甚至就在华国办展,他们可能就不用去华国看了。
华国市场是个杀手锏。
有些人说自己是追逐艺术,对市场不屑一顾,可以么?可以!但艺术家是要生存的,杰夫·昆斯这种人能大行其道,除了是荼毒艺术之外,也可以反映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,没有人认可,你就只能在快速的信息流中——死去!化作尘埃。如梵高那样,死了之后再翻红,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“哦?这是?”一和*图*书直没出声儿的亨利院长,也颇有兴趣地问了一句:“怎么?林教授有新的成果?”
但林海文就不乐意伺候,他就得直白地说出来,要钱还是要脸吧?
而现场因为林海文的格外坦诚,变得有些沉默了。
“去美国?”
大家摸透了林海文的德行,这么想着。
真当这些艺术家都是心如止水的柳下惠?面对人民币,能让自己的鸡儿放假?
太假了!
“艺术在交流中获得进步,其实在欧洲之内,也是如此的,从威尼斯、马德里、佛罗伦萨、巴黎、伦敦,艺术中心不断地变化,才会有今天欧洲人共同的艺术基础价值。”常硕跟在高美课堂上讲课一样:“而二十世纪以来,美国的加入,促使这种交流从欧洲衍生到整个西方世界,抽象主义和现代艺术的激烈发展,就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。
但他老人家确实是个国际主义战士,一个全球主义者,他始终认为要把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创作者放到一起来,不仅仅是华国,包括拉美,包括一些黑土地上的艺术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