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897章 家贼!

看完了,时间也都六点多了,金总气派地一挥手,去吃好的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才看见金总说的那只鹩哥。
金老板都赞叹地看着小马,觉得果然悟性不错。
吃的差不多的时候,小马特别殷勤地跑过来跟金老板说:“车我已经安排好了,可以到火车站,也可以跑到沔兰机场,三位先生的车在市里租的吧?如果要坐飞机,可以交给我还,我把押金给你们就行了,你们放心。”
可以说很妥帖了。
“林海文的书法哪里有专家啊,他压根也没几幅字出世的,我托人问了省作协的一个委员,人说林海文的字看不准,他一阵一变的,又通正楷、行楷、行书,大小皆宜,字章均佳,国内除了他老师陆松华之外,当然还有他本人,就没什么人看得准。
“云北大学跟您这字的真实度有什么关系啊?”
在金总目瞪口呆中,他的鹩哥终于动弹了一下:嘎。
都是厚道人。
金老板又瞅了一眼小黄,这鸟吃了一盘松子,正舒服地给自己梳理羽毛,优雅http://m.hetushu.com的样子,一点没有刚才泼妇骂街的样子,也没有KTV里群魔乱舞的麦霸样,漂亮极了。
重要的是,这是违法的啊!
“我亲自去的省里,东西不看看我也不放心啊,虽然30万不多,但要被骗了,我这脸皮还要不要?”
大家比较沉默地离开了金总家,去了菜馆。
还不理,继续招呼:嘿,嘿。
小马也比较得意。
所以我看了看字,看了看印章,又打听了林跃和梁艺跟林海文的关系,最后就定下了。我跟你说,这个字要是特别好,我还就不买了,不可信,反而就是眼下这水准,人说30万我才信的,真那么好,真是成熟期的作品,不得几百万上千万起步啊?我玩不起。
金老板炫儿子炫的意犹未尽的,这会儿也只好收声:“我儿子他的师兄,今年刚毕业的一个师兄,叫林跃,有没有听出点意思来?”
“林小弟,怎么了?”
你死了么?
你俩出息儿子,难道不是你老婆基因给改造的么?
和_图_书金建伟,春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。
“……”
“呵,没什么。”林海文没露出真身,他还得再了解一下,这里面,复杂了啊。
“那哪儿能呢,我做生意从来都是谨慎行事的,收藏玩了这么几年,也没吃过大亏,靠的就是这份谨慎。我找人打听了,那个林跃呢,有点疑问,但也大差不差,重要的是他那个女朋友,叫梁艺,林海文的母亲就叫梁雪,绝味集团的董事长,一打听就得,临川雨荷县的,她大哥梁风搞蔬菜种植的,有个在云北大学念研究生的女儿,清清楚楚的,绝对没错。”
他率先打招呼:你好你好。
恶人值+200,来自蓝江马德骅。
梁艺虽然也不是个东西,但梁家是有家教的,不是说什么一二三四条那种,而是潜移默化的,不管是已经过世的粱姥爷,还是梁姥姥,老两口一辈子都清清白白,坚强自爱,梁风、梁雪、梁雨这三姐弟同样是人品不俗。其实从林作栋、大舅妈,还有吴倩小舅妈身上,也能看出来和-图-书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嘛。
“猛龙峡风景不错的,你们去看看也好。”金总倒是点头,想了想,拿了张名片出来:“这是我的名片,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的,在这边遇上什么麻烦的,都可以给我打,能帮上的我都可以帮。”
不过鹩哥看着有点蔫,不知道是不是热的,翻了个眼皮,没出声儿,小黄倒是挺主动的,林海文把他挂在鸟杆子上,和鹩哥平视。
这样的家庭里,不可能培养出这么一个东西啊。
林海文总算是明白了。
先不说梁艺跟家里,尤其跟林家闹得这么难看,她还能腆着脸冒充林海文的名字作假,这不自尊不自爱的行为了。
云北大学,就是林海文大舅的女儿梁艺,还有林作栋老家同父异母兄的儿子林跃——这一对傻逼男女的学校啊。
一道地三鲜,一道火腿笋鞭汤,一个清蒸鱼,都鲜的要掉牙。
论起时间来,他们俩好像今年六月就毕业了。
销售伪劣假冒产品,金额20万到50万,判处两年到七年有期徒刑。
鹩哥不和图书理他,还招呼:你好啊。
至于你说的林海文一学就精这个事儿,我也知道,但你想想,这字原本是在人家亲人手里的,不会出世的,林海文自然还是能一学就精,对不对?不然他林海文再厉害,也不可能真的提笔就能写出大师的字吧?肯定是私下练习,没有露出来,等练得差不多了,才拿出来呗,年轻人嘛,又有才华,爱面子也能理解。”
“那他们说了,您儿子,还有您就信了?”
“好的,今天特别感谢金总的款待,让我们灵魂享受了一次盛宴,肚子也享受到一次好席面。”林海文起身,拎起小黄跟金老板道别。
“嘿,让你的鸟跟我的鸟聊两句,它可会说话了。”金总挺有兴致。
“……”
林海文点点头:“我明白了,所以是他们跟你儿子说,手上有林海文的字,然后您儿子就买了?”
“姓林?”
“带专家了?”
林跃能做出这事儿来,他倒能理解,毕竟从处心积虑跟梁艺勾搭上,就能明白,这人是个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的东西。做出和图书这种事情也就不出奇,但奇怪的是梁艺啊。
他有点不敢相信啊。
小黄就兴奋了:蠢货,笨蛋!我从山中来,一日看三回,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声声叫着夏天……想要飞啊飞却飞不高!
晚餐金老板在香莉菜馆请林海文他们吃了一顿正宗的土菜,这味道果然比中午吃的好很多——不管是食材还是厨艺,果真和路边土菜馆不一样。
饶以林海文的脑洞,都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儿。
“呵呵,我们暂时不走,我们就住在下面乡里,明天要上猛龙峡。”林海文微微一笑。
没理,骂街了!!
“对啦,哎,说起来你也是姓林的,不过你俩可不一样,这个林跃是林海文的堂兄,他女朋友呢,是林海文的表姐,你想不到吧?两个人都是云北大学的高材生,要说这个基因不服不行的。你看林家也好,林海文他外家也好,这基因都好,结果两家合一起,就出了林海文这么个天才,啧啧,要是当初我也找一个好的——”
林海文还记得之前梁雪给他打电话,说这两人又在一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