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恶人大明星

作者:丹尼尔秦
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0892章 神奇的大妈

“咳,大姐,我们先去看看,不然被人买走了,呵呵。”
村民也都见怪不怪,游客虽然不多,但一年总有那么些要么背着大相机的,要么背着大包的人,过来看,对着那些老房子的门楼,痴迷的很——所以他们也知道了这东西值钱。
“要说生活,还是在这种小城比较舒服的,空气也好,水也好,物价也低,人情也浓一点,适合养老。”鹿丹泽突然感叹起来:“其实也适合我们这些画画的,怪不得很多画家都离群索居的,也是有道理的。真想在这买一个房子住下来。”
不过到了现在这年头,文物值钱已经是全民共识的日子,掏老宅子这种事儿已经不存在了,存在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骗子,都是坑,都是局,哄一些七七八八的傻子暴发户。
闲适的很。
……还挺愤世嫉俗的。
林海文和鹿丹泽站在水边看了一会儿,清澈见底的水在坝体上淌过,淅淅沥沥的,像是一道水帘,风景还是不错的,尤其对于久居和_图_书城市的人来说。
“因为我的画室在黑龙潭,里头又装了新风系统,不比这里差的,你嘛,培训学校那里,确实挤了点,环境糟了点,条件差了点,你有出世的想法当然可以理解。”
“呸。”
“您说什么啊?那个人家在卖什么东西么?”
算是一种民俗了。
一不小心又让林海文炫了一下富。
“我没去过啊。”
傅成把车停了,三个人步行在村里转悠。
林海文跟鹿丹泽对了一眼,决定去看看:“大M——姐,请问那个狗胚家是在哪儿啊?”
“你们要去看啊,就这条小路,走到头,往右拐,第三,哦,第四家,门脸特别大的,一看就知道,很气派的,他们家当年是地主啊,我跟你们讲,那会都被没收了,说是要拆掉,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着,就锁了起来没动,到八几年,又还给他们家了。他们都说啊,当时是有大官——”
鹿丹泽还想怼回去,结果边上的一个胖胖的m.hetushu.com大妈,用带着本地方言味儿的普通话强势插入,丝毫没有打断他们的感觉。
贼也知道了,前两年被撬掉了好多,后面统一保护起来,村民也有了更高的警惕,才算是止住了这个趋势。
今儿这个,不知道是不是局了。
林海文有点皱眉,去隔壁县得开俩小时,路不近啊,今天是休息,他不愿意折腾:“那边央美年年都有人去,还有什么新鲜的?”
大妈豪爽地一挥手,哈哈哈笑了几声:“搞错了搞错了,林忠良家搬到市里去了,今天是来处理老房子的,说是什么那些窗户啊家具什么的,都有人要的,还有那个梁柱上的木头雕什么的,人家喜欢搞收藏,收藏,对吧?”
“……好淳朴的外号啊。”
“去吧去吧。”
鹿丹泽也是呕血:“得,我说不过你,去地面村里看看。”
“……为什么?”
“啊?你们不是来买东西的?”
“是啊,我们随便看看,要是有好东西也愿意买啊。”和-图-书
林海文点头,有点兴趣了。
“你们是不是到狗胚家的?刚才好几个人已经到了,你们再不快点就让人买走了。”
“对对对,赶紧去,刚才好几个人,肚子特别大,肥的跟猪一样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还装斯文,不知道买去干什么,指不定送给什么官儿的。”
“那你不是个好学生呗。”
大妈越说有劲儿啊。
四合坝就是以四合乡的名字命名的,六百年前,古人在这里用一吨多的坚硬巨石打磨之后,把潮鸣江拦成两段,这个水坝长得不一定好看,但工艺据说还是牛逼的,用石柱、石锁,把横竖两边连起来,整个坝体也浑然如一,可能四合坝能够绵延六百年不毁,也得益于此吧。
“狗,胚?”鹿丹泽有点不敢置信。
这不就是掏老宅子么。
“哦,就是林忠良家啊,他外号叫狗胚。”大妈熟练地用普通话和方言切换着:“GIUPAI,狗胚。”
“你不想住啊?”
蓝江本身有形成自己的一门文化,包罗万和_图_书象的,也是国内学界的一个研究重点,所以蓝江最有看头的,不是四合坝,也不是猛龙峡,而是他们的古代民居建筑,好些雕梁画栋,砖雕木雕这些,都特别美,几百年前,这里还富甲一方,用的都是好料子好工匠,作品也都是精品,只是这么多年,各种战乱风波,留下来的不多了。
“主要是没什么游客,游客一多,再好的空气都得燥起来,再好的景色都没有意思了。”林海文撩了一下水,这里虽然也是景点,而且收门票,30块一张,但人确实少,而且整个坝是上不去的,所以只能在岸边看,这个分布的就更分散了,林海文看了半小时,身边只有寥寥走过几个人。
京城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甚至这个世纪初,都还有掏老宅子的事儿呢,那些个老四合院里,有些瓷器啊、老家具啊,书画什么的,有真有假,要是眼力劲够,能拣点漏。顾海燕他爹,当年就是掏老宅子的熟手,他工资低,有时候自己买不起,就帮人去鉴定,收点www.hetushu•com外快给闺女买点好零食,从南边儿来的时兴衣服什么的,跟林海文也说过几回,津津有味啊。
“那你买呗。”
在村里转悠俩小时,三个人找了家土菜馆,吃了顿午饭,说是本地土菜馆,但味道吧跟在京城吃的云北土菜也没有什么大差别,并没有特别地道或者什么的感觉。
保住一些精品。
“不想,不过我理解你。”
“成,那谢谢您啊,我们先过去。”
林海文抹了一把汗,大妈威武。
四合坝边上的村里,就有一些老房子,瓦啊,门楼、木雕、墙画这些,都还有留存的。
“注意点素质啊,人说你大城市来的游客,一点素质都没有。”
“下午去隔壁县看看吧?那边的民居保存的更完整,说不定可以去画几天。”鹿丹泽建议他。
“啊,空气真好。”鹿丹泽伸了个懒腰。
林海文笑死了,方言有时候是不能翻译成普通话的,农村也确实有取贱名外号的习惯,各种狗啊猪啊锄头啊秃子啊之类的,只有林海文想不到的,没有他们说不出的。