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38章 遥知不是雪

“你明天飞巴黎?”
“……要不我把眼神蒙上?”
在青年展上,他愿意为青年趟出一条通天路,所以他可以得罪半个美术圈,也在所不惜——因为他愿意。
嗯?
“姜蒜、香叶、桂皮……葱”
让他猜了个七七八八。
“刀工啊,考,现在考,要是李神厨不满意,我都不能让你拜师,没得败坏神厨和潘家菜的名声。”林海文义正言辞。
但做出来之后,林海文觉得还是蛮爽的。
“就他那个破刀工,李老师傅根本没说他过了,说他马马虎虎而已。”胡丽金眼见这事儿要成了,她也是非走不走的样子了,索性撕破脸。
难道有什么中药方子,还可以调理舌头?
“启泰,神厨说你刀工不够精熟,这怎么行呢?拜师就是圆圆满满,让神厨完全满意才可以,不然以后老人家一手绝活不会都教给你的,要做到最好才是。”林海文拍了一下冯启泰,手心在无人可见处,微微一亮。
归根到底,亦正亦邪这个描述,还有个同义词,叫发乎本心!
李神厨黑脸都来不及保持了:“你还真和_图_书当他顿悟了?”
恶人谷啊恶人谷,他忍得也是很辛苦的,而且说句明白话,林海文的作为有些时候看似蛮不讲理,有些时候又好像大公无私,貌似有点矛盾,但其实有一个内核。
李振腾咬牙,欠揍啊。
再比方说王如马,他眼都不眨能烧掉他一座影视城,虽然没有死人,但生计被影响到的,也不会是一个两个,算不上什么正当的操作,这是为啥他一度需要独自平复心情,但这么做了——也是因为他愿意。
剧情变化的太快。
李神厨正打算说不用,他七八十岁的人了,既然收下了就会用心教,能学多少,就看冯启泰的本事,要是他能都学去,更是大好事一件,说明潘家菜后继有人,光荣继续。
李神厨果然看着就心情不好了,竟然拿话来堵林海文。
厨神刀工术!
李神厨倒没有那么不择手段,认了就认了,摇摇头:“刀工虽然还不够精熟,但确实也够了。”
这会儿被胡丽金拎出来说嘴,胡丽金说完之后,总觉得林海文看过来的目光里头,有一和*图*书点特殊的意味,好像是——你怎么这么上道儿?
“咳咳,李神厨,怎么?这就让他拜师吧?”
“嗯。”林海文拍了拍他肩膀:“进击吧,泰迪宝宝。”
不仅仅是李神厨、李振腾、胡丽金这些站得近的,几乎能够看到水盆的所有人,在豆腐缓缓打开之后,展现出栩栩如生的白菊来,都无法控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林海文对恶人谷深信不疑,从来没有掉过链子的,所以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李神厨精彩的变脸,说一道变一下,说一道变一下,说到最后的时候,李神厨的表情已经说得上凝重了。
倒吸一口凉气。
怕收了徒,李神厨也不尽心教?
而胡丽金这帮人的问题,不过是个锦上添花。
“那要是他今天考不过,你就把他领走?”李神厨也是被林海文给气到了。
“……花椒、孜然,葱……”
“只要考核公正公平公开,他要不过,我带他走就是,绝不回头,也不找你饕餮轩的麻烦。”
一气切完,冯启泰拿刀背把豆腐铲起,往水盆里轻轻散开——竟然是一连九和图书朵白菊,似断实连,在水中袅袅盛开,恍如有暗香飘来。
林海文之瞥了她一眼,就去看李神厨了。
说句实在的,这也算是林海文少有的一次“恶霸”行径了,道理也不是说一点没有,但强行逼人家收徒,其实是讲不过去,比如林海文自己,倘若有什么大人物逼他收徒的话,那股恶心劲儿,他得动用血杀飞刀跟木偶,搞个大新闻了。
刀工是冯启泰切过一次水豆腐后,李神厨说“马马虎虎了”,意思当然就是过了,后面也没再安排考核。
然而结果由不得他不信,毕竟,服用了舌灵丹之后,冯启泰作为第一代舌王,已经和前日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今天也是一样,冯启泰是他为数极少的真朋友,他要让他如愿以偿,就不惜把李振腾和李神厨都得罪了——无非是帮亲不帮理。
结果林海文已经把冯启泰推到菜板前了,也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,冯启泰两个眼睛就瞪得圆溜溜的,很震惊的样子。然后居然也不反对了,去水里捞了一块做豉汁豆腐的水豆腐出来。
冯启泰一阵兴奋和*图*书,这就成了!
他们用见鬼了的眼神看冯启泰,这人要有这个刀法,干嘛还一天天跟萝卜过不去?切完白的切胡的,切完片还要切条,一天天咚咚咚每个消停——难道就是那么练出来的?
李神厨和李振腾哭笑不得,这是在往回找补呢?
李振腾站在边上,忍不住去瞅林海文,他老爹这个感受,美术圈的人,可以经历了太多——如果说冯启泰这个诡异变化,不是林海文给他弄得,打死李振腾他也不信,唯独就是不知道,他怎么给他弄的。
“好!”
“怎么样?这么天纵奇才的厨子胚,您老人家居然还往外推,你潘家菜的祖师爷都不乐意哦。”
然而事已至此,尘埃落定,冯启泰拜师的事情已经抵定,这样的舌头,这样的手指,好用!林海文也不跟他们纠缠,李振腾和李神厨自然会清理饕餮轩的门户,里头热死了都,他赶紧出来了。
冯启泰有点茫,看着林海文,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“顿悟?”林海文一愣,反应过来,这是建立在他撒谎的基础上的,属于冯启泰的谎言,可以的,双重撒谎:和-图-书“是吧,顿悟了,他说他顿悟了,那就顿了呗。”
“……你坚持要考?”
五道菜,一个不差。
太不可思议了。
吸了一口气,运刀如飞,竟有残影。
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,你,你是不是在厨房装摄像头了。”
“姜、橄榄家、香叶和草果、八角……”
李神厨就不信冯启泰的舌头,还真能顿悟。
真·匪夷所思!
“……”
李神厨对冯启泰的几样考核,都是在后厨做的,他们也在边上看,每过了一个,冯启泰遇到的敌意就大一分,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成功,走向李神厨的关门弟子,这些人怎么可能不嫉妒。
“得,你的事算是结束了,不过今天把神厨给小小得罪了一下,你以后要安分一点了。”
“呵呵,此情此景,我倒有一句诗。”林海文算是最气定神闲的一个,还有心情想诗:“遥知不是雪,未有暗香来啊!”
“尝吧。”
那就是林海文自己的心意。
李神厨亲自下厨弄了个几个菜,一溜儿放在桌面上。
李神厨错乱了,胡说呢,就算有摄像头,刚才冯启泰也没看过手机啊。
“嗯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