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08章 一无所知

此外,还有比他跟梁艺更合适的人选么?梁家林家两个大家族,也就他和梁艺是得用的,年龄够,研究生学历,其他的要么像林家家里的,不成器,要么是梁昊这样还没长成的,林海文自己又是独生子女,甚至他女朋友,那个敦煌董事长祁卉也是个独生子女,没有什么小舅子小姨子的。
“林海文表姐和堂哥因涉及巨额字画伪造销售案件,被临川当地警方刑拘调查。或被判无期徒刑!另据消息,案件系林海文亲自报警。”
但没等林作栋说什么,粱大舅一阵风一样,从房间里冲出来,梁雨跟在后面,举着手,看着是想要拦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没拦住,还是别的原因,总之让粱大舅跑了出来。
不要怨愤,不要有报复之心——如果你觉得可以通过走上邪路来伤害他们,不就代表你也觉得他们是把你放在心上的么?这很矛盾,也很无耻。你也没有怨愤的道理,他们养育了你,也没有对不起你,拖累你。我曾经有个员工,那种家庭,那种父母,你根本无法想象,哦,原来世界上还是这么无耻,这么把女儿当仇人的父母,我鼓励她跟家庭决裂,因为她本身受到恶意伤害了。可你没有,所以你没有怨恨的资格,你知道么?
我上一份看的入眼的榜单,是达沃斯经济论坛的未来世界领袖。
隐晦地看了一眼梁艺,尽管不愿意,但过去一直被林跃拿未来生活洗脑的梁艺,还是开口了。
“大舅——”
得天独厚啊。
一些朦朦胧胧的想法,从林海文的心里滋生出来。
你的感觉是很正常的,子女和父母,说白了,就是一点血脉的联系,一点法律上的权力义务,其他的,甚至包括法律这一块,都是人为赋予的,不是生来就有的,所以单凭这一点天生的血脉联系,会有把彼此当成最重要的人,这样的父子母女关系,这很幸运。但也有,甚至是更大的一部分人,只是相对于陌生人,父子母女之间,有更密切的关系,更可信hetushu.com任的基础,仅此而已。
“还有我姑父,你就指望着他那边没亲戚,听你摆布是吧?你就不想想谁会愿意自己没爹没妈?你为他考虑过么?做人不要太自私了。”
我大概能想象到,当你羽翼渐丰,不必再靠父母生存的时候,你那点心思突然就迸发出来了,当然,也有一点外力因素——比如你身边这个小畜生,不过归根到底,根子在你自己身上,包括对我,对我家人的恨,究竟来自哪里,你自己能想到,你有点蠢,但不是个智力障碍患者,根源都在于你要报复你的父母,你要让他们为当初的忽视和不足而懊悔、难受。
“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,你已经仁至义尽了,要不是因为大舅,你今天不会来这里。”粱大舅在里头听着梁艺大放厥词,气急之下反而冷静下来:“梁艺已经没救了,走火入魔了,让她进里面去冷静冷静,出来能改过就是她的造化,要是改不了我们也算尽了义务,以后是好是赖,是死是活,我也对她有交代了。”
我上一个杂志封面,哦,还没出来,那是《时代》周刊。
那眼前这样的,为了纠偏儿女人生,不得不挥泪下手的大舅,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伟大的父亲呢?
