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44章 不谈立场谈开心

压轴的是格哈德·里希特,林海文在倒数第五个,600万欧元拍卖底价,已经是油画家中最顶尖的那一拨人了,更何况,这一次的成交价——如果成交的话,必然是超过600万这个数字,将大幅度地提升林海文在华国以外市场上的价格。
而其他的华国留学生,有些人为林海文扩展了一下回答,主要是维护了他的形象:“林教授的意思是,那位女士的言论非常可笑,非常无知,非常让他无语,不值得多说。”
“我爹妈老婆,万贯家财都在国内,你担心个什么?”
这行为,一度让国内国外的人,认为对林海文的立场有所了解了——其实那才是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作祟呢,林海文从来不同意家丑不可外扬,有十几亿人的家么?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不管是内部的还是外部,只要有利于这个国家变得更好,都应该欢迎,都应该去做——唯独不能允许带路党的存在。
“谁知道你们艺术家,杀妻证道的都有。”
“部里的意思——”
张局摇摇头,鲤鱼已经跃龙门,林海文早就今非昔比了。
“刚才林教授回答了什么?那么简短?”
巴黎的林海文,把国内的事儿丢在一边,在Facebook上,也公开回应了巴丹旺的言论:“国际青年油画展,一定是面向所有华国青年画家的,任何试图用各种条件和限制来排除某一部分,甚至是大部分的行为,我都绝不会接受。我也提醒巴丹旺先hetushu.com生,你现在之所以在国际上有人追捧,可不是靠着你的艺术作品,要是你这样的人多了,我怕你要饿死啊。”
……
等到大家看着林海文站起来和院长、教授们握手,才懵懵懂懂想起,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,也就是说刚才林海文的回答已经结束了。
“我认为如果他是那么想的,就那么说,没有任何问题,人们总是被繁琐的礼仪捆绑住,却忘了语言本来就是为了表达意图而被创造出来的,如果他想要骂脏话,那就骂脏话好了,不应该有人指责他,更何况,作为一个国际顶尖的艺术家,他的成就也证明这些东西死号不会影响到他的创作。
“得,您别跟我说您部里的意思,等我按我的意思做完了,您再根据部里的意思一条一条对着,哪一条该给我奖励,哪一条可以打压我一下,随您便了就。”
更懵逼了!
掌声突然响起。
相较于林海文,巴丹旺就是西方很喜欢的那一类华国艺术家了。
“……两句诗还挺不错的。”
现在常硕明白了一点,巴黎高师相比其他的大学,天然含有这一议题的基因,换而言之,林海文在那里,几乎必然会被问及相关问题——哪怕不是那么切题的问题,林海文也完全可以东拉西扯主动谈起。
一个几千年的国家和文明,主干只有通过自己的演变,才会是坚固的。
“那你跳出来,有用?”
气成一个真·傻逼的刘洋子和-图-书当然无话可说,难道说,他说沙我麻痹么?
苏富比巴黎秋拍现代油画艺术专场,就在这样的争议中提锤。
再说了,他还是《骂人圣经》的作者,如果他都不骂人了,这不是太可笑了么?”
啪啪啪啪!
所以问题就是,为什么一直远离这些问题的林海文,突然愿意谈了。
拖尼特还问他呢,怎么林海文不接受高美的邀请,反而去了高师。
然而讲座已经结束,不论是那个刘洋子,还是其他的老外,都没办法拦住林海文或者要求继续——那太可笑了。老外们只好去找自己认识的,或者不认识的华国留学生打听。当然,也有直接去找刘洋子询问的。
一片哗然。
也有一些刁钻的留学生,全须全尾地给翻译了,不管是法语的还是英文的,都还很挑战他们的翻译功力,反正翻译来翻译去,总归是感觉没有林大神的神韵在里头——怪不得他要用华语来说呢。
“……”
“但您也要明白,我可不是真的御用画家,这一点您别误会了。”
“哎,不是,海文,我不是要控制你做什么,但——”
但这一次林海文在巴黎高师的演讲,把那些人的猜想打的七零八落,原来他就算不是个半块钱,也得是个三毛啊。
同样的,各方人物、媒体、社交舆论场,也都密切关注这一次的拍卖——有时候市场价格,也是个无声的杀招。
恶人值+1000,来自伦敦刘洋子。
林海文无语,他家里http://m•hetushu.com那个,倒是有可能杀夫证道:“……”
反对方的言论相对比较平淡,都是老生常谈嘛,不应该骂脏话啦,从小听到大的,读者都不乐意看。
张局已经不能再多说什么了,他放下电话,满脸都是感慨,当年孙秀莲还在局里的时候,林海文是没有今天的硬气的,但到了眼下,他位置不变,林海文却已经是华国最具世界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了,不仅是他,恐怕再高的人,也不一定敢逼林海文做什么,谁知道以林海文的狗脾气,原本他还算合作的,会不会突然就跳闸了?
“什么高尚,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,我就是想这么做而已,怎么想怎么做呗,不谈立场谈开心,我这才二十六岁,已经取得了这么牛哔轰轰的成就,不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儿,日子可怎么过得下去呀?”
“您不知道最近巴丹旺很活跃么?”
“他想要阻挠青年油画展?”
报上去,上面果然也是让他停住,注意观察。
但刘洋子、道森等当事人的采访,就不只是限于骂人这个事情,还会有更多的发散,这似乎也是林海文在西方世界这么直白地表达立场。其实在几年之前,林海文带队《千手观音》去纽约演出,和那个白人冲突,中间被纽约总领馆的工作人员给“欺压”了一场,他就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杠上纽总馆的。
不过即便翻译的不那么有味道,但其中有粗话,还是很准确地http://www.hetushu.com被传达了。
来自在场的好些华国留学生。
“有用没用,再看呗。”林海文一笑:“这事儿对我也不是没有好处,华国艺术家在专业上能产生的世界性影响力,到我这里也就差不多了,毕竟先天不足,这次要是能从巴丹旺那里,超越ZZ立场,把华国油画,乃至华国艺术在世界上的主流论述专业化,应该还是有一些影响力的,也是件好事,别弄得华国艺术家在国外,想出名就得弄点国内的黑暗材料来开路,太恶心了,堂堂正正的在专业上努力,才是正道。”
“未必是阻挠,他想要在里头加入他想要的因素,——你知道的,拍电影的,画画的,总之你不黑一下,或者聚焦在那些负面上,他们就不舒坦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国内不会同意,而且始终是很小众的,对绝大部分华国油画是没有意义的,甚至还有害。而法兰西、老美,恐怕乐于见到。”
这是支持方。
如林海文所料,争议很快就来了,巴丹旺为首的人,从后面走到前台,开始接受采访,发表文章,他们也口口声声支持华国和欧洲、美国一起推动油画艺术在青年中的发展,但话锋一转,就表示相对于欧美地区,华国青年油画家还有更高的历史使命要完成,所以在遴选华国画家上,必须在题材上有所侧重,要“对当代华国的不正常状态有反思”才是有价值的。
……
华裔女人,在场的翻译,还有听得懂华语的留学生们,都傻了。
有人觉得http://www.hetushu•com这果然是大艺术家,有性格,有人觉得这人格调和成就不相符合。
“……”
“行吧,你还高尚起来了,总之自己把握吧。”
巴丹旺还公开喊话林海文:“林海文在艺术上的成就有目共睹,希望他在承担艺术家社会使命的道路上也能够有勇气走出那一步,否则他将永远无法获得世界人民的尊重。”
更多听不懂的人,一脸懵:“他刚才回答了什么?说了什么?”
今天显然是打破了林海文的惯例。
老外恍然大悟。
“怎么突然说起这些了?”常硕很疑惑,其实从林海文接受高师的演讲邀请,他就很疑惑了。这么多年来,除了在《讴歌》时期,林海文到京大、人大、西京大做过几场演讲,他是极少在大学或者机构做公开演讲的,尤其高师这种靠不上的学校,更没道理。
林海文当晚接到对外局的张局的洲际电话。
“噢。”
而且常硕知道的,其实林海文不愿意谈的一个原因,也是因为他并觉得国内并不是做的就那么好,但他也不愿意骂,甚至成为西方世界影响华国的刀子——索性他就闭嘴了。
常硕笑着点点头,他其实会旅居法兰西那么多年,对国内也就是个不偏不倚,但林海文这个想法,也对,一个展能改变的不多,如果能借由这个展,让华国艺术家可以超脱一些桎梏,单纯在艺术领域来和全球艺术家竞争,也是个造福很多人的好事。
他们也作为西方媒体报道中的当事人,在不同的文章里,表达了不同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