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906章 人能有多不要脸

“我们没做多少——”
“呵呵,那我还得谢谢你们给我考虑?”
“好,那你说,是什么样?海文冤枉你了?你没有做过?”
“……做了20几幅,卖出去14幅,一共是380多万,给我跟小艺买了套婚房花了180万,剩下的给我们爷爷家造新房花了20万,剩下的都还在,都可以给你。”
林海文摇摇头:“说吧,你们造假了多少,卖出去多少?一共多少钱?什么时候开始干的,说!”
“你不要那副样子,是,我们是做了,怎么样?你报警啊,你人让把我抓走啊,把我判死刑啊。”梁艺被梁大舅一个巴掌打的失态了。
“我们做的全部都是你大学之前和大一大二时候的东西,没有一件是你成名后的作品,我们打听了,这种成名前的学习作品,练习作品,跟成名后的正式作品不是一个意思,不管练习作有多少,都不会影响正式作品的。真的,我们找了好多人打听,都是这么说的。”
http://www.hetushu.com个巴掌,五道红印子:“我问你,是不是真的?”
他突然有点好奇。
林跃心急了:“海文,你不管我生死,我懂,我知道我奶奶当初是介入你奶奶跟爷爷的婚姻,你觉得我有原罪,我都懂。”
这个措辞非常的有意思,不是没做,也不是做了,而是没有坏了名声。
“你闭嘴吧。”林作栋怒了。
林海文都要给林跃竖大拇指了,他看了一眼梁艺,这个蠢货还在双眼闪着仇恨光波地看着他,丝毫没有觉得她的爱人,把她当成核弹绑在了身上,威慑着梁雪,最终让林海文不能轻举妄动。
既然到了这个时候,林海文也不急了,听听林跃的说法,也算见识见识,人啊,他能有多不要脸。
梁大舅不是傻的,这虽然是不肯明说,但他也听出来了,这两人是真的造假了林海文的画,还拿出去卖了。怪不得呢,怪不得一毕业就有钱在省城买房,都没跟和-图-书家里开一句口,这么能,他还真对林跃有点刮目相看,觉得这人虽然心术不正,但还有两分本事。
林跃也确实有本事,把梁艺哄得已经疯了。
“我打死你们!”
“……”林跃一脸无辜震惊地看向梁艺,连连摇头。
“反正你都信他的,问我干什么?”
哈哈!
林海文果然顾忌梁家的亲戚,不会把他真送进监狱里。
林作栋这么个老好人都怒了,也是林跃的本事。
林跃赶紧把梁艺拉到后面:“梁伯伯,你别动手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林跃确实知道,所以看见林海文是来跟他们直接沟通,他心里就有有底。
“凭什么告诉你,有本事你自己查啊。”
这当然是讽刺,林跃也听得出来。
牛!
没想到,居然是这么发财的。
“林跃,你的意思是,如果我报警把你抓了,你就会把梁艺一起告发了是不是?”
“不是,我知道你不缺钱,就是个心意。”
“林跃,你倒是说说,怎么个不影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响法儿?”
很好,又是一刀,稳准狠地斩在了梁大舅大舅妈的心上。
林跃张张嘴,看向林海文:“海文,不是,我们没有坏你的名声,真的,你是我堂弟,是小艺的表弟,我们怎么可能会坏你的名声呢,是不是?”
哈哈哈!
“哦,心意,用卖我的假画赚的钱给我送心意,你这个书读的,果然有创意。”林海文笑的不行了:“得,那么,除了给我的心意之外,现在事情我也知道了,你打算怎么做呢?自首?还是就收手了事呢?”
大舅妈哭着也跟进去。
林作栋虽然为他母亲一生悲剧难过,但老一辈的事情,不是那么轻易能断言的,更不是林跃这个孙辈一张嘴就能给谁扣帽子的,不是东西的玩意,王八蛋。
“叔,我说错了,是我说错了。”林跃看见林作栋,其实有点暗喜,林海文他很犯怵,但是林作栋这人,是很厚道的:“叔,这次是我们不对,我们知道错了,你放过我们一次。不和图书然我进去是活该,小艺他毕竟是海文的表姐,是你跟婶儿的外甥女,她爸妈就她这么一个女儿,你们怎么忍心呢?这是要坐牢的罪啊,要是进去了,人就毁了。”
“不是,小艺你别说了。”林跃瞪了她一眼,林海文的为人他了解,报警的事情,他是做得出来,到时候可就不是自家关起门来能解决的事情了:“海文,咱们是一家人,有什么事儿坐下来好好说嘛,别闹的难看,你一个大艺术家,是吧?丢丑的事儿,多不好。”
“哈哈,给我?”林海文乐了,真乐了:“给我是分赃呢?还是冠名费呀?”
啪。
梁艺于是“仗义”地站出来:“林海文,你用不着挑拨离间在这里,我做的事,我自己能承担,随便你,了不起就是坐牢,我早就有准备了,至于我爸妈,他们会管我去死,我从来不指望他们。”
“林跃,现在开始,我要是再听到一句废话,不管是你的,还是这个白眼狼蠢货的,我就不再跟你说了,我陪你聊的耐心,不是和*图*书特别足,你应该明白这一点。我是什么人,我相信你也知道。”
大舅抄起了一根竹扫帚,就打下去,然后就被梁雨抱住了。三姐弟当中,梁雨的身材格外壮硕,梁大舅被他抱住,都动不了,挣扎来挣扎去的,最后被梁雨给拖进房间里头冷静去了。
“没有坏我的名声?”
梁大舅抖着手,看梁艺:“海文说的是真的?”
“别说废话,最后一遍。”
让他赌赢了!
因为从小对梁艺的照顾比较少,梁大舅一直有亏欠之心,从来也没有动过她一指头,更别说甩巴掌了,哪怕都闹翻了,也没有今天这么严重的时候,梁艺恨啊,真的恨。
啪啦。
哈!
“是啊,绝对不会影响你画的价格,真的。”
杯子砸在地上,瓷器碎了一地的声音,从梁大舅房间里传出来。
林海文看着这公母两个,捏了捏梁雪的手,让她别气,自己表情越发从容悠然起来:“丢丑,哦,是的,蛮丑的。不过,丑归丑,梁艺说的也对,这刑案,还是交给公安处理比较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