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895章 我是一只小小鸟

……
被金总小小捅了一刀。
城镇人口不足,产业发展不好,新城想要集气是比较难的。
“我觉得你是真的想死啊!”鹿丹泽点点头,很确认自己的判断:“民谣这种小清新被你毁了也就算了,人家喜欢民谣的都是和平主义者,好歹也就在家里骂骂你,打打小人什么的。你要说做摇滚,恐怕就得担心安全问题了,摇滚青年那是很狂热的。”
嚯。
当然,这么好的地方,也不只是别墅区,县城的新城都在这边,政务中心也搬了过来,就是人气还略微差点,比较繁华的商业街在老县城那边。
林海文眯了眯眼睛:“真的会有很多人骂我?”
金总的收藏室很大,大荧光灯六盏,虽然是地下也亮如白昼。
金总的家果然不远,跟林海文借居的那一家不一样,金总是住在县城的别墅区的——是的,这个破县城也有别墅区,而且区位之好,能让人羡慕嫉妒恨。
“京城也不好,住在市区吧堵车空气不好,住在外面又不方便。”
沉郁高亢的嗓音在大切诺基里响起www.hetushu•com
“金总这地方,闹中取静啊。”
一边是云断山脉的原始丛林——也就是猛龙峡观景台对面那一片。
“摇滚皇上,或者摇滚皇帝,你觉得怎么样?”
“哈哈,不是,他的新歌你不是听过几首么?都是民谣,没打算做摇滚——说不定下一张做。”
“好。”林海文目不斜视。
“哦?”
林海文逗了逗小黄,“来,唱一个《小小鸟》。”
“你要登基啦?”
“这是他新专辑的歌?哎呦我去,正儿八经地讨论一只鸟的歌,我真是吃多了撑的。”
“……呵呵,是啊,那个我们都不想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不像,不过再看吧。”
“县里地方,也就是这里住着舒坦点,跟你们京城没法比,不方便,想要买点什么好东西,都得开到几百里外去。”
小马则一阵哀叹,同人不同命,还是念书好。
好棒棒的解释。
“这个金老板还挺有意思的。”鹿丹泽往后一靠:“你说会不会是我们打眼了,人家早把你认出来了。”
和图书“这都是我们本地的东西,别人都喜欢玩瓷器玩玉石,我不玩那个,不懂,不是被人当傻子么?”金总摇头晃脑的:“我就喜欢我们自己的东西,你瞧瞧这块砚台,老坑的东西,我当年的行情,花了8万块,现在80万我都不卖,嘿嘿。
“他吃过冰激凌也喝过温开水,怎么就没尝过人间冷暖了?”
“是吧?嗨,我跟你说,我这里还有林海文的一幅字呢,全华国没有几幅的,等会也让你长长见识,别看你是京城人,你估计也没有这个眼福。”
“呵呵,说得好像他被链子锁住了一样,放到猛龙峡,一米远都不肯离开你,还什么向往自由。”
“……”林海文难得被噎住了,这台词好像是有点宫廷剧的赶脚。
“嘿,我去过京城几趟的,你们有个黑龙潭湿地国家公园,5A级景区,住那里面才叫有面子呢,二环,风景好。”金总“怜爱”地看了一眼林海文:“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,能在京城有过落脚的地就不错了,也不能想太多。京城现在那个房价啊http://www.hetushu.com,啧,我打听了一下,黑龙潭里面一个房子,6000万,一个亿,钱都不是钱啊。”
“……我只是一只小小小小小鸟,想要飞呀飞却也飞不高……”
“当然,你消息放出去,骂你的人就不少了。”
“这歌挺好听啊,就是跟你家这只贱鸟不搭,他吃香的喝辣的,有什么可无处可逃的,还尝尽人间冷暖呢。”鹿丹泽不屑地撇撇嘴。
鹿丹泽凑过来在小黄脑瓜上揉了揉,对于人形按摩器,小黄还是不拒绝的,鹿丹泽也是熟人啊:“那人间冷暖呢?你家里,你画室,常年26度,他到哪儿去尝尽冷暖啊?”
“……摇滚小黄?”
“作为一只家养鸟,他当然是无处可逃了。”林海文怜爱地摸摸小黄的脑袋:“他也是向往自由,向往大天地的,奈何作为一只被人饲养的鹦鹉,他不能离开这里飞向天空,多么悲惨,可怜可叹,可哀可怨。”
“脚踏实地,好。”金老板拍拍他,跟累成狗的小马吩咐了一句:“你去让香莉菜馆准备一桌好的,我今天请林小弟http://m.hetushu•com和鹿龟酒,哦呵呵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鹿小弟,还有这位哥们,啊我请三位吃顿便饭。”
鹿丹泽仇恨地看了一眼林海文。
我们这个专业?我们也没告诉你我们是什么专业啊。
“……你说得有道理。”
“都是卖命钱啊,以后是越来越不成了,你看看那些互联网大佬,哪一个不是大学生博士生?我算是看懂了,以后没知识,想要出头更难喽,咱们国家发展到这个程度,都得有知识懂技术才混得开了。不过你们这个专业肯定是难发财的。”
林海文扫了一眼,藏品大多是本地的木雕、家具、砖雕石雕,瓦当、墨砚之类的,精品不少,各具特色,如果对本地民俗很有兴趣的话,这些藏品必然是十分珍贵了。
鹿丹泽认了。
“您这成就比念书念得多都高了。”
一曲唱罢。
“那是他知道,他飞出去也活不下去,而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更好的主人了,人品贵重,心性纯良——”
这收藏东西就不能贪大贪多贪便宜,什么都想要还行?有那么大本事么?又不是皇城博物馆http://m.hetushu.com的研究员,人说是真的就是真的。我这里的东西,从省里市里请专家帮我看,看准了我就买,我也不贪捡漏,该是多少就是多少,只要是真的、好的,就行。”
“我是四五年前,把公司的事情让儿子承担了一部分,我自己就管几个物业,才有功夫闲下来弄这些。我这一辈子吃了没文化的苦,老了老了,还想要学习点文化气息。”金老板带着人休息了一会儿,喝了点茶,就直奔自己的收藏室——居然还是个地下室。
金总说起收藏经来,唾沫横飞啊:
傅成开着车都忍不住笑,透过反光镜看了一下鹿丹泽翻了两个超大的白眼。
“这么好啊。”林海文沉醉在了恶人值汹涌而来的美好想象中。
“个个都想要跟林海文似的,捡一幅几个亿的《帝王出行图》,捡一堆秘方,那不是现实的态度。林海文是谁啊,那几百年也就是出一个的人物,那都是有运道的,他就是不捡,该是他的飞到都要飞到他手上去。林小弟啊,你跟我不是那号人物,就不能那么想。”
一边是潮鸣江的水湾,水波不兴,白鹭低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