她身边的林跃慌了,粱大舅这条线,是他最大的依仗,梁艺是独生,梁雪和粱大舅感情深厚,林海文又很尊重他妈,这条线的脉络和可靠性都是无可替代的。但现在粱大舅突然大义灭亲,整个关系链都毁了。
“梁艺,你是脑子坏掉了?”梁雪再忍不住了:“现在是我们要追究你的法律责任,你们倒还提起要求来了?什么堂兄弟,哪门子堂兄弟,林作栋他打初中起就没了老子,也没兄弟,海文哪里来的堂哥堂弟?你不要上赶着往脸上贴金啊。”
梁雪张口结舌。
梁艺的神情在迷茫和狰狞之间换了换去,等林海文说完,却只有冷眼相看剩下来,那种执念,不是一番话可以解释的。林海文说这和_图_书些,也不是为了他,只是看在大舅年近花甲,还要遭此磨难的悲怆上,梁艺以后会有漫长的时间来想起今天,想起林海文的这番话,或许她可以真正觉悟,那时梁大舅和大舅妈总要欣慰和安心一点。
甚至,他有时候看一些明星被经纪人蒙在鼓里,跟傻子似的,还忍不住想,说不定以后林海文的事儿,他也能做决定,甚至操纵这个国际顶尖的艺术大师,每每想到,他都怦然心动。
林跃想喊大舅妈,但大舅妈一直在里头,吴倩陪着她,没应声儿,也没人出来。
……
父亲这个词,不因一部分人的不负责任、不堪担当而褪色,父亲还是父亲,父亲就是父亲,只是那些人不配被称作“父亲”而已——比如林作栋的父亲,他只是单纯生理上的父系基因的提供者,而不是人文社会中定义的父亲。
他比梁雪还需要顾及粱大舅和大舅妈,所以除了刚才林跃言及长辈,他都一直没说话,但梁艺这话说的,倒是在为他考虑?
如果你想不通,一生都无法得解脱。”
你的世界,远远够不到这些,你连想象,都想象不到。
这不是浪费么?
但,你也要做到合格,这是对等的。
《江南日报》重磅快讯:
“林跃说实话,我也算是阅人无数了,你这么不要脸的,我是头一次见到。”林海文神情轻松了很多,甚至带着笑意:“你不看看自己的德行,小胳膊小腿的,就想让世界按照你想的样子转悠,围着你,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,想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。那怎么可能呢?虽然傻人有傻福,但蠢货哪里会有蠢福的说法?
不过想的再多,林海文意外的提前发现,还是让他的如意算盘毁了一大半,不过幸好,梁艺他还捏得住。
不枉他坐在这里听了一上午的恶心话。
你,一无所知!
至于林跃,他没有任何给他当人生导师的习惯。
粱大舅都不愿意搭理他,觉得恶心。
林跃虽然说得头头是道,但他也知道,自己在和-图-书林海文那里,是个负分的,说什么都得打一个大折扣——他其实觉得很可惜,这一次回来本来是想和梁艺结婚,定下名分,然后再找机会跟林海文坦白,从地下转地上,洗白过来,如果能独家代理林海文在国内的经纪事物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他也打听过的,林海文在国外有个布罗画廊,负责在欧美地区展览销售林海文的油画作品,而国内,现在是和嘉德拍卖有临时合作,并没有一个黑纸白字的经纪公司或者什么人,所以林海文在国内虽然名声遐迩,但论起拍卖总额,不说跟陈卓扬天差地别,连他老师常硕也是比不了的。
林海文摇着头,意兴阑珊:“行吧,我该说的都说了,剩下的,你们自己悟吧,以后还有漫长的时间可以让你们悟。”
“姑姑,我爸没亏待过你吧,你发达了就翻脸不认人了?好啊,你送我去坐牢啊,你报警啊,让你哥以后孤独终老,无人送终,你就满意了?你就开心了,是不是?这家里全都听你一个人的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很爽是不是?别人的死活,不关你事,是不是?”
梁艺被梁雪一句话激的,林跃都没来得及拦住她。
说完这一大段,林海文不再多给梁艺一眼,这个人,从他的角度看,至此就算是死了。
现在,他仁义了呀。
但你知道,在我看来,你有多悲惨么?你觉得自己野心昭彰,觉得自己计谋高超,但到头来,却不知道你只是个井里蛙,看到的天啊,就是那么一点点,还叫的欢畅。你知道我平日来往的是宏鑫的王如马,前华国首富,是铭耀的崔董,也是前华国首富,是天街的马老板,是QQ的花老板,现在交替当首富。你还知道我在美国的画展,来看的人里头,有世界首富,有老美的前总统,有白宫的女主人,我在欧洲的画展,皇室、高官,更是数不胜数。
再想到林作栋,对儿子的神异心知肚明,却从不试图去探知什么,只是为林海文感到荣耀,感到自豪,hetushu.com永远支持支撑他的,也是一种伟大,不是么?
既然如此,林海文也不介意把道理说的更明白一点,让粱大舅大舅妈心里的小小疙瘩能再小一点。
你成功了,你毁掉了自己,也让你父母后悔、难受了。但我不觉得你会快活,等你以后有蛮长时间来思考的时候,我相信你不会觉得说这一刻你是快活的,那种疯狂的宣泄报复心,不会让你快活,只会让你越来越扭曲,越来越失落,越来越有挫败感。
我上一个拒绝的人,是协商会议的副主席,是文联的主席,拒绝的职位呢,是全国美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主席。
林作栋眉头皱的死紧,脸色难看的不得了。
林海文看了一眼大舅,也看了一眼他妈,觉得人生真是奇妙,他原本还担心弄得梁家分崩离析,唯一的一门亲戚都要散掉。万万没想到啊,梁艺跟林跃这俩不要脸的,简直神助攻,居然让大舅决定大义灭亲了,连大舅妈一介女流一个母亲,都默认了。
“爸,你别后悔。”梁艺没想到,真要把她送进去的,居然是她亲爹。
“梁艺,你可能没法听得进去现在,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跟你讲。”林海文笑了笑:“你知道么?在你长大的过程中,其实大舅和大舅妈没有做到最好,他们确实因为其他的,说生计也好,说事业也好,没有能把你带在身边,陪你长大,可能跟你一些同学的家庭环境、成长过程相比,你发现自己有点委屈。
“海文,别跟她说了,报警吧。”
呵呵。
对你来说,不管说大舅他们是为了家里生存,还是为了你的教育发展,才没能跟你发展成那么密切的亲缘,这些你都可以不看不管,唯一一点,他们没有不尽自己的义务,做到了一个父母对子女应该有的样子,是合格的,这个你要清楚,要记住。所以你可以不必说,要把他们顶在头上三叩五拜当孝女,不必要说父母是多么神圣,多么难,要你倾一江之水回报,永远服从,不用这么做,你们不是那www.hetushu•com样密切的关系。
他起身拍了拍大舅的肩膀,林海文比梁大舅要高不少,能看见大舅虽然忍着,但眼睛里是有水光晃动的——他突然有点想到了窦越的父亲,或者说那幅父亲主题的肖像画。
林跃,你觉得你不可笑么?呵呵。”
“伯伯,你别说气话,伯母,伯母——”
林海文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林跃心凉了一半,赶紧看向林海文:“海文,你要是不愿意,我们马上就收手,以后再也不做了,钱,还有房子,我们都可以退给你,花掉的,我们也可以先欠着,以后一定还给你,梁艺她是说气话,不是真心的,你别跟他计较,你劝劝伯伯。”
梁家一门厚道人,怎么会出这么一个恶心的东西?
林跃就想着,这么好的条件,只要他跟梁艺把名分定下,然后从林作栋、粱大舅两边一起努力,林海文就范的可能性是很大的——他几乎能够想到自己在国内艺术界呼风唤雨的样子了。
他把这个念头先存在脑子里,眼前的局面,他也看够了,既然一切后果都降到了最低的程度,也没必要再看小丑起舞,不够恶心的。
“林海文,你要是还把我爸当你舅舅,还把我当你亲戚,你就答应林跃。”梁艺的语气还是硬邦邦的,但在她看来,自己已经很有点低头的意思了,忍辱负重啊:“林跃跟你好歹是堂兄弟,总比外人能放心吧?你不是成了大人物,能照顾整个家族么?就当照顾我这个没什么用,要靠你的表姐一次,行不行,你给个准话吧。”
我也见过你父亲,还有你爷爷,总算还是有点人样的,不晓得怎么就会生出你这么一个人间渣滓呢?哈哈,说起来也搞笑,你还解释了一些有钱人,你知道什么是有钱人么?几千万?几个亿?有一栋别墅,开个大奔就是有钱人了是不是?你能在云北省城买下一套房子,在你的同学和朋友圈里,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了,年轻有为了,是不是?
如果说辛劳的,褶皱的,黑黄色基调的,是一种伟大的父